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滿友好」不過是虛假的偽裝──明信片中的滿洲國外交

滿洲國是多民族國家,其建國理念「五族協和」的意思,是指漢、滿、蒙古、日本、朝鮮等五個民族共存共榮。不過,不可否認的,這「五族協和」的口號,有仿效與滿洲國從中華民國獨立出來之前,辛亥革命後孫文提倡建立共和國的口號「五族共和」之意。

中華民國的「五族共和」指的是漢、滿、蒙、回(伊斯蘭系諸民族)、藏(西藏)等五個民族,以彼此對等的立場,一起建立中華民國之意。不過,誰是站在頂點的民族很明白。滿洲國的實質支配民族是日本人,而中華民國是漢人。除了站在頂點的民族之外,對其他民族來說,「五族協和」或「五族共和」,都是帶著欺瞞之意的言詞。

畫了滿洲國的五色旗,用德語與法語圖解民族構成的 ⑥–34,是滿鐵發行的明信片。這張明信片顯示 1935 年左右的滿洲國有三千兩百萬漢族、八十萬滿族、八十萬蒙族、七十五萬朝鮮人、五十萬日本人和七萬俄羅斯人。漢族雖然占了大多數,但實際的統治者卻是日本人,而形式上的統治民族滿族和漢族比較起來,也是壓倒性的少數民族。不過,滿族已與漢族同化,從外表上幾乎很難看得出來。

圖 ⑥–34:滿洲國的民族、人口、國旗(Source:《繪葉書中的大日本帝國》)

「日滿的人口」(⑥–35)也是滿鐵發行的明信片,以地圖來解說日本和滿洲的人口構成。包含台灣、朝鮮、南庫頁島,日本的面積為六十六萬平方公里,人口九七六九萬。

圖 ⑥–35:日滿的人口(Source:《繪葉書中的大日本帝國》)

而滿洲國的面積為 130 萬平方公里,人口 3464 萬。比較日、滿兩國的人口密度,日本每平方公里有 146 人,滿洲只有 26.5 人,所以說滿洲的人口密度只有日本的五分之一。對苦於人口增加的日本來說,滿洲給人的印象就是人口稀少。在此印象下,明顯出現了從日本遷移到滿洲的人口移動情形。

日俄戰爭後的 1911 年(明治四十四年)有十五萬日本人遷移到滿洲,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的 1921 年(大正十年)有六十五萬人,滿洲建國後的 1935(昭和十)年有 130 萬人。這是包括朝鮮在內的在滿洲日本人快速增加的過程。

這樣遷移到滿洲的日本人中,也有手握特權的人,他們被承認擁有包括免稅特權在內的治外法權。滿洲雖然是外國之地,但他們生活在周圍還是擁有日本國籍,講日本話的日本人之中。那樣的環境最明顯的就是滿鐵的附屬地。滿鐵不僅擁有附屬土地所有權,還有在附屬地內的行政權,形成了事實上的「無稅地帶」(TAX HAVEN、避稅天堂)。這等於是在一個國家裡還存在著另一個「國家」。

對於正在整建國家形象的滿洲國來說,國家之內並不適合存在滿鐵附屬地那樣的區域,而滿鐵方面也有因為經營附屬地而成為負擔的實情。在日、滿兩國政府的協議下,從 1936 年(昭和十一年)七月一日起,滿洲國政府開始向在滿洲的日本人課稅,1937 年十二月一日廢除日本人在滿洲的治外法權,日本人也轉讓出在滿鐵附屬地的行政權。「治外法權的廢除」讓人聯想到日本自明治以來甘於忍受不平等條約的歷史。

日本同意廢除在滿洲的治外法權,旨在表現日本不讓盟邦受當年日本嚐過的苦的形象。做為表現日、滿友好的絕佳機會,滿洲帝國郵政總局於康德四年(1937年)十二月一日,發行了「治外法權撤廢紀念」(一套三張)明信片,其中拿著日本日章旗與滿洲五色旗的兩國少女微笑握手的這一張(⑥–36),就是在強調雙方的對等性。

圖 ⑥–36:握手中的日、滿少女(Source:《繪葉書中的大日本帝國》)

也有描繪日本、滿洲再加上「支那」(中國)的三國友好明信片。在「日滿支町議會的表演會」(⑥–37)這張明信片裡,站在舞台上的是拿著各自國旗的三個孩子。「支那」的孩子高舉的國旗並不是蔣介石重慶政府的國旗,而是 1940 年(昭和十五年)三月三十日成立的,汪精衛南京國民政府的國旗。

圖 ⑥–37:日滿支町議會的表演會(Source:《繪葉書中的大日本帝國》)

青天白日旗上的小小黃色三角巾,表示和重慶政府的不同。這條三角巾的象徵意義是「和平反共建國」,「和平」是指和日本友好,「反共」是指對蘇聯與中國共產黨的防備,「建國」的實質意思是建立親日國家。南京政府是日本的傀儡政權。綁在青天白日旗上的黃色三角巾才是重點。

相信滿洲國的建國理念是「五族協和」的日本人很多。日滿支演藝會的表演確實表達了一種理想。然而,那樣的日滿交流只是日本單方面想像與描繪,多民族進行交流的機會事實上非常有限,因為日本人住在日本人的區域裡,中國人也住在中國人的區域裡。發行這類的明信片是有點輕率。「日滿友好」不過是虛假的偽裝。

閱讀更多:從滿洲國的經驗,設想臺灣的過去、現在與未來──《大日本・滿洲帝國的遺產》
從明信片理解台日關係最重要的關鍵半世紀! 從《馬關條約》到日本戰敗的「半個世紀」,幾乎與大日本帝國是同一時間。因此,不提台灣,日本的近現代史就不完整。這「半個世紀」對於理解台灣近代史也是至關重要!──二松啟紀 本書作者細膩地抽絲剝繭,將收藏在圖像明信片中細膩且零碎的訊息,重新放回「大日本帝國形象」的歷史脈絡之中。時間段限從甲午戰爭開始的一八九四年到太平洋戰爭結束的一九四五年,約半個多世紀的時間為對象,敘述大日本帝國在這段時間內一再擴張,導致崩潰、瓦解的過程。以圖畫明信片為路標,從「空間」(土地)與「時間」兩方面,完整地體驗那一段歷史,就是本書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