不平等的韓美關係:1945年之後,韓國與美軍之間的愛恨情仇
作者:楊智強

「他們當然要為自己的安全埋單,憑什麼要我們來付錢?」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在 2016 年的共和黨大會中表示,美國士兵長期在盟友的國家駐軍耗費心力,要求各國多繳點「保護費」,韓國當然也是其中之一。同年川普跌破全世界的眼鏡、當選美國總統。這讓原本不太在意川普發言的韓國,開始認真面對川普式的美國老大哥作風。

2017 年 9 月,六輛美國薩德(THAAD)反飛彈系統全部進入部署地星州郡,韓國成為美國東亞飛彈防禦系統的一環。川普也再度開口,要求韓國政府必須付三百零二億台幣(十億美金)的費用,維持這些「為了韓國好」的防空飛彈系統。

而駐紮在星州的薩德防空系統防禦的範圍並不包括韓國的首都首爾,並且在環保與居民健康上有相當大的疑慮,但當時屬保守派的朴槿惠政權仍強行通過這個決定,弄得全韓國天怒人怨。甚至連傳統上是保守派大票倉的星州居民也發起激烈抗議,除了反對朴政府的決策外,也對美國的霸道表達不滿。

為什麼川普所領導的美國可以這樣對韓國頤指氣使?派軍隊在別人國家趴趴走就算了,還要對方為這些開銷付錢?美韓之間從一開始就不是平等的關係,雖然兩國是正常的國與國平等來往,但因為歷史上的種種因素,讓兩國之間的關係相當微妙。

尤其是根據現有規範美軍在韓國身分的《駐韓美軍地位協定》(U.S.-R.O.K Status of Forces Agreement, SOFA),美軍仍在韓國有一定的特殊身分,甚至在戰時,韓國的六十五萬大軍是由美國人指揮,這在世界各朝代、王國歷史中雖然不是特例,但通常會是從屬國或附庸國才有的狀況。但當然,韓國並非美國的衛星國家,但為什麼會導致如此狀況發生,必須從二次大戰的一場祕密會議說起。

民眾披著反對薩德反飛彈系統在韓國部署的布條。(Source:臺灣商務印書館提供)

讓韓國無法擺脫美國控制的《大田協定》

在 1944 年美、蘇、英等國組成的盟國成功在法國諾曼第登陸之後,二次世界大戰的戰局漸漸扭轉,這幾國的首領們也開始了解到,大家應該要坐下來聊一聊,一起決定戰爭結束後世界的樣貌。1945 年 2 月 4 日至 11 日,英美蘇三國領袖祕密在俄國見面會談,在多項他們商議的事項中,也決定了朝鮮半島未來的命運,這場會議史稱「雅爾達密談」。

同年 8 月,美軍在日本的廣島與長崎各投下了一顆原子彈,結束了二次大戰的亞洲戰場。朝鮮半島也根據雅爾達會議的精神,依北緯三十八度線劃成南北兩個託管區。這也是為什麼從 1945 年 9 月到 1948 年 8 月將近三年的時間裡,朝鮮半島南部是交給美國的「駐朝鮮美國陸軍司令軍政廳」(United Sates Army Military Government in Korea)託管。在這段時間,當地人若犯罪,將會在美軍所開設的法庭中以英文進行訴訟,一切都以美軍的規矩、準則做為圭臬,幾乎沒有自主權。

在 1948 年 8 月大韓民國成立到 1949 年 6 月這段時間,原本託管韓國的美國軍政府漸漸撤出。雙方在此時訂定《過渡期暫定軍事安全行政協定細項》,內容雖然仍給予美軍在韓國擁有相當高的治外法權,但韓方希望可以在未來獲得正常國家的狀態、一定程度上減少對美國的依賴。

但在 1950 年 6 月 25 日,韓戰的爆發讓韓國發展成為獨立自主國家的導向暫停,並且轉向更加依賴美國。韓國當時的大統領(總統)李承晚為了讓美軍與韓軍可以更有效率地對抗北韓入侵,在同年 7 月與美軍簽訂了《大田協定》,將韓國的軍事指揮權交予美軍。雖然說這是為了特殊時期所採取的特別手段,但這也讓韓國的未來在《大田協定》之後,難以擺脫美國老大哥的控制。

美軍=救世主?

韓戰期間因為北韓入侵的暴力、美軍幫助韓國抵禦外敵以及政府對美軍許多的正向宣傳,讓韓國社會普遍對美軍的印象猶如「救世主」一般,高高在上。尤其現在座落在韓國首爾三角地地鐵站附近的戰爭博物館中,仍有許多讚揚美軍幫助韓國的歷史場景故事擺設與宣傳。

當然,因為朝鮮半島特殊的原因與韓國長期被軍事政權把持,韓國社會對於美軍在韓戰或是在韓國本土曾做過的事,通常都是報好不報壞。但也因為時代演變以及軍事政權退場、民主意識抬頭,漸漸有越來越多人對美軍就是救世主的歷史角色提出質疑,並且有許多原本不為人知的歷史被挖出。

1950 年韓戰爆發初期,北韓軍隊勢如破竹讓美韓聯軍兵敗如山倒,驚慌與敗退的挫折感以及北韓潛間諜到處都是的感覺瀰漫在聯軍之中。而這也導致當時有了寧可錯殺一百、也不可放過一人的想法。

1950 年 7 月 26 日在忠清北道的老斤里附近,就發生了一件「老斤里良民虐殺事件」(노근리양민학살사건)。當時因為美國第一騎兵師被北韓軍隊戰略包圍,而載有美軍裝備的卡車與因為戰事波及開始逃跑的難民混在一起,除了軍隊行動被拖慢之外,美軍也獲得情報聽說難民內有北韓間諜潛伏。因為害怕被北韓間諜滲透而採取了無差別濫殺,甚至以美軍戰機在老斤里村上方對難民掃射,一時間屍橫遍野、死傷無數。

有些許難民幸運地靠著屍體的掩護存活下來,但這個事件卻在韓國政府與美軍的刻意隱瞞下,成為一個不能說的祕密。1994 年老斤里居民成立了調查委員會,要求美國及韓國政府對此事件展開調查,但剛開始都被以「證據不足」拒絕。1997 年死者家屬再向當地的地檢署提出訴訟,但仍被以同樣的理由回絕。最後美聯社(Associated Press)記者在 1999 年報導這起事件,將層級拉高到國際之後,韓美雙方才開始正視此事件。

時任美國總統柯林頓在 2001 年 1 月 11 日,對老斤里事件作出了美國官方的正式道歉,美國國防部則對外宣稱這是一項「戰爭時期無法避免的悲劇」。最後,韓國政府在 2005 年的報告中指出總共有一百六十三人在這起事件中死亡、並有五十五人受傷,但也在報告的最後註明仍有許多死傷者沒有被登記或發現。無論如何,現在回過頭來想一想,若美聯社當時沒有深入報導,這件事就會永遠被兩方政府給壓下,緘口不提。

老斤里良民虐殺事件現場的京釜線鐵路橋,現在橋下仍然可以看到當時留下的彈痕。(Source:by No Gun Ri International Peace Foundation , via Wikipedia

重挫美軍正義形象的社會案件

在八〇、九〇年代,韓國因為受制於軍事政權下,許多跟美軍相關的案件都被當局隱藏或以國家安全的藉口「河蟹」(和諧)掉了。在韓國民主化之後,美軍在韓國的所作所為才開始受到民主與社會的檢視。

例如在 1992 年,一位在首爾梨泰院(이태원)酒吧工作的服務生(윤금이)下班之後,在回家的路上遭到駐韓美軍 Kenneth Lee Markle 尾隨,強行侵入住宅後以異常殘酷的手法性侵後殺害。[1]

另外,2002 年在議政府市(의정부시)的軍事演習中,一輛駐韓美軍裝甲車壓死了兩位韓國十四歲的女中學生(신효순、심미선),在案發現場還有裝甲車履帶來回輾過的痕跡。[2]而這些犯案者都因為美軍的身分而受到特殊待遇,被害者家屬深感不平之外,韓國民眾也群情激憤。

這些案件讓韓國憤怒的民意像滾雪球一樣越積越大,不僅重重影響了美軍原本正義之師的形象,韓國人民也開始要求修改《駐韓美軍地位協定》中給予美軍的治外法權。

在 2002 年修改《駐韓美軍地位協定》之前,美軍犯下殺人、性侵等重罪都須由美方司法機構拘留或逮捕,但在修改之後則交由韓方的司法單位處理。另外,2013 年也改變了美軍原本擁有的營外司法權,漸漸限縮美軍因為歷史因素所享有的特權。

雖然經過數十年的變革,美軍在韓國社會中的地位已有所改變,但是遇到國家安全等級的問題時,美軍在韓國仍享有至高無上的權力。

右派總統朴槿惠遭彈劾下台後,左派總統文在寅受到廣泛支持上台。文在寅在 2017 年 9 月宣布,會儘早跟美軍談判,收回《駐韓美軍地位協定》中在戰時必須交出韓國軍隊指揮權給「韓美聯合軍司令部」的規定,[3]希望讓韓國成為一個正常的國家。

這個規定是因為韓戰時期的特殊時空背景才產生的協議,時至今日協議內容雖然有所更動,但許多過時的條例仍遭到韓國社會詬病。在 1994 年以前,韓國軍隊無論是在戰時或平時,軍隊的最高指揮權都是歸屬於韓美聯合軍司令部。1994 年收回平時軍事指揮權後,在 2005 年盧武鉉前總統正式向美軍提交收回戰時指揮權的談判,雙方協議在 2012 年決定交還指揮權給韓國總統。但在李明博總統時期,雙方將時間延期至 2015 年,後來又在 2014 年決議將時間再度延期至 2020 年代中期完成指揮權轉移。

美國利益=韓國利益?

美軍與韓國之間的關係除了《駐韓美軍地位協定》佔有重要的角色之外,1953 年韓戰結束後兩國簽署的《韓美共同防禦條約》(Mutual Defense Treaty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and Republic of Korea)也是奠定兩國關係的重要條約。這個條約規定,韓美兩國在亞太地區若遭到攻擊,另一方都有義務出兵援助。

也就是因為如此,這個協定讓美軍長年在韓國領土上防止北韓入侵。而相反的,韓國也在越戰、重建伊拉克以及中東許多國家派出軍隊幫助美軍。雖然在韓國社會中,大多數人仍覺得韓國軍人出國幫美國打仗是「兄弟互挺」的概念、理所當然,但是在這個議題上,並非沒有反對的聲音。

「我們應該撤回所有在中東的韓國軍人,因為我們根本不是為了維和的原因參與任務。真正的原因只是因為美國要我們去。」劈劈啪啪的聲音,塑膠筷在盛滿韓式炸醬麵的瓷碗中攪拌。快速俐落但帶有力道的動作,讓韓國 NGO 參與連帶的組員金喜順對駐韓美軍的怒意爆發。

在韓國社會裡像是參與連帶一樣被歸類於左派光譜上的 NGO,通常對於美軍的議題比較敏感。另外,除了韓國軍人在海外為美國國家利益衝鋒陷陣之外,近年來濟州島海軍基地的建設,也讓這個小島有可能成為中美兩個大國角力的最前線。

濟州島上抗議海軍基地的活動從 2007 年就已經開始,除了反對韓國政府在這裡建立海軍基地影響當地生態之外,也因為害怕美軍可以根據《駐韓美軍地位協定》,不經詢問就使用這個海軍基地,讓濟州島變成亞洲的另一個沖繩,是當地居民與參與連帶反對基地建設的最大原因。

但韓國支持美軍駐紮「保護」韓國人民安全的民眾仍佔多數。一位從小在議政府美軍基地附近出生長大的金珉成在受訪時表示,他認為韓國還是需要美軍保護,尤其南北韓兩國,法律上仍屬於戰爭狀態(只簽停火協議沒簽和平條約),相當危險。「無論如何,先要打仗打贏之後再說,打不贏連談判的機會都沒有!」金珉成一臉嚴肅地跟我說,他認為美軍在韓國雖然做了很多令人厭惡的事,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韓國人不得不接受。

每年夏天在濟州島上民眾都會舉辦反對江汀村海軍基地的遊行示威。(Source:臺灣商務印出館提供)

2018 年,一連串的文金會、川金會等世紀會議讓韓國與國際社會一片看好朝鮮半島未來的發展,但在歷史上玩弄外交手段達成擁核目標的北韓,動機仍令人懷疑。美軍在韓國的身分因為時代的演進而改變,但也因為北韓的存在,讓美軍在朝鮮半島上的角色仍顯得重要。但也有人表示,就是因為美軍仍駐紮在韓國,才讓北韓因為自身安全受到威脅不斷擴張軍武,兩韓事務應該留給兩韓解決,美軍不應插手。

無論如何,美軍如救世主般高高在上的身分已經不再,但兩韓事務上美國仍有相當大的影響力;即使文在寅成功將戰爭指揮權收回,美國對於韓國的身分也只會從以往跋扈的老大哥變成背後的影武者,並不會消失。


[1] 駐韓美籍士兵 Kenneth Lee Markle  在一審被判無期徒刑,但加害者上訴後二審判刑十五年,最後加害者在韓國監獄服刑十三年之後返回美國。

[2] 議政府肇事的美軍駕駛兵,案發後並沒有被送至韓國司法程序審判,因為當時韓國對於駐韓美軍並沒有司法管轄權,雖然肇事的兩位駐韓美軍(Mark Walker, Fernando Nino)被美軍判處過失殺人(negligent homicide),但最後仍送回美國本土。

[3] 根據《駐韓美軍地位協定》的規定,若韓國面臨戰爭威脅,統帥韓國軍隊的領袖並不會是韓國民選總統,而是韓美聯合司令部(ROK/US Combined Forces Command)的司令。司令為駐韓美軍司令兼任,副司令為韓國陸軍四星上將。

華麗面紗之下的韓國社會逐一浮現,曾在韓國NGO工作的國際獨立記者楊智強, 抱持記者的使命站在示威現場與邊境禁區,揭露朝鮮半島的風光與闇黑。 從世越號獵巫、閨蜜門事件、濟州島反海軍基地、演藝生態內幕,到親訪脫北者、朝鮮族、韓國華僑這群在政治角力裡犧牲的民族……一趟關懷與反思齊行的採訪,一回理性與感性交織的閱讀,帶領讀者重新認識既熟悉、卻又如此陌生的韓國。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