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半開的船帆、毀損的桅杆,空無一人的船正在航行──鬼船「瑪麗.賽勒斯特號」的謎團

你是孤零零的一艘船,航行在一望無際的海洋上⋯⋯突然之間,附近出現了另一艘船,而且正朝著你的方向而來!先別急著高興,因為那艘船的詭異行進動向,讓人不由得懷疑她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怪異還不足以形容這艘怪船,當她靠近時,你發現上面竟然空無一人!儘管船帆和桅杆都已損壞,但這艘空船還是不斷前進,彷彿是幽靈在操縱她⋯⋯沒錯,這艘船就是大名鼎鼎的鬼船:瑪麗.賽勒斯特號(Mary Celeste)。今晚,就讓我們來講述史上最知名幽靈船的故事。

(Source:pxfuel)

從亞馬遜到瑪麗.賽勒斯特

遠在瑪麗.賽勒斯特號變成一艘飄盪大西洋的鬼船之前,她也曾經是造船者的心肝寶貝,一艘美麗且運作良好的貿易前桅橫帆雙桅船(merchant brigantine)。她於 1860 年在加拿大的新斯科舍省(Nova Scotia)開始建造,1861 年成功下水,不過當時她的名字叫做「亞馬遜」(Amazon)。

亞馬遜號順利地航行了幾年,總是乘風破浪,平安地把船員們跟貨物載到彼岸陸地⋯⋯直到 1867 年的一場風暴,讓亞馬遜號不敵暴風,被迫擱淺在布雷頓角島(Cape Breton Island)的海岸線上。

亞馬遜號就這樣被船東拋棄了,因為她受損嚴重,已經是殘骸(wreck)狀態。不過,亞馬遜號的悲慘棄兒狀態並沒有維持太久,她很快就在同一年被買下,再被轉手給一位名叫李察.海恩斯(Richard W. Haines)的人。李察.海恩斯不但把她修復完善,成為她的新船長,還對她做了一件更重要的事:就是把她改名成「瑪麗.賽勒斯特號」,從此這個名號將會永遠跟著她,進入世界歷史的一頁。

可惜的是,新船長李察.海恩斯負債累累,1869 年不得不把瑪麗.賽勒斯特號交給他的債主,並賣給詹姆斯.溫徹斯特(James H. Winchester)的公司。在接下來的三年內,瑪麗.賽勒斯特號的股份不斷被各家公司轉手,幾乎沒有什麼航行的機會,或即使有航行,也沒有被記錄下來。

歷經多次波折,瑪麗.賽勒斯特號終於找到了新主人:他的名字是班傑明.布里格斯(Benjamin Briggs),是個美國人,取得了瑪麗.賽勒斯特號的三分之一股份。他是瑪麗.賽勒斯特號的新船長,他的命運將與這艘命運多舛的商船,永恆地糾結在一起。

瑪麗.賽勒斯特號還名為亞馬遜號時的畫像(1861)(Source: 作者未知,公有領域)

看似樂觀的啟航

班傑明.布里格斯出身船長家族,他的父親是船長,他的兄弟們也多從事航海事業,班傑明本身做得不錯。在 1872 年初,瑪麗.賽勒斯特號受到改造,長度跟深度都被加強,還增加了第二層的甲板,幾乎變成以前的兩倍大。改裝完畢的瑪麗.賽勒斯特號蓄勢待發,準備展開改裝後的第一次航行,也是班傑明.布里格斯跟瑪麗.賽勒斯特號一起進行的第一趟旅程,他們要從紐約前往義大利的熱那亞(Genoa, Italy)。

布里格斯顯然很期待這趟旅程,因為他帶了自己的妻子莎拉(Sarah Briggs)和女兒蘇菲亞(Sophia Briggs)一起上船,蘇菲亞還不到 2 歲。他們要進行的是一趟跨洋的航海之旅,對於這麼小的小孩來說,是非常辛苦的。不過布里格斯並不擔心,他告訴妻子她們會被照顧得好好的,因為他找了長年夥伴理查森(Albert G. Richardson)來擔任大副。不過其他船員,布里格斯就沒有那麼熟悉了。二副跟事務長都是紐約人,是溫徹斯特推薦來的;四位水手則全都是德裔人士。

儘管布里格斯對這趟航程有樂觀的看法,但樂觀背後卻隱藏著盲點:根據紀錄,瑪麗.賽勒斯特號出航之際,上面只有一艘救生艇。據說原因是船東溫徹斯特想要訂製較大的救生艇而取下了舊的,但不管他原本計畫是甚麼,船隻出海時救生艇仍是舊的小船,而且只放了一艘。

1872 年 11 月 7 日,瑪麗.賽勒斯特號的第一次復航,船上除了上述的成員之外,還載了高達 1,701 桶的變性乙醇(denatured alcohol)。原本不佳的天候終於好轉,瑪麗.賽勒斯特號與上頭的 10 位乘員出航的時候,天氣正好。布里格斯出航前 4 天寫了信給母親。「我們的船很美,我希望我們旅途順利。」

他的願望沒有實現。

瑪麗.賽勒斯特照片
(Source: Cumberland County Museum and Archives, Amherst, Nova Scotia Canada)
延伸閱讀:郵輪並非一味求快、越多煙囪越受乘客歡迎?關於鐵達尼號,那些電影沒和你說的八卦

再次出現,已經成為鬼船?

瑪麗.賽勒斯特號出航了,讓我們先把鏡頭轉到另一艘加拿大籍商船上,她的名字是上帝恩典號(Dei Gratia),正在紐澤西等待出航。在 1872 年 11 月 15 日,由船長大衛.莫爾豪斯(David Morehouse)帶領出航,前往大西洋彼端的直布羅陀(Gibraltar),比瑪麗.賽勒斯特號晚了 8 天。

為什麼我們要突然去講述另一艘船的事?那是因為,大約再過 20 天左右,上帝恩典號就會遇上瑪麗.賽勒斯特號。

1872 年 12 月 4 日,在亞速爾群島(Azores)跟葡萄牙海岸中間的位置,上帝恩典號的船員們注意到海面上有不太對勁的狀況發生了:一艘商船正朝他們的方向搖搖晃晃而來。雖然不至於相撞,但對方的詭異動向,卻讓上帝恩典號的船員們非常擔心,認為這艘船可能出事了。

兩艘船接近的時候,他們觀察到那艘怪船的甲板上空無一人,對上帝恩典號打的訊號毫無回應,他們只能從船尾的名字,得知這艘怪船的名字是「瑪麗.賽勒斯特號」。於是,上帝恩典號的船員決定登上瑪麗.賽勒斯特號,查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瑪麗.賽勒斯特號的狀況極差,船帆只有半開,有些部分甚至不見了,部分索具斷裂,繩索鬆鬆地垂在一邊。幾乎所有的艙口蓋、通往甲板的出入口都是打開的,這種狀況非常不尋常,因為只要下雨和幾次大浪,就可以讓船身浸滿水。種種跡象,顯示瑪麗.賽勒斯特號已經無人行駛跟維護了。

延伸閱讀:十七世紀的荷蘭水手靠什麼法寶,稱霸了航向亞洲之路?

但這所謂的「無人」,是指沒有人在上面,還是人的屍體還在,小命卻不在呢?上帝恩典號船員們繼續探索瑪麗.賽勒斯特號,希望能找到一絲蛛絲馬跡,好得知發生的事。在船長室中,他們看見凌亂的床鋪,還有小孩的玩具,證明了這裡曾經有小孩住過。另外在大副的艙房中,他們找到了航海日誌,日誌中的最後一天是該年11月24日,裡面沒有提到什麼異常,好像他們又遭遇了風平浪靜的一天一樣。

然而,他們沒有找到半個人,沒有人,連屍體也沒有。

瑪麗.賽勒斯特號,是一艘徹底的鬼船,在茫茫汪洋上,無人航行卻仍匍匐前進,彷彿是超自然的力量在為之引航⋯⋯

(Source:pixabay)

駭人謀殺?還是一場恐怖意外?

一個月前,瑪麗.賽勒斯特號還是一艘精心改裝過的大型商船,狀況良好且由經驗豐富的船長船員們行駛出航;現在,卻變成了一副殘破潦倒的模樣,孤寂地漂流在大西洋上,沒有人知道船上乘員的去向,也不知道瑪麗.賽勒斯特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上帝恩典號分了一些船員過去,把瑪麗.賽勒斯特號慢慢地領向直布羅陀,在那裏接受聽證會。直布羅陀的法務官(Attorney General of Gibraltar)弗拉德(Frederick Solly-Flood)堅信,瑪麗.賽勒斯特號肯定發生了超乎意外的犯罪情事才會淪落至此。他先是質疑上帝恩典號的莫爾豪斯船長等人說謊,因為他認為瑪麗.賽勒斯特號無法在無人的狀況下漂流那麼遠,她肯定是遭到上帝恩典號打劫;另外,他也懷疑遠在紐約的船東溫徹斯特可能為了詐保或其他陰謀,派船員殺害船長布里格斯一家人再行棄船逃亡,才造成這起鬼船事件。

弗拉德提出了這些理論,卻沒有任何一項能被證實,莫爾豪斯和溫徹斯特最後都未能被定罪,而瑪麗.賽勒斯特號的命運,也就成為永遠的謎團。

那艘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由於當時的媒體大篇幅報導此案,弗拉德提出的理論也受到輿論注目,加上上帝恩典號的莫爾豪斯船長讓船員行駛瑪麗.賽勒斯特號的舉動,使得輿論掀起了一股陰謀論的旋風。許多人相信瑪麗.賽勒斯特號事件,確實是犯罪造成的結果,兇手若非臨時起意打劫的上帝恩典號,那麼就是想要詐取保險金的溫徹斯特的邪惡安排了。不過,這兩種說法都沒有任何證據,船上也沒有血跡等證物證明布里格斯船長等人遭到謀害。

另一種比較可信的理論,是瑪麗.賽勒斯特號遭遇了無可抵擋的自然災害,比方說嚴重的暴風雨,甚至是水龍捲(waterspout),導致船隻再也無法正常運作,船員們無處可逃,只好搭乘救生艇棄船而去。只是不管是布里格斯一家人還是理查森大副、德裔船員等人,凡是瑪麗.賽勒斯特號上的乘客,都沒有人再見過他們一面。如果他們真的是棄船而逃,恐怕之後的命運也是葬於大海了吧!

(Source:pixabay)

令人顫抖的永恆鬼船之謎

「船上空無一人,但火爐中的火焰仍在燃燒,餐桌上的菜餚擺盤擺好,已經冷卻⋯⋯」你或許已經在其他地方看到瑪麗.賽勒斯特號事件的相關描述,會講述如此令人發毛的場景。但事實上,在上帝恩典號船員的證詞之中,並沒有提到食物或火爐等狀態,而這段敘述,其實是出自於《洛杉磯時報》1883 年的報導。

無需如此加油添醋,瑪麗.賽勒斯特號的悲劇,光是從她化作幽靈船,在茫然的大西洋上朝著另一艘商船顛仆而去,就已經足夠駭人了。我們永遠也不知道布里格斯船長和他的妻子跟小女兒的下場,以及其他幹部船員們的下落⋯⋯他們被殺了嗎?逃走了嗎?被捲入大海了嗎?這些問題,沉默的海洋不會回答,瑪麗.賽勒斯特號也無法回答。

延伸閱讀:【冷知識週刊】第二十七號:飛行荷蘭人的無盡旅程
本文原刊於黑色酒吧,【鬼船怪談】瑪麗.賽勒斯特號:無人航行的幽靈船,是何等神秘力量讓船員失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