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翦頗牧】一輩子跌宕起伏的老將──廉頗
前文:
【起翦頗牧】戰國名將系列文預告
【起翦頗牧】凡事太盡的戰國殺神──白起(上)
【起翦頗牧】凡事太盡的戰國殺神──白起(下)

任何團體組合,總會有一個知名度特別高的成員。

就好像披頭四樂團中,許多人第一個想到的團員是約翰藍儂;蜀漢五虎上將中,關羽、張飛被討論的頻率最高;戰國四名將,雖然每個人都在歷史上留下深刻的紀錄,但若單就後人談論的頻率高低而言,廉頗應該是知名度最高的代表。

老ㄕ會這樣說,有自己的根據。

刎頸之交、負荊請罪,這兩句成語講的就是廉頗的經歷。傳統戲劇中,還有一齣「將相和」來講述廉頗這兩段故事。

另外,廉頗也是老將的代表。《三國演義》中的老黃忠,就曾經引用廉頗的事蹟當作老當益壯的代表。而廉頗最後頗為抑鬱的結局,也讓南宋詞人辛棄疾寫下「廉頗老矣,尚能飯否」的名句,進一步昇華及流傳老將的知名度。

同時,正如約翰.藍儂之所以出名,是因為他在披頭四團員中的言行特別顯眼,甚至還有個突然被暗殺的人生結局;而廉頗在戰國四名將中的舉止也是特立獨行,經歷最為曲折多變。

這樣的人特別容易被後人關注,甚至是嚮往,但那些真正和他相處的人又是作何感想呢?還是那句盛竹如老爺子的經典名句:「我們接著看下去。」

盛氣凌人的大將

廉頗的早年事蹟不詳,連出生年都沒紀錄),但司馬遷在《史記》的列傳一開始就說他是「趙之良將」,可見他在戰績上有不俗的表現,這其中又以西元前283年大破齊國最為著名。

在此之後,有關廉頗的詳細記錄,第一條是在西元前 279 年的秦趙澠池之會。當時秦昭襄王邀請趙惠文王到秦國境內的澠池商談同盟事宜,收到消息的趙惠文王表示:「慘了!」

原來秦昭襄王在 20 年前,就曾邀請楚懷王商量同盟事宜,後來卻是綁架了楚懷王,並趁機攻打一片混亂的楚國。而楚懷王本人則在秦國被關到死。有這麼一個前科存在,趙惠文王根本不想參加這次的會盟。

但此時,廉頗與上大夫藺相如表示:「你要是不去,那就表示趙國國力衰弱,到時秦國會更肆無忌憚。」於是,為了國家的面子,也為了杜絕秦國興風作浪的機會,趙惠文王還是無奈地參加澠池之會。

在前往秦國的路上,廉頗率軍護送趙王到邊境,在趙王準備邁出他勇敢的第一步時,廉頗表示:「我估計這場會盟 30 天內就可以結束,但如果你超過 30 天還不回來,請你準許我們立太子為王。」(這句話的意思是:我怕你回不來了,留個保險措施吧))

如果我是趙惠文王,去一個有綁架前科的國家已經皮皮剉了,結果底下人還一副認定自己一去不復返的樣子,要人交待後事,換作是我只怕三字經早就狂噴而出。

不過趙惠文王按捺住自己的幹意,回答:「准。」

在這次的對話中,我們可以認識到:廉頗並非侷限在戰場的一介勇夫,而是擁有大局觀的大將之才……不過說話實在是直接了些,或許在現代,大家會認定他有直男癌吧。

澠池之會最終在藺相如機敏反應下,趙國沒有讓秦國佔到便宜,並維持了國家威望。回國後的趙惠文王認為藺相如功居第一,因此讓藺相如升官,地位超過了廉頗。

此時,廉頗感到心中的一股火……要爆了!

「澠池之會是因為我率大軍威嚇秦國作為後援,這才使國家維持了威望。藺相如只憑著一張嘴,有什麼實際功勞?何況他地位本來卑賤,讓這麼一個人位居高位,我不服!」

除了公開表示輕蔑,廉頗還放話表示,自己要是當面遇到藺相如,一定要給他好看。

藺相如:「那我就躲著廉將軍吧。」

從此以後,藺相如盡量避免在朝中和廉頗見面,甚至路上聽到廉頗的車在附近,就命車夫立刻改道。眼看堵不到人,廉頗就慫恿自己收養的門客對藺相如底下的門客找碴。對於藺相如的退讓,許多人表示:「你就這麼害怕廉頗嗎?」

藺相如只是淡然回答:「當日在秦國澠池,面對秦王以及他的衛士我都沒在怕,我還怕一個廉頗?我忍不是因為怕,是為了趙國。廉頗是我們的良將,是趙國的倚仗,如果我的忍讓可以使他保趙國平安,面子這東西何足道哉?」

真正的強大不是可以為所欲為,而是能控制自己有所不為。

廉頗後來聽到藺相如的言論時,十分震驚了,他意識到自己的境界在藺相如面前何等的渺小。於是他脫光上衣,上身綁好若干樹枝,來到藺相如面前表示:「對你的胸懷,我徹底的服氣,我以前對不住你,現在任你處置。」藺相如立刻解開樹枝表示:「廉將軍何必如此,過去的就讓他過去吧!」從此二人言歸於好,並成為歷史上著名的刎頸之交。

力挽危局的廉頗

之後的幾年內,廉頗攻伐齊國、魏國,皆勝。然後在西元前 261 年,廉頗率 20 多萬趙軍參與了長平之戰。開戰初期,廉頗吃了幾場敗仗,之後退守百里石長城固守,開始與秦軍長期對峙。雖然廉頗的表現頗為「落漆」,但再強的能人也有失常或是狀況不佳的時候,所向披靡固然是眾人對王牌的期待,但所謂的王牌,不也需要有在逆境中依然能穩定局面的堅強嗎?

廉頗雖是小敗,但最終還是保存了趙軍主力並止跌回升地與秦軍抗衡。對我來說這也是另一種名將風采。

可惜,廉頗的固守戰術與趙孝成王急於求勝的思考不同,而觀看廉頗先前說話直接、個性火爆的紀錄,只怕這期間他頂撞上級的次數沒少過,再加上趙國確實無法再堅持武力對峙,於是廉頗被撤換,連帶導致長平之戰 40 多萬趙軍全軍覆沒的慘況。

延伸閱讀:【起翦頗牧】戰國時代最具代表性的戰役──長平之戰(上)
延伸閱讀:【起翦頗牧】戰國時代最具代表性的戰役──長平之戰(下)

對於趙國來說,長平之戰是個悲劇;對於廉頗來說,未能領軍到最後是個遺憾;但對於廉頗的前途來說,長平之戰的結局卻讓他有了出頭的機會。

西元前 251 年,趙孝成王十五年,燕國派遣丞相粟腹出使趙國為趙王祝壽。誰知栗腹在回國後竟向燕王表示:「我看趙國的青壯年男子都在長平之戰中被秦將白起坑殺,現在趙國盡是沒有作戰能力的孤兒寡婦,乘此良機攻趙必勝!」於是燕王決定:「發兵 60 萬,分兩路大軍攻打趙國!」

60 萬是什麼樣的概念?即使身為戰國後期第一強國的秦國,大概也只有 3 次有派出 60 萬以上的大軍(其中有一次就是長平之戰),可見燕國這次是豁盡全力的趁人之危。

趙孝成王急令廉頗統兵抗擊,但能給廉頗調動的可用之兵,卻只有10萬出頭。當時燕國有20萬人馬正在進攻趙國北方的代城,另外,40 萬主力軍正直撲趙國首都邯鄲,依帳面資料來看,趙軍完全不是燕軍的對手,但廉頗卻說:「燕軍雖然人多勢眾,但主帥驕傲輕敵,而士兵長途跋涉已經睏乏,我必將他們一舉蕩平!」

廉頗於是派遣另一名將領──樂乘率軍 5 萬支援代城,並吩咐他盡量吸引北方 20 萬燕軍的注意力,讓他們不能南下和燕國主力軍會合。他自己則率軍8萬在邯鄲北方的「鄗」迎擊粟腹率領的 40 萬燕軍。面對人數稀少而且前不久遭到重大打擊的趙軍,粟腹的必勝感爆棚,但他卻忽略了很多重點:

一、為了捍衛自己的生命財產,趙人可謂拼命至極;二、燕國的舉動實在太差勁,讓趙人仇恨值爆表;三、位於四戰之地的趙人,即便數量少但各個戰技優良;四、有一個人叫廉頗。

歷經一番激戰,廉頗擊潰燕軍並將主將栗腹斬殺!

這個消息傳到北方正在攻打代城的燕軍,立刻讓他們軍心大亂,負責支援的樂乘趁此良機,率趙軍大破北路燕軍,俘虜其主帥。這還不是結局,廉頗接著率軍追擊敗軍,甚至直接包圍了燕國都城薊。燕國最後只能割地投降,在這場鄗代之戰後,趙王封廉頗為「信平君」。正好此時,擔任相國的平原君趙勝剛過世,趙王就命令廉頗擔任代理相國暫理國政,老將廉頗因此爬到他一生最高的位置。

老將出逃

前 245 年(趙孝成王二十一年),廉頗攻下魏國的繁陽,由此證明老將功力依舊犀利。但也在同年,趙孝成王去世,引發了繼承者之爭。部分大臣支持由在秦國當人質的世子回國繼位,但郭開卻擁護公子趙偃且在最後勝出,趙偃成為新一代趙王(後世稱為趙悼襄王)。隨後趙悼襄王決定:「任命樂乘取代廉頗的職位。」

作為代替廉頗成為趙國頭牌將領的人選,這位樂乘究竟是何方神聖呢?

樂乘第一次於史冊登場是在《史記.趙世家》。大約是在西元前 270 年,趙惠文王在位時期,秦國進攻趙國的閼與。當時趙惠文王詢問廉頗及樂乘是否能救援,結果他倆一起回答:閼與距離過於遙遠且道路狹長不利用兵,建議趙王不要救援。(但後來趙奢卻持反對意見,並且率軍擊破秦軍,狠狠打了他倆的臉)。

接下來的西元前 256 年,樂乘曾率領軍隊擊敗秦將王齕(也就是日後長平之戰初期的秦國主將),可見他頗有實力。

可再接下來的紀錄可就讓老ㄕ感到錯亂了。

因為根據《史記.樂毅列傳》,西元前 250 年,燕國攻趙,也就是之後讓廉頗揚名的鄗代之戰,樂乘竟然是以燕國將領的身分參予了攻趙行動,然後在這場大敗中被廉頗俘虜。隨後,樂乘賭爛燕王不聽自己的建議,於是憤而降趙,並擔任帶路黨的角色,和廉頗一路殺奔至燕國首都。為了表揚樂乘的投靠,當時主政的趙孝成王封樂乘為武襄君。

可是在《戰國策》的紀錄,樂乘在鄗代之戰本就是趙國將領,接受廉頗的指揮外,還帶領一軍擊敗燕國攻趙的北路軍。

這麼看來,《史記》跟《戰國策》的紀錄當真是差很大,甚至《史記》本身就有記載上的落差(一下是趙將,一下是燕將)。此時,這時就要提一個關鍵人物──樂毅。

樂毅是戰國名將,而且是諸葛亮的偶像。他本為趙將,但卻被燕國重用,之後率多國聯軍 KO 了東方第一強國的齊國。歷經多年征戰,齊國只剩莒和即墨2城還在堅守。結果,齊將田單趁新的燕王上台時施展反間計,讓燕王撤換了樂毅。樂毅怕新燕王砍了他,於是逃回趙國。最後,田單上演戰國史上最大逆轉秀,一舉擊敗燕軍收復所有失地。

這下燕王才知道自己有多愚蠢,趕緊召喚樂毅希望他重新效力。但樂毅顯然是對燕國感到寒心,他婉拒了燕王的邀請。燕王為了繼續爭取樂毅,將滯留在燕國的樂毅之子──樂間封為昌國君,樂毅則遊走在燕趙兩國中溝通協調。

樂乘正是樂毅的族人。

所以如果樂乘在《史記》中出現「朝為趙將,暮為燕將」的情況,其實是可以理解的,畢竟樂家本就有遊走燕趙兩國的先例及習慣。但是關於樂乘在鄗代之戰,究竟一開始是屬於燕國還是趙國?《史記》及《戰國策》卻出現截然不同的記載,那到底哪一個比較正確呢?答案是……我也不知道。

好的,在大家想扁我之前,請容我解釋一下。

首先,不知道就真的只能說不知道,做為一個描述歷史的人我不能瞎掰。再來,無論是《史記》還是《戰國策》,都有苦於史料不足因此只能精簡紀錄的狀況,也就是說:連司馬遷、劉向都未必有肯定答案。我們只能期待未來有新的考古資料來證明對錯,舉個例:曾有人懷疑孫子及孫臏是同一個人,因此懷疑司馬遷說孫子與孫臏是不同人的正確性,但等到新的考古竟然挖出《孫臏兵法》,《史記》的正確性才獲得證實。現在大家應該能明白,為何挖出古蹟或文物時會讓相關領域的文史工作者興奮個大半天,因為太多疑問可能就此迎刃而解了。(但也有反而搞的人更混亂的情形)。

雖然史料上的紀錄有所衝突,但我個人得出一個結論:樂乘的資歷比不上廉頗。

除了廉頗本身資力雄厚,他服事過趙武靈王、趙惠文王、趙孝成王三代君主,並貴為代理相國,樂乘甚至擔任過廉頗的下屬。所以論資排輩,新任趙王的命令確實多少讓人難以感到服氣。

那為何樂乘能取代廉頗的地位?史料沒有敘述趙王的考量,但從一些蛛絲馬跡上卻可以揣測。

一、樂乘的抗秦戰績:前面提到,樂乘曾經贏過秦將王齕,而廉頗在長平之戰曾敗於王齕。或許新任趙王的目標是抗秦,所以重用戰績相對更優的樂乘?

二、廉頗得罪新任趙王:在司馬遷的敘述中,特地把趙悼襄王的即位經過放在廉頗列傳之中,或許他是想暗示:廉頗在這場繼承人之爭中站錯隊伍,這才得罪新任趙王因此被降職。

以上純屬推測,不過司馬遷到是很肯定的紀錄廉頗接到命令的反應:他感到心中有一股火……要爆了!

「樂乘有哪一點比的上我?林北要給他好看!」

於是廉頗率軍攻打樂乘,還沒搞清楚狀況的樂乘哪裡是宿將廉頗的對手?立刻落跑保命去也。發洩完怒氣的廉頗,隨即意識到:「闖下大禍了。」於是他決定:「我也落跑去也。」隨即跑到魏國尋求政治保護了。

我思用趙人

來到魏國的廉頗雖受禮遇,但也一方面也是遭到冷凍而無所作為。若干年後,趙國屢敗於秦國,趙悼襄王想起廉頗這位昔日的頭號王牌,於是派使者請他出山。想要有所作為的廉頗為顯示自己老當益壯,當著使者面吃下一斗米、十斤肉,並披甲跨馬到處奔跑。

這裡的一斤,大約是 250 公克,廉頗一餐吃 2500 公克的肉是什麼概念?1盎司大約 28.3 公克,也就是說廉頗光肉就吃了大約 89 盎司……我的天呀!

(用這部影片讓大家看看廉頗老兄吃肉到底是什麼概念)

重點是廉頗吃了那麼多,還可以立刻進行極為消耗體能的騎馬運動,(老ㄕ要是吃撐了去運動,大概動幾下就要吐滿地了),而此時的廉頗估計早超過 60 歲,說不定都上看 80 歲了,竟然還有這麼好的胃口?大家有看過幾位老人家能吃這麼多?可見廉頗平時就維持極大的體能鍛鍊,才可以如此輕鬆進食的補充熱量。

但遺憾的是,這位使者卻已經被廉頗的政敵郭開收買。當使者回國後,趙王問他:「廉頗狀態如何?」使者說:「他當著我的面,吃了一斗米、十斤肉,並披鎧甲騎馬演練戰技。」

「這廉頗行呀!」沒等趙王開心多久,使者又說:「但他吃飯時,連上三次廁所(意思就是:大小便容易失禁)。」趙悼襄王的臉頓時垮下來:「廉頗是真的老了,這樣的身體豈能為將呢?」於是決定不啟用廉頗。

後來楚國也派人拉攏廉頗,廉頗就前往楚國為將。老驥伏櫪,志在千里。要我形容此時的廉頗,很像是已經功成名就但卻仍爭取機會在場上奮戰的資深職業運動員。

「我的成就不是以前一座座的獎盃,我的成就來自眼前證明我實力的勝利!」

但很可惜,轉投楚國的廉頗還是沒機會立下特別功績。這時的廉頗除了感嘆自己的無所作為,更像一些運動老將,希望自己能在感情最深的球隊或家鄉舉辦退休儀式;想起曾經的家鄉、滿懷感情的故國,轉戰過三國的廉頗慨歎:「好想再被趙國任用呀……」然後他死於楚國。

老ㄕ一己之見

一個屢遭打壓,最後只能在異鄉鬱鬱而終的老將,廉頗的悲劇形象讓無數後人發出感慨。但回到最一開始老ㄕ說的:「跟廉頗一起相處的人他們又是作何感想?」
還是先以約翰.藍儂舉例,這位被後人認為是愛與夢想及和平的言論代表,就被他前妻的兒子吐槽:「我爸爸他愛世界及歌迷,但他不愛我跟我媽媽(因為他會家暴)。」而廉頗作為一代名將,在後人心中地位極為高大上,但若是當時和廉頗相處的人,只怕絕大多數人會說:「這人,難相處。」

作為一名將領,廉頗帶兵實力之高無庸置疑,但他暴躁且不甘居於人下的行事作風。卻讓他很難與同僚和衷共濟。起先,他與藺相如競爭,幸虧藺相如是一個偉大的妥協者,以退為進的讓廉頗服氣。但在樂乘事件中,廉頗卻再度爆發,輕率的發兵挑起內戰。或許樂乘在能力上真的不足以取代廉頗,可你把他打跑,自己又一走了之,這又算什麼?根本不顧大局又不負責任。

「能用眾力,則無敵於天下矣。」

無論在哪一個時代,與人協作的能力,往往決定高度或結局。廉頗的故事並非孤例,以二戰時期的美軍舉例,像是艾森豪或布萊德利,在戰場戰績或是實戰能力的評價都不如巴頓。

如此說來,廉頗的一生或許在後人來看有很強的故事性,但他那無法自制的暴脾氣,恐怕讓當時與他共事的人頭痛不已。那就無怪乎他在楚、魏兩國難有作為(因為太難搞),更因闖下大禍而難歸故國了。

「最難戰勝的敵人,往往是自己」這句話絕非空話。

有道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人改善自己的習慣,很像是希臘悲劇中每天要推石頭到山頂,但因為被天神種種惡搞,而在累個半死卻依然失敗的薛西弗斯。我們很多時候立志改變自己的壞習慣,但後來卻又失望的發現自己似乎依然故我。

廉頗之所以幸運,是他有能力,也有讓他能一展長才的舞台;不過廉頗的結局,卻也是源自於他的缺點──情緒管理。雖然終其一生,廉頗未能克服自己的弱點,以至於結局讓人唏噓。但直至晚年,廉頗仍散發著驚人鬥志的持續奮戰,我想這對我輩後人也是一種鼓舞。

因為即便成功機會少,失敗經驗多,但每一次嘗試,或許在那些經驗卻各有其獨特的意義。這或許也是廉頗的老將形象背後是不同人持續流傳的原因吧?

延伸閱讀:【起翦頗牧】眾英雄裡難得善終的大將──王翦
首圖來源:電視劇《大秦帝國》之廉頗(王雙寶飾演)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