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納克城堡傳說】十六、措手不及

*本文純屬虛構

前文:【拉納克城堡傳說】十五、黑皮諾之夜

二個月後的一天,拉納克正在辦公室聚精會神地填寫 J 級勳章申報表。獲此勳章即獲爵士封號。

英國女王毎年在新年第一天和生日這二天公佈授勳名單。這是極高之榮譽,也是英聯邦公民夢寐以求的夢想。

不過,授予人數有限,條件十分嚴格。先由個人提出申請,由紐西蘭專門委員會審查通過後,列入名單,經紐西蘭首相批准後呈英國政府有關委員會,再行審定,由英國政府向女王推薦,最終由英國女王恩准公佈。

拉納克謹慎地填寫每一欄,突然,有人敲門。

「請進。」

秘書推門進來,「拉納克部長,有位艾麗女士,有你的名片,要見你。」

拉納克一楞:艾麗是誰?有我名片?他不動聲色,「請她進來。」

幾分鐘後,一位年輕女士推門進來,她朝拉納克嫣然一笑,坐了下來。

拉納克瞧著她,覺得有點面熟,卻又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面。

「您是……」

「我是艾麗,二個月前,我們在酒吧一起喝過酒。」

拉納克猛然想起來了:是她!我的天!她居然找到這裡來了,還有我的名片!

「哦,抱歉,一下子想不起來了。你最近好嗎?」

「我一切都好。今天冒然找您,是有一件事要告訴您。」

「什麼事?」拉納克有點緊張。

「我懷孕了。」

拉納克如同遭受雷擊,幾乎叫出聲來。但畢竟涉世多年,他的腦子在飛轉:先打發她走。

「哦,哦,你說什麼?」

「我懷孕了,我想和您談談。」

「我現在手上有重要公務要處理,這樣吧,晚上,我們到貝殼咖啡店面談,可以嗎?」

「可以,打擾了。晚上見,拉納克先生。」

艾麗站起身,朝拉納克粲然一笑,離去。

拉納克關上門,粗粗地喘了口氣,無力地癱坐在椅子上。他一想到艾麗臨走時詭異的一笑,不禁覺得心悸:她是什麼人?她的話是真是假?她有什麼目的?

拉納克心煩意亂,將桌上的表格一推,他沒有心思再看這些表格。他要在下班前把思路理清。

拉納克閉上眼睛,讓心跳慢下來,努力回想那天發生了什麼。慢慢地,那天發生的一切漸漸清晰起來:他一人去酒吧喝酒;後來,邀請艾麗一起喝酒;後來,倆人回家繼續喝(第二天早上有酒瓶和二個杯子);後來,發生了那件事(不能確定,記不清了);她怎麼拿走他的名片?不知道;第二天早晨,她走了。

那天晚上發生的事,基本上回想起來了。

第二個問題:懷孕是真的嗎?無法證實,想也沒用。

第三個問題:艾麗的目的是什麼?要一筆錢?這沒問題。在拉納克看來,凡是能用錢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會不會提其它要求?拉納克不願往下想了。

拉納克有點後悔──那天喝多了。不過,很快,他又平靜下來:事前不猶豫,事後不後悔。這是拉納克的行事風格。

事前老猶豫,什麼事也辦不成;事後結局不理想,老後悔,那是無能。

拉納克在屋內來回踱步:凡事做最壞的打算,朝最好處努力。不想了,一切幾個小時後見分曉。

Larnach's Castle 4

下班後,拉納克待在辦公室,等到夜幕降臨,他才走出大樓。

拉納克來到貝殼咖啡店。他推開門,店裡顧客不多。他一眼就看到艾麗坐在一個角落里。

艾麗朝拉納克招招手,拉納克走過去坐下。

「下班後處理了一些事,來晚了,抱歉。這裡有現磨的咖啡,味道還不錯,可以嗎?」

「可以啊。」

拉納克招來服務生,點了二杯咖啡和布麗歐法式甜麵包。倆人默默地品嚐咖啡和甜點,都不知從何說起。

拉納克打破了沈默,「上午,你說……你說……」

「是的,我懷孕了,二個月了。」

「你打算怎麼辦?」拉納克低頭瞧著咖啡杯里晃蕩的小漣漪。

「我也不知道怎麼辦,我只想……」

拉納克抬起頭,瞧著艾麗,「我給你一筆錢……」

「不!」艾麗打斷拉納克的話。「我不要錢,雖然我沒錢。我只想,不能讓我的孩子沒有父親,和我一樣。」

拉納克的心跳加速了——他預想過的最不想出現的結局出現了。

「你的意思是結婚?」

「我只想不能讓孩子沒有父親,我不知道還有什麼辦法。」

拉納克沈默了幾分鐘,「如果我拒絕……」他想考驗一下艾麗的決心。

艾麗流下了眼淚,「我不想孩子沒有父親,我不知道怎麼辦……」艾麗一邊流淚,一邊重復這句話。

女人的淚水能融化男人剛強的心。

拉納克有點慌了,他拍拍艾麗,「別哭,別傷心,只是商量。」

艾麗掏出手絹,抹去淚水。

倆人誰都不說話,時而抬起頭,瞧對方一眼。

最後,拉納克說,「艾麗,事出突然,沒有思想準備。給我三天時間,我會把我確切的想法告訴你,可以嗎?」

「可以。」

拉納克喪魂落魄地回到家中,他嘆口氣,下意識地打開一甁酒,他望著酒瓶有點發楞:酒,沁人心肺,令人歡愉,也會壞事。

拉納克還是倒上一杯酒,點上雪茄。

「因為他被自己的腳陷入網中,走在纏人的網羅上」(約伯記 19—8)

拉納克望著飄浮的煙霧,陷入沈思:逼婚,他不願意。這一輩子都是主動想,主動去做。現在,要被迫接受這件事,實在不甘,令人苦惱。拉納克覺得喘不過氣來,他打開窗戶,吸了幾口凜冽的空氣,又關上窗戶。

拉納克覺得,如果順著這個方向想下去,解決不了問題,徒增煩惱。反過來想,事情是因自己而起,作為一個男人,後果也必須由自己承擔,由自己咽下苦果,沒有其它退路。

男人要剛強,要敢於承擔責任。拉納克就是個剛強的男人。

還有,作為公職人員,加之一年一度申報爵位的程序已經開始,這個時候,鬧出有損名譽的事,一切都完了。

拉納克連續苦思三個夜晚,最後一夜,他權衡再三,最後決定是——接受這個結局。

拉納克掐滅了煙蒂:就這麼定了!

拉納克還考慮了一些細節和預案。

三天後,拉納克向艾麗承諾可以結婚,並提出了他的一些想法。

首先,艾麗要立即辭掉酒吧工作;其次,婚禮不在教堂舉行。拉納克給出的理由是:相識時間不長,事起倉促,互不瞭解,自己無法在神面前發誓。另外,婚禮只邀少數親朋出席,在小範圍內舉行,婚前婚後都不聲張。婚後,拉納克一人住在威靈頓。艾麗留在城堡,協助托比,管理城堡,還可以讓幾個孩子對她逐漸熟悉。

拉納克最後強調,如果艾麗同意他的安排,由於已懷孕,婚禮將盡快舉行。

艾麗聽了拉納克的表述,既驚喜又有點詫異:能夠結婚,解除了她對孩子的未來的擔憂,她感到寬慰;但婚禮如此簡單,婚後的奇葩安排,令艾麗不解。

艾麗低頭沈思:這一切也許是拉納克工作太忙;也許是交流太少,互不瞭解造成的。慢慢來吧,不能再拖了。

艾麗抬起頭對拉納克說,「我同意你的安排。」

幾天後,拉納克請了婚假,攜艾麗前往但尼丁。

回到城堡,拉納克首先讓幾個孩子和艾麗見面。艾麗略顯緊張,好在孩子都懂禮貌,以禮相待,艾麗的心漸漸平靜下來。

拉納克安頓好艾麗後,將托比召到書房,按照他的要求,讓托比在城堡安排這次婚宴。

「就這樣嗎?」托比有點不解這次婚宴為何如此簡單。

「就這樣了,不解釋了,照我說的辦。」拉納克接著詢問了邁爾這幾個月的情況。

「拉納克先生,邁爾這幾個月去喬治公司的時間不多,有時待在自己屋裡,有時在城堡內走走,有時去但尼丁市內轉悠,去過伊莉莎墓地幾次,看上去情緒低落,我和他交談也不多。拉納克先生,你要和他多談談。」托比用懇切的眼光瞧著拉納克。

「好,好,我會的。謝謝。」

托比走後,拉納克搖搖頭,他明白,過多的說教沒用,如同將水澆在花崗岩上,都淌走了,毫無痕跡。讓時間這只萬能的手來改變他吧;如果時間改變不了他,只有把他交給上帝了。

眼下,先把婚禮這件令人頭痛卻不得不辦的事處理畢,其它的事以後再說吧。(待續)

繼續閱讀:【拉納克城堡傳說】十七、同病相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