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部份的花街皆已沒落,獨留京都的藝舞子挑起一夜繁華
作者:井上章一 
金閣寺,來源:Wiki

現在幾乎找不到依舊繁榮的傳統花街了,我覺得還算熱鬧的,只剩下京都、金澤和博多了。有時會聽到一些說法,指出京都的花街之所以繁榮,是因為很多大學教授常去尋歡。也有東京的媒體人士問我,像京大,是不是有很多教授喜歡去尋花問柳?

以人口規模比例來看,京都的大學和研究機關確實相當多,但以研究職的薪水等級實在不夠在日常生活中召藝子,把學術圈當成撐起花街的社會階層的這個認知基本上是錯的。頂多就只有幾個教授學者喜歡上茶屋這點程度吧。 

戰前的帝國大學教授待遇優渥,如果是那個時代,研究者或許也能扮演部分贊助者的角色。也有像九鬼周造[1]那樣,從祇園直接到京大上班的教授。但即使是當時的大學人士,我也不認為是他們滋潤了花街的經濟。

在祇園和上七軒[2]大把大把灑銀子的恩客,就屬和服布匹商莫屬了。西陣與室町的大老爺,才是令藝舞子雲集的花街欣欣向榮的要角。華麗的京友禪和服,有些也是布商心中想著屬意的藝舞子而設計出來的。那個女孩要是穿上這身和服,該會有多美?大老爺們沉浸在這樣的想像中,製作出許多和服。就這層意義來說,藝舞子也有著類似時裝模特兒的一面。 

話雖如此,現在和服相關的紡織產業已經沒落不少。西陣地區嚴重空洞化,室町也整個蕭條了。百貨公司的和服賣場面積不斷縮小,這個產業實在不可能有能力支撐起今日的花街。支持著花街的,還有一個不可或缺的角色,那就是電影圈。

藝技,來源: Wiki

京都曾是培育日本電影的一大據點,電影人雲集的太秦地方,有段時期被稱為東方好來塢,風靡一時的明星也在這一帶興建豪宅而居。許多明星在花街千金一擲的事蹟也成為傳奇,像市川雷藏和勝新太郎[3]包下全部的藝子的傳說,最為人所津津樂道。據說明星之間也會相互較勁,看誰辦的宴會最奢華。時至今日,也都是過眼煙雲了。現在的太秦早已面目全非,甚至無法想像祇園和上七軒裡全是京都電影人,高朋滿座的畫面。

離題一下,太秦的古裝電影有時候會去附近的嵯峨拍外景。應該是認為嵯峨遼闊的田園風光,很適合做為古裝劇的背景。電影人在荒僻的嵯峨看見了宛如江戶時代的世界。

我剛懂事時,嵯峨偶爾也會成為電視古裝劇的外景地。江戶町奉行遠山金四郎就在我家附近的大覺寺舉行審判,水戶黃門一行人同樣在我家附近的廣澤池拍攝旅行場景……,有很多這類回憶。電視機畫面中的嵯峨風光令我驕傲,覺得自己住在一個特別的地方。

嵯峨農民常到我家來幫忙挑大肥;嵯峨人講話怪腔怪調─成人以後,我遇到洛中人用這種話語貶低嵯峨,這些言論逼我認清自己是個鄉下土包子。讀者能夠瞭解這對我造成了多大的失落嗎?我住的地方甚至成為大銀幕的舞台,是一個有明星定居、就像比佛利山莊的地方,洛中人卻把這樣的驕傲徹底粉碎了。

一些洛中的電影愛好家會得意揚揚地談論過去的太秦,我也遇過有人主張日本電影的基礎是京都的太秦所打下的。每次聽到這類言論,我的內心都忍不住暗潮洶湧。京都的太秦?真敢說,明明心裡頭根本就不把它算在京都裡面……

言歸正傳。

總之太秦的電影工業沒落了。雖然靠著電視古裝劇撐了一段時間,但現在這類影片也陷入瓶頸。眾所周知,除了 NHK 還在奮戰不懈,其他電視台幾乎不拍古裝劇了。這樣的電影圈,實在無法像過去那樣撐起花街的繁榮,就和紡織業一樣,早已退出花街的金主地位。

傳統和服滯銷了;髮髻和武士刀的古裝劇也不再受到觀眾青睞。

儘管時勢如此,京都的花街卻勉強延續著命脈。數寄屋[4]樣式的建築物裡,一身和服的藝舞子配合三味線的旋律曼舞表演,京都繼續維持著這種與時代脫節的樣貌。

大部分的花街都走向衰敗一途,為何京都的藝舞子世界卻能像這樣繼續存活呢?這就像個小小的奇蹟,我想要找出背後的原因和理由。

清水寺,來源:WIKI

[1] 1888-1941,哲學家,京大教授。曾留歐學習實存哲學,以分析日本文化的著作《「粹」的結構》聞名。

[2]上京區的花街。

[3]市傳雷藏(1931-1969),歌舞伎及電影演員。勝新太郎(1931-1997),電影演員及歌手、電影導演。在當時同為大映(現在的角川電影)的兩大招牌。

[4]納入傳統茶室建築手法與設計的和風建築。

讀前,京都徒具皮相; 讀後,京都血肉俱全_老侯 是歷史,也是生活,千年繁華下的自以為是。 京都生活60多年的觀察與思考, 挖掘古都不為人知的祕密! 這本,才是真正的京都史。 ★ 你以為嵯峨、嵐山、宇治是真正的京都? ★ 走過花見小路、拜訪過清水寺,就是京都通? ★ 穿著和服、吃著湯豆腐,就算體驗京都生活? 這些都是「京都」,卻又不是「真正的京都」…… 隱藏在京都文史、建物、飲食中的一二事,等待你的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