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悲劇英雄「源義經」在一之谷之戰中究竟有多神?
前文:關原之戰兵敗後,真田昌幸和真田信繁父子如何度過被流放的生活

我們在前文裡提到,日本史上有名的軍事之才「源義經」在歷史上如何被後人添加各種元素,最終更被近代的日本軍國主義者進一步描繪,成為逃過追殺,輾轉成為了蒙古偉大英雄成吉思汗,以及女真族的中興之祖努爾哈赤的遠祖。

對於以上的說法,活在後世的我們當然一笑置之,在這裡也不必深究。我們大概瞭解源義經的「死後生活」後,這次我們便直擊他生前的謎團,檢驗看看源義經是不是真的像小說和遊戲描述的一樣,是一個天才卻敗給了妒忌人才的親兄長源賴朝呢?

檢驗的第一步,就從義經的成名之戰── 一之谷奇襲戰開始。

被渲染誇張的一之谷之戰

「一之谷之戰」是日本中世紀以來傳頌千古的名戰役,也被稱為日本軍事史上的經典奇襲戰。作為這場震撼世人的戰爭策劃人,恐怕多年來都有不少人驚訝地問:源義經究竟是怎樣做到的呢?而作為歷史研究者,我們會問的是:「究竟是不是真有其事」以及「這個說法是怎樣流傳出來的」。

一之谷之戰就是一個很好的案例。

首先,在學者之間,「一之谷之戰」的名字不能說是完全正確,因為這個名稱是源於鎌倉時代初期成書的《平家物語》以及後來寫成的《義經記》。《平家物語》的內容夾雜著作者想像和自行補充部分,而《義經記》則是完全的故事類作品,因此,嚴格上來說,「一之谷」之戰在史學上不是嚴謹可取的用詞。

當然,這並不意味著「一之谷」是子虛烏有的名詞。

事實上,「一之谷」是確切存在的地方,位於今天兵庫縣神戶市須磨區一之谷町,。不過,問題是根據古地藉和史料的考證,「一之谷」有廣義與狹義的意思。廣義上來說,一之谷其實是一個很大的狹長區域,東西距離達十一公里;而狹義上來說,一之谷即是今天用來紀念源義經與一之谷之戰的「一之谷戰濱之碑」和它所在的一之谷一丁目至五丁目的戰場遺跡,而這個區塊僅為一千多年前當時廣義的「一之谷」的一小部分而已。

因此,《平家物語》等裡的「一之谷」只是一個曖昧概念,但卻給予後人一個貌似很確切又清晰的地點。更有甚者,我們跳脫物語的層次,按照當時的一手史料來看,可以推定源義經當時發動從後偷襲(後述)的地點根本不是一之谷!

一之谷與週邊地利關係圖

根據當時的高級貴族,時任右大臣的九條兼實的日記《玉葉》所載,「一之谷之戰」指的是平宗盛率領的平家軍於須磨灘潰敗的消息於二月八日傳到京都。首報是來自於義經軍團的傳訊,當中提到:

據報(義經軍)從後方進擊,攻陷丹波之城後,繼而攻陷一之谷。

義經是從後方配合從正面(福原=今天的神戶)攻擊的主將源範賴,前後夾擊平宗盛的平家軍。敏銳的讀者可能已經發現,如果根據《玉葉》的內容記載,義經率領的分隊於後方的一之谷(狹義)展開攻擊行動,但卻沒有提及為人津津樂道的「下險崖,行奇襲」之說。

史料中的「一之谷」之戰

如果我們忠實地解讀《玉葉》的原意,義經軍只是攻陷了「一之谷」,當時的一之谷設有平家軍守護後方的守寨,故此這裡提到的「攻陷一之谷」,乃指「攻陷一之谷(寨)」之意,不代表在那裡便發生了著名的下崖奇襲。

即便如此,為什麼我們說義經從後進擊平家軍的地點不是「一之谷」呢?

這裡我們便要提到一個重要的「關鍵」,那就是著名的鎌倉幕府官史──《吾妻鏡》。

熟悉鎌倉時代史的讀者,定必不會對《吾妻鏡》感到陌生。它是日本史裡,特別是武士時代裡,少有的系統性編纂的武士政權官史記錄。然而,即使是如此珍貴,《吾妻鏡》並非自源賴朝草創鎌倉幕府時便開始起筆的,而是在後來執權北條氏篡奪了幕府實權後,才著手編纂的。

因此,《吾妻鏡》在編纂源賴朝打下天下前後的情況時,難免使用事後書成,繼而在鎌倉時代流行的各種材料,包括上述的各種《平家物語》,再加上編纂者自行的理解和推斷而成。因此,《吾妻鏡》提到義經的「一之谷之戰」時,便出現了從現在來看十分奇怪的記述:

源九郎主(義經)先行率領勇士七十餘騎到達一(之)谷的後山。〔稱為「鵯越」〕

《吾妻鏡》提到的「鵯越」被描寫成一之谷的後山,感覺上距離與一之谷十分近,但事實上的「鵯越」其實距離一之谷(狹義)十公里之遙,而且兩者之間沒有明確的道路連接。因此《吾妻鏡》本身對於義經的軍事行動的理解和描寫,一開始就出現了誤解。

由於《吾妻鏡》受到歷代文人史家的珍視,在實證史學未成熟前,「鵯越」同等於一之谷的後山(注:實際上,一之谷後面的山應是鉢伏山或者鐵拐山)便成了鐵定的「事實」,繼而將錯就錯。

一之谷與後山(鉢伏山或者鐵拐山)地理關係圖

那麼,我們應該怎樣連接《玉葉》的「一之谷」與及義經發動奇襲的所在地「一之谷」的關係呢?

其實,如果我們重視一手史料的價值的話,《玉葉》接下來的記載起了關鍵作用。上面提到義經派人進京都,將戰報送呈給朝廷,九條兼實除了上面提到的義經和範賴的行軍情況外,還提到了一個重要的人物──多田行綱。

多田行綱沿山側行進,並直接從山側下山攻擊⋯⋯

我們重新綜合以上《玉葉》的說法,義經是攻陷了位於西方的一之谷寨,而範賴則從正面(東方)向平家軍進擊,而剛提到的多田行綱則是從北方的「山側」強攻而下。因此,我們可以合理推測:

  1. 義經在一之谷下斷崖,行奇襲的說法其實是虛構,或者說是後世人受到軍記物語的影響,將多田行綱的軍事行動誤當成義經的。
  2. 義經的確進擊一之谷,但並非從斷崖急落,而是攻擊一之谷那裡的平家守寨。

事實上,平家在壇浦之戰被消滅後,義經獲賴朝委任為駐京都代理人後,有明顯跡象地顯示他曾跟京都貴族提及須磨灘(包括一之谷)的戰鬥,並且輾轉在其他貴族之間傳播。

一之谷之戰的遺址(Source: Tak1701d [Public domain]

值得留意的是,以目前幸存的資料來看,貴族們聽到的戰鬥只提到義經從一之谷攻擊,沒有提到奇襲,也沒有提到下斷崖奇襲的部分。因此,我們更加可以想像當時義經的行動遠不如後世想像那樣出神入化,妙施奇計。

繼續閱讀:關原之戰兵敗後,真田昌幸和真田信繁父子如何度過被流放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