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時期,以西藏為己責的巾幗英雄──劉曼卿(下)
前篇:民國時期,以西藏為己責的巾幗英雄──劉曼卿(中)

劉曼卿與十三世達賴喇嘛:兄弟鬩牆,甚為不值

劉曼卿受到西藏官民的隆重歡迎,但西藏各派勢力以及滲入西藏的英國對其不無忌憚,紛紛勸說達賴喇嘛不要接見她。等了一個多月後,直到 3 月 28 日,十三世達賴喇嘛才決定在羅布林卡會見劉曼卿。

羅布林卡(Source:Wikipedia)

達賴喇嘛坐在北面三尺高的短榻之上,首先開口問:「能説藏話否?須翻譯否?」劉曼卿立即以藏語回答,並用藏文寫出祝福字語。達賴喇嘛面帶微笑,為之摩頂。達賴喇嘛從不以佛手為女性摩頂,此為創例。達賴喇嘛看見劉曼卿穿長袍而足大盈尺,詫異地問道:「十餘年不到中國,諸事已更易如此,前我在西寧時見漢族女子短服小足,顛跛而行,似群鴨趨走,甚可憐憫。」[1]

達賴喇嘛又問劉曼卿的身世,劉曼卿略訴一遍。達賴喇嘛聽說她在拉薩出生,非常高興,又問她在中國讀書多少時間?在中國有多少西藏學生?劉一一回答之後,自述其所負使命,告知新成立的國民政府對西藏頗為關切,派遣自己作為使者前來通問。達賴喇嘛又問,蔣先生年齡多大?劉將孫文和蔣介石的照片呈上。達賴喇嘛仔細觀看後,讓身邊的官員掛於室內。

劉曼卿又説,「甚願得一機會使大家互相瞭解,仍和好為兄弟如初,頃之此來,出萬死一生,亦思以漢、藏人之兩重資格,從中為之引線貫穿,尚望佛爺顧念大局,體惜愚忱,賜以明白之答覆」。達賴喇嘛告知,他也有相同的感想,但此次時間有限,容後再詳談。[2]

5 月 25 日,達賴喇嘛再次接見劉曼卿並為之送行。除了給南京政府的公文之外,達賴喇嘛希望劉曼卿給蔣介石帶去口信:

過去中國均漠視西藏,棄如石田。今新政府初立,立即派汝致意,予實欽佩蔣主席與各執政之精明,能顧全大局,尚望始終如一,繼續不斷,更進而為實際之互助。吾所最希求者,即中國之真正和平統一。……請至於西康事件,請轉告政府,勿遣暴厲軍人,重苦人民,可派一清廉文官接收。吾隨時可以撤回防軍,都是中國領土,何分爾我。倘武力相持,藏軍素彪悍,吾決無法制止其衝突,兄弟鬩牆,甚為不值。
吾與班禪原有師弟之誼,決無任何意見,聞渠近日旅居蒙古,想亦有不適之苦,吾至以為念。 
英國人對吾確有誘惑之念,但吾知主權不可失,性質習慣不兩容,故彼來均虛與周旋,未嘗與以分厘權利。中國祗須內部鞏固,康藏問題不難定於樽俎。……吾於政府所希求者不大,能於最近與西藏以織布製革器,及各種工人已足。[3]

達賴喇嘛還指出,「印度人民近來因反對英國受極度之壓迫,有難言之痛苦,中國在扶助弱小民族之立場上,應予以切實之幫助。」「渠不願印度受英人之壓榨,諒自己亦無入甕之念。」最後,達賴喇嘛答應派代表去中央。這次會見,「計談至四五小時之久」。

十三世達賴喇嘛(Source:Wikipedia)

這段對話並非像後人解讀的那樣表示達賴喇嘛「誠心傾向中央」。當時,西藏的政治經濟陷入困境,二十年代早期的西化改革受到守舊派的抵制而中止了,西藏因為禁煙逮捕尼泊爾商人而與尼泊爾交惡。

同時,由於全球經濟大蕭條的影響,國際羊毛價格嚴重下跌,使得依賴羊毛出口的西藏經濟備受打擊。達賴喇嘛為擺脫內外交困的境況,願意策略性地向南京政權示好。他所求南京政府的是:希望蔣介石幫助緩解西南及青海軍閥對西藏的軍事壓力,支持西藏對付尼泊爾,並在貿易和手工業技術方面提供優惠和援助。

另一方面,達賴喇嘛不接受南京政府對西藏的管轄權,只是強調漢藏是兄弟之邦,是施主與僧侶之間的關係。作為老練的政治家,達賴喇嘛的話不卑不亢且滴水不漏:若中央政府以懷柔政策對待西藏,西藏願意退讓;但西康軍閥若動用武力,西藏軍隊將奮起抗擊。後來,雙方幾度發生戰事,互有輸贏。

十三世達賴喇嘛深諳國際政治縱橫捭闔之術,其政治手腕遠非劉曼卿這樣一名年輕女子能及。達賴喇嘛故意用印度將南京政府一軍:南京政府願意幫助印度擺脫英國的殖民統治嗎?南京政府沒有此種實力。

十多年後的抗戰期間,蔣介石訪問印度,不顧英方警告,特別安排與印度獨立運動領袖甘地見面,但也只是提供象徵性的支持。達賴喇嘛不願像印度那樣事事被英國支配,但若與中國聯接,又擔心領土及自治權無法保全。[4]他告訴劉曼卿,他與英國不過是「虛與周旋」,實際上並未給予「分釐權利」,他對南京政府又何嘗不是如此呢?[5]

南京政府(Source:Wikipedia)

對劉曼卿來說,她不是國民政府全權代表,只是具有官方身份的「送信人」。無疑,她領取南京政府的薪水,忠於南京政府;而非忠於達賴喇嘛和西藏政府。她的記載,多少偏向於南京政府一邊。她從未公開批評過大中華、大一統思想,也從未對包括藏族、回族在內的少數族裔在儒家「天下觀念」中所遭受的歧視表達不滿。在藏人眼中,並不將其看成藏人,大部分人稱她為「甲母」(即漢人女子)。十三世達賴喇嘛的年譜中,記錄了劉曼卿入藏之事,但只是説她到西藏朝聖時,呈交蔣介石的信函。

在拉薩停留三個多月後,1930 年 5 月 27 日(達賴喇嘛選定的吉日),劉曼卿踏上歸程。她選擇了一條更快的回程路線:經浪卡子、江孜、亞東,於 6 月中進入錫金和印度。6 月底,劉曼卿受到中國駐加爾各答總領事盧春芳的歡迎,然後乘海輪回國,於 7 月 25 日抵達上海。此次往返共 384 天,前後行程兩萬餘公里,圓滿地完成了赴藏任務。

兩天后,劉曼卿到南京,向行政院文官處古應芬文官長報到,呈交達賴喇嘛的復函及禮物,「詳述經過,蒙大嘉獎」。她又在國務會議上作報告,譚延闓、胡漢民、戴季陶、孫科、王正廷、鈕永健等國府要人均到場聆聽。「內中尤以譚、戴兩公問藏事特詳,談話逾 90 分鐘皆不以為倦,繼以報告書一捲進,傳閱後以重要文件性質珍納之。」

1931 年 7 月 5 日,國民政府以主席蔣中正之名義為劉曼卿頒發褒狀:「國民政府以劉曼卿前經本府文官處委令,前赴西藏調查,往復一年,驅馳萬里,克宣党國懷來之義,無愧軺車專對之材用,特給予褒狀,以示獎勵。此狀。」

劉曼卿(Source:Wikipedia)

不過,劉曼卿所記載的達賴喇嘛的談話,並未經過達賴喇嘛及西藏政府的確認,不能代表達賴喇嘛及西藏政府對中國的正式政策。

頗有諷刺意味的是,顛覆了南京政府的中共政權,卻擅自引用劉曼卿的記載作為「西藏自古以來屬於中國」的論據。1992 年 9 月,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新聞辦發佈的《西藏的主權歸屬與人權狀況》白皮書中,權威性地引用劉曼卿的記載。

2015 年,國務院新聞辦發佈《西藏發展道路的歷史選擇》白皮書,也用「當時的中央政府代表劉曼卿」這樣的文字來確定其歷史角色。[6]若十三世達賴喇嘛和劉曼卿地下有知,知道他們當年的一段談話居然被中共利用作為中國佔領的理由,一定會哭笑不得。

劉曼卿與龍廈:美人如花劍如虹

在拉薩停留期間,劉曼卿會見了西藏各界人物。她最先拜訪噶倫擦絨。擦絨此前曾擔任藏軍總司令,因捲入一場莫須有的政變而被免職,目前已喪失實權。擦絨宅邸的客廳,擺設沙發小桌,洋派十足。擦絨哀嘆説:「世人皆指我為親英派,君坐歐式屋,吃歐式茶,無有同感乎?藏人思想多頑固,偶見異於舊者,則認為逆天叛聖,我學習西洋是取其長,哪會出賣自己的國家?」[7]

劉曼卿也拜訪了現任藏軍總司令龍廈.多吉次傑。龍廈是擦絨的政敵,擦絨下臺,龍廈是獲利者。廈夏也是改革派,他與擦絨的矛盾,是權力之爭,非路線之爭。[8]

龍廈.多吉次傑(Source:Wikipedia)

龍廈告訴劉曼卿,他曾跟劉父學音樂,和劉曼卿算是世誼。劉曼卿發現,其宅邸富麗堂皇,有亭臺樓閣,入暮則滿園燃汽油燈,光亮同於白晝。就座前有樂師奏樂,表示歡迎,酒餚之盛,更未曾有過。

隔兩日,劉曼卿到龍廈的辦公處正式訪問,龍廈穿清代禮服,戴大涼帽,加貂尾,拱手立於門側,迎劉曼卿入首座。國府公文除了給達賴喇嘛的之外,另有一份致龍廈,可見國府深知其人在西藏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第二號人物。

此後,龍廈邀劉曼卿到其二夫人宅邸做客。龍廈曾與二夫人一起旅英多年,其二夫人的生活方式相當西化,並與劉曼卿一見如故。龍廈親自演奏樂器,兩位夫人同聲伴唱,其樂融融。

龍廈的大太太特意詢問劉曼卿:「女使者美髮捲曲,如同歐洲人,手臂纖細,面如桃花,瑩潔可愛,今年妙齡多少,結婚沒有?」劉曼卿回答説:「我幼年憨頑如男孩,不用胭脂水粉。年長後,心有俠氣,志在四方,忙於國事,未及成家,如今已經二十四嵗了。」

龍廈的妻子(Source:Wikipedia)

龍廈是劉曼卿在拉薩期間會面次數最多的西藏高級官員,兩人都有推動西藏走向現代化的抱負,劉曼卿遇到了一位讓她欽佩的英雄,不知英雄美人之間是否碰撞出情感的火花?

不久,即有一些兩人的緋聞傳出,對劉曼卿的名聲造成一定傷害,但以她豪邁的個性,一笑置之而已,不會像電影明星阮玲玉因「人言可畏」而一死了之。無論兩人是否真有男女之情,他們並無結合在一起的機會。[9]那時,龍廈表面上正處於權力之巔峰,其改革已遭遇明槍暗箭,擦絨的前車之鑑離他不遠。

1934 年,十三世達賴喇嘛圓寂後,龍廈等人試圖推行激進改革,將西方民主引入西藏,提出廢除噶倫終身制,改為每 4 年改選一次,候選人由民眾大會提名。政府的重大決策由全體官吏採用會議的方式決定,不應由少數人支配。賢能在位,賞罰分明,並禁止賣官鬻爵。

然而,此時龍廈失去達賴喇嘛作為靠山,且低估反對派的力量。守舊派全面反撲,龍廈遭到逮捕,被指控犯有密謀推翻西藏政府、引進共產主義、「親蘇分子」、「想在西藏搞十月革命」、「要殺人、毀滅宗教」等多如牛毛的罪名。他被判處終身監禁並挖去雙眼。本來,十三世達賴喇嘛身前的改革已廢除死刑和致使身體殘疾的酷刑,但這些不符合佛教教義的酷刑又被恢復。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的哥哥嘉樂頓珠在自傳中如此描述龍廈被挖去雙眼的經過:「行刑者首先讓龍廈服用藥草與酒精,企圖讓他在麻痺的狀態下,不會感受到行刑的痛苦。他們接著在他的額頭兩邊各放一個氂牛的蹄骨,以皮帶箍緊在他的頭顱上,慢慢收緊皮帶,使他的眼珠在壓力之下暴跳而出,再在空虛的眼眶中,灌入高溫的熱油。然而他們的方法只成功了一半,只有一隻眼珠暴跳出來,另外一隻眼珠必須以刀子挖出來。」[10]行刑過程讓人毛骨悚然,西藏並非香格里拉、人間天堂,西藏傳統政治模式之殘酷與黑暗亦不容掩飾。

嘉樂頓珠(Source:Wikipedia)

1939 年 2 月,劉曼卿二度訪問拉薩,特意前去探望被軟禁在陋室、雙目失明的龍廈。昔日意氣風發的一代英雄,如今坐在床上,面容枯槁,他對劉曼卿説:「我沒有想到劉女士還會再來西藏,更沒有想到會來我的陋室。我現在雙目全無,已是廢人一個,只是一天天苟延殘喘,等待死神降臨。」劉曼卿為之慘然。

龍廈的命運,跟清帝國末期戊戌變法的六君子相去不遠。東方國家的推動現代化的改革者,幾乎都會遭遇此類家破人亡的失敗。

同年,蔣介石派蒙藏委員會委員長吳忠信入藏。吳忠信派隨員朱少逸前去探望龍廈,勉勵説:「先生雖在西藏政治上失敗,然在吾人視之,此種失敗正極光榮,數十年後,藏人終將了解先生為改進藏政而犧牲之精神,此乃先生流芳百世之大事業也,幸勿以事之成敗及身為罪犯而自暴自棄。」第二年,龍廈含恨去世。若他的現代化改革成功,新式藏軍練成,日後中共侵入西藏未必能易如反掌。

劉曼卿先後出版《康藏軺征》及《康藏軺征續記》,行政院院長孫科為之作序,將她與張騫、班固相比擬,稱「吾國女子奉政府命從役邊陲克著殊績,則曼卿實為吾國有史以來所創見,其行可風,其事足傳。」

1933 年,賈逸君編著的《中華民國名人傳》收入劉曼卿的事跡,稱「一位弱女子任以四萬萬人所不勝任之任」,萬里西去,「道途崎嶇,盜匪遍處,歷經艱困,可謂巾幗英雄」。國民政府為彰顯「五族共和」,也充分利用劉曼卿「半個藏人」的族裔身份。

1931 年 11 月,劉曼卿以藏族代表的身份參加國民黨第四次全國代表大會(由此可知她已加入國民黨),次年又「代表」西藏地方參加「國難會議」。[11]但這些都只是虛名,劉曼卿並未得到政府的重用。

龍廈去世後第二年,1941 年底,年僅 35 歲的劉曼卿因病在重慶巴縣一處鄉間宅院內去世。很快,她就消失在歷史的深潭之中。不過,她總算沒有親眼看到十多年之後共產黨對西藏的入侵和屠殺,她畢生追求的漢、回、藏各民族互為兄弟、和平相處的理想,被炸彈和機槍化為齏粉。

1951年10月26日,解放軍先頭部隊進入拉薩(Source:Wikipedia)

[1] 劉曼卿:《康藏軺征》,頁95。

[2] 劉曼卿:《康藏軺征》,頁97。

[3]劉曼卿:《康藏軺征》,頁118-120。

[4]牙含章:《達賴喇嘛轉世傳奇》,台北:唵阿哞出版公司,1997年版,頁502-503。

[5] 朱麗雙:《民國政府的西藏專使》,頁129-129。

[6] 丁小文:《五百年不遇”的奇女子——近代第一位赴藏“女欽差”劉曼卿》。

[7]劉曼卿:《康藏軺征》,頁98-99。

[8] 一九一四年,四品官龍廈奉十三世達賴之命作為領隊,率四名藏族貴族青年(門沖·欽繞貢桑、吉普·羅布旺堆、強俄巴·仁增多吉、郭卡爾瓦·索朗貢布)赴英國留學。這是西藏首次官派留學生赴歐美留學。龍廈隨即攜妻赴英國,此後又先後到過法國、義大利等國。在英國期間,他負責督促四位留學生學習,使他們分別成為勘探礦物、電機、報務、軍事等方面的人才。

[9] 當時即有人記載説:“時筆者正留學西藏拉薩,女士入藏後,藏人官民莫不訝為天人下凡……筆者與女士之娘舅及其表弟均為同學。凡女士足之所至,民眾爭以一睹甲母(漢族女子)為快。……後因與軍機大臣兼審計部總辦龍襄(龍廈)發生讕言,其後讕言一日多似一日,竟至不堪入耳,識與不識者莫不以此為嘲笑。”見丁小文:《民國藏地“女欽差”劉曼卿》,頁238。

[10] 嘉樂頓珠:《噶倫堡的製麵師:達賴喇嘛二哥回憶錄》,台北:台灣圖博之友會,2017年版,頁126。

[11] 朱麗雙:《民國政府的西藏專使》,頁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