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與她的二個男人】中國文學史上情文相深的才女們

在過去,文學創作一向被視為是男性主導的領域,雖然歷史長河中不乏女作家的身影,但她們大多被當時的禮教所限,無法像男作家一樣公開出版自己的作品,甚至不敢在文章裡以自己的本名署名。

儘管一些較知名的女性創作者如宋代的李清照、清代的吳藻等人以其出色的文彩名滿天下,但人們經常認為女性的文學創作是「半自傳式」的作品,也就是讀者會自動把作者代入故事情節中,將這些虛構的內容視為作者現實生活中的縮影;甚至入戲太深而無法接受作者本人與其作品內的女性形象有所落差,進而「反過來」去改寫女性作家的傳記,其中最著名的例子就是清代學者集體否認李清照曾經「寡婦再嫁」的事實。

鶼鰈情深的李清照與趙明誠

李清照(1084 – 1155)出生於北宋書香世家,她的父親李格非是當時知名的作家,與蘇軾有密切來往。李清照的母親王氏出身名門,據說也寫得一手好文章。李清照在十八歲那年嫁給金石收藏家趙明誠,她在婚後陸續寫了許多表達「少婦期盼丈夫早日歸來」或是「少女初識愛情而怦然心動」的詞,雖然詞裡的主角不見得她自己,但至少可以推斷出她和趙明誠兩人感情甚篤。

然而,這種夫妻和樂的生活隨著金兵入侵而消失,為躲避金人,李清照與趙明誠南渡江寧府(現在的南京),沒想到趙明誠在抵達江寧府的隔年就過世了,獨留李清照一人面對兩人一同收集的金石古卷,這些物品不僅代表著過往的美好時光,也乘載了李清照對亡夫的思念。兩人深厚感情成為了一段佳話,讓後人羨慕不已。

在趙明誠過世後沒幾年,李清照就改嫁小吏張汝舟,再婚後不滿一年即主動要求離婚。按照宋代法律規定,女子告發自己丈夫,無論對錯都必須坐牢兩年,因此李清照在審判時是帶著腳鐐手銬與張汝舟當庭對質。一位出身名門的女子居然身陷囹圄,這對李清照來說無非是奇恥大辱,但她寧願名譽掃地也要離婚。李清照離婚後,她的身份依舊還是趙明誠的遺孀,世人依舊歌頌她與趙明誠的愛情故事,對於李清照曾經狀告枕邊人一事則鮮少談起。

這件轟動當時的離婚案顯示,李清照不僅是世人眼中那位「深情婉約」的名門淑女,她還是位敢愛敢恨,行事果決的奇女子,我們也在此看到另一個遠離大眾目光或期待的李清照。

李清照畫像(Source:Wikipedia)

閨閣創作

與宋代相比,明清時期有更多女性投入文學創作,清代的女作家們尤其熱衷於寫彈詞,這是一種可以用來說唱的文學體裁,聽女藝人說彈詞是清代上層婦女用來打發時間的娛樂之一。與詩詞相比,一部彈詞的字數動輒數十萬字,要花上十年甚至數十年的時間才能完成。彈詞中流傳最廣的作品之一就是陳端生(1751 – ?)寫的《再生緣》。

《再生緣》的故事發生於元代。大學士之女孟麗君原本許配給雲南總督之子皇甫少華,但國舅劉奎璧也鍾情於孟麗君,他為了抱得佳人歸而陷害孟家及皇甫家。孟麗君堅決不嫁給劉奎璧,只好由她的貼身婢女蘇映雪代為出嫁,她則女扮男裝逃到京城參加應試,一路官運亨通最終位居相位。官場皆是男子,外表清秀的孟麗君曾幾度被認出是女兒身,甚至在朝廷上被自己的父親及未婚夫當面質問,但她都堅決否認甚至反過來教訓他們。最終孟麗君因酒醉而曝露身份,皇帝得知後欲納她為妃,孟麗君對此感到相當為難……

陳端生所寫的《再生緣》故事到這裡就戛然而止,她生前只完成了十七卷,後三卷由另一位女作家梁德繩所著,有趣的是,梁德繩認為陳端生筆下的劇情太過「前衛」,所以故事最後她還是給了讀者比較符合社會主流期待的結局。梁德繩筆下的孟麗君拒絕入宮為妃,皇帝一怒之下想殺了她,在太后及一眾大臣的求情下,孟麗君不但保住性命,最後還順利嫁給皇甫少華,就此變回女兒身。

文以寄情的才女

孟麗君的故事明顯不可能是作者本人生活的寫照,但其中的情節安排卻顯示女作家透過「女扮男裝拜相封侯」這種和現實生活相牴觸的境遇來宣洩或展現女子的鴻鵠之志。

如同大多數女作家一樣,陳端生也是生於書香世家,她是家中長女,底下還有兩個妹妹長生與慶生,三姐妹皆以文采出眾而聞名。陳端生的祖父陳兆倫曾寫過一篇《才女論》,認為女子並非「無才才是德」,女子讀書寫字不僅對身心靈有益,還有助於家庭教育。陳端生成長於如此開明的家庭中,無怪乎她會寫出如此前衛的故事。史學家陳寅恪推斷陳端生應該是在 23 歲那年成婚,她的丈夫也是書香子弟。從陳端生的記敘中可看出,兩人婚後相當幸福,她和婆家也相處融洽。但在婚後第六年,她的丈夫因捲入科場弊案被貶到伊犁,這對陳端生帶來很大的打擊,每日惶惶不安,無心寫作。

多年後,陳端生在親友的催促下再次執筆,此時她已邁入中年,心境已不像往昔般那樣樂觀,創作量也不如以往,她足足花了一年的時間才寫完第十七卷,也就是她生前寫的最後一卷。陳端生繼續拾筆不僅是為了滿足讀者(親友們)的期待,也是宣洩對丈夫的掛念。或許她無法像李清照一樣用打官司的方式自救,只能藉由故事中的孟麗君代替她進入朝堂拯救被冤枉的丈夫。

可惜的是,陳端生的獨生女在她寫作第十七卷的那一年過世,陳端生自己也染上不治之症,史學家郭沫若在考證她的生平後,認為她很有可能在四十歲或四十一歲就去世了,最多不會活超過四十五歲。至於她死前是否和丈夫團圓又是另一個待解之謎了。

孟麗君過世後,《再生緣》依舊風行於江南一帶,孟麗君的故事多次被搬上舞台,甚至改編成影視作品。然而,陳端生從未署名自己是《再生緣》的作者,就連清代女作家梁德繩也只用「閒閨秀」稱呼她(或許梁德繩僅知道作者為女性,但不知確切是何人),直到 1924 年出版的《小說考證續編》裡引用了陳端生族人寫的《西泠閨詠》,序文提到陳端生寫作《再生緣》來歷,這才證實了《再生緣》的作者身份。

女作家們的創作世界

不管是李清照還是陳端生,文學創作為女性提供一個可以暫時逃離現實生活的場域。在文學裡,她們可以不受禮教或世俗眼光的限制,甚至可以拋開性別窠臼,盡情地創作出一個屬於她們的理想世界。

她們或許幸運的被世人記住,也有可能像大多數「無名」的女作家一樣被淹沒在歷史長河中,然而她們的創作或生命歷程,卻讓我們看到當時的女性的堅強,她們面對生活困境的勇敢與反思。

#清輝朗照 #李清照與她的二個男人
史上第一位打贏離婚官司的女人
📍12/15(日)14:30 臺北國家戲劇院
📍12/21(六)14:30 新竹縣文化局演藝廳
📍12/29(日)14:30 臺中國家歌劇院中劇院
#項羽和兩個女人》江山美人權謀心計
📍12/14(六)14:30 臺北國家戲劇院
📍12/28(六)14:30 臺中國家歌劇院中劇院
《清輝朗照》+《項羽和兩個女人》套票七折優惠
👀買票這邊走 https://reurl.cc/Qp3GKZ
或加辜公亮文教基金會line@ 會員八折票 https://line.me/R/ti/p/%40kooline

參考書目

  1. 孟元老,《東京夢華錄》,北京:文化藝術出版社,1998年。
  2. 李清照,《李清照集校註》,臺北:里仁出版社,1982年。
  3. 徐秀芳,《宋代士族婦女的婚姻生活》,新北:花木蘭出版社,2011年。
  4. 伊沛霞,《內闈》,南京:江蘇人民出版社,200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