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乃徐徐即其衣」:一百年前震驚中國社會的新工作

無論是學生時代,或是出社會還沒找到工作的吃土時期,「打工」都是一個補貼生活開銷的好方法,像老ㄕ自己就曾經在餐飲業以及工地打過工。除了賺錢,工作中的親身經歷,聽別人說自身的打工經歷,都是增廣見聞的好機會。

這其中我聽過最具特色的打工,是 Youtuber 呱吉(也就是現在的台北市議員─邱威傑)曾經擔任過的人體模特兒。之所以印象深刻,倒不是說這份工作有多麼驚世駭俗,而是它那每小時 600~700 的薪水實在高的吸引人,畢竟我在高中教一堂課的鐘點費也不過 400 元。

我對這一行感到興趣並去調閱資料時,發現這一種工作的緣由可以從民國初年開始說起了……

民國之始的 1912 年 1 月,上海圖畫美術院創立(1921年始改名為上海美術專科學校,簡稱上海美專),並在 1915 年於西洋畫科開設人體寫生課程,然後……根、本、沒、有、模、特、兒!

人體模特兒有非常辛苦的地方,那就是:不能動。依目前網路上可以找到的經驗分享,模特兒必須用同一姿勢站立或坐著 2~3 小時,就算是個精壯男子,也累個腰酸背痛。但真正讓當時人望之卻步的主因還是:模特兒得克服在大庭廣眾下脫光的心理障礙。就算在現代,進行裸體寫真時都得先清場,更何況當時是清末民初,傳統文化還非常濃厚的年代。

所以學校最初找來一位綽號「和尚」的15歲男童作為模特兒。這雖然是中國人體模特兒值得紀念的開端,但學生很快表示:「老師,他太小了(我說的是身材跟肌肉),這樣很難畫出美感呀!」於是當時學校的副校長─劉海粟就決定「重賞之下召集勇夫」,而且來人只需要半裸演出,有位勞工兄弟就在高薪的誘惑之下,興高采烈的就職並賣力配合的擺出各種姿勢。

年輕時的劉海粟。

如此過了幾個月,有一天劉海粟問男模特兒:「最近工作還適應嗎?」「適應。」「好,那我們今天開始調整一下業務內容,你全身都脫了吧!」沒想到男模特兒瞬間炸鍋了:「X 的!你要我脫光?變態!」之後立馬離職走人。

眼看循序漸進的招數不管用,劉海粟索性懸賞重金招攬自願獻身的裸男,而所謂的重金應該真的很誘人,因為劉海粟形容當時「應者絡繹」。這些漢子們在進入畫室之前,每個都勇氣百倍,準備解放束縛好賺滿荷包。結果真正走進畫室,看到一群對自己肉體發生飢渴眼光的學生,再聽到劉海粟深情款款地說:「脫吧!」這些男人立刻就認聳不幹了。

如此狀況大約發生了 20 多次(看來應徵者真的很多),讓劉海粟增加一個新的應徵條件:「毀約的人要罰錢!」

此時,一位男子現身了,他堅定的表示:「行!我可以。」

「確定齁,臨時落跑要罰錢喔。」

「沒問題,絕不臨陣退縮。」男子依舊堅定表示。

於是,劉海粟便領著這位勇者進入畫室,沒想到才剛一踏進門,男子就說:「我情願罰錢……」

劉海粟一聽大怒,質問男子:「你為何自願罰錢?」男子回答:「人眾之前要使我赤暴其體,實難如命。」劉海粟追問:「你身體有疾病乎?」答曰:「無。」劉海粟說:「沒病幹嘛不敢露?身體是人之皆有,衣服是保護身體之用,又不是你身體見不得人才要穿衣服遮掩。好好事不干,還要罰錢,可合情理乎?」

男子心裡一陣糾結,畢竟自己簽了合約,而且也賠不起錢。於是他尋思片刻,終於慢慢地脫衣。劉海粟日後回憶:「乃徐徐即其衣,漸露出緊結之肌肉,表白一種高雅之曲線。惟其怕羞,肌膚乃透出玫瑰之色彩,作不息之流動。益使初者驚奇,此乃壯年模特兒之創始人也。」

事情到此完結了嗎?才不!接下來,劉海粟更提出讓人對他破口大罵到「真藝術叛徒也,亦教育界之蟊賊也」的聲明:「我要找女模特兒!」

1920 年 7 月 20 日,學生聚集在畫室中,他們看到平常熟悉的講台今天竟然被一道簾幕遮住。接著,劉海粟走到簾幕旁說:「我校開辦人體寫生課已經有 5、6 年的歷史,最初我們只有聘請到男孩,後來以高薪才請到成年男子為模特兒,而今天,我們終於請到一位願意為藝術獻身的勇敢女性。」

說完,劉海粟拉開簾幕,一位全身赤裸的年輕女性就此登場,同時,所有學生起立一同跟著劉海粟向她鞠躬敬禮。女模的名字叫陳曉君,是一位農村女性,接下來的三天,她擺出各種姿勢,讓上海美專的同學用畫筆勾勒出眼前及心中的美景結合。

上海美專臨摹女性模特兒。

但到了第四天,當所有人都等著陳曉君的身影,他們卻發現模特兒不見了!當眾人議論紛紛時,門衛卻拿著一張紙條的給劉海粟說:「剛剛有位神色不安的小男孩叫我轉遞這張紙條,說:「我姊姊有話要跟你們說。」

原來曉君姑娘做模特兒的事被家人知道後,她老爸氣得把她打到遍體鱗傷,並把她鎖在一個小房間不准再出門一步,只好請她弟弟傳達她無奈的現狀。

「哇?那今天沒模特兒,咱們要畫什麼?」

正當所有學生都在疑惑時,劉海粟突然衣服一脫,全身就剩一條內褲,然後大無畏的說:「我其實很早就想為藝術獻身,今天也算是完成我的心願了,大家就畫我吧!」(老ㄕ曰:劉海粟 94 狂!但我覺得你應該把內褲也給脫了,畢竟你以前也曾經叫人脫光,那才叫了不起負責呀!)

晚年的劉海粟。

從當年的敘述,不難看出裸體模特兒這份工作對當時的人來說心理上該有多負擔,當時大眾非議的程度,甚至鬧到昔日一度制霸東南的軍閥──孫傳芳,都跑出來宣稱:「生人模型,東西洋固有此事,唯中國則素重禮教,千年前軒轅垂衣裳而治,即以袒裎為鄙野……為維持禮教,防微杜漸計,實有不得然者,望即撤去。(簡單翻譯:咱們中國自黃帝以來就穿衣服,現在你搞裸體寫生實在很沒禮貌!)」

那到底上海美專要付多少薪水,才能讓人頂下社會壓力去接下這份工作呢?

很可惜的是,老ㄕ沒查到男模特兒的薪水,但幸好有不少資料可佐證女模特兒的薪水。1926 年,閘北市議員姜懷素曾說:「上海美術專門學校利誘少女以人體為諸生範本,無恥婦女迫於生計,貪 3、40 元之月進,當眾裸體,橫陳斜倚,曲盡姿態,此情此景,不堪設想。」

上海美專臨摹女性模特兒照片,果真是「當眾裸體,橫陳斜倚,曲盡姿態」 。

上海縣教育局則調查出一名女模特兒的薪水是「每月 30 元」。現存上海市檔案館的《上海美專帳冊》則在 1922 年 8 月 10 日記載:「付女模特兒廿三天,洋 23 元。」我們可以從這些資料推斷女模特兒的日薪是 1 元。順帶一提,1918 年的陰曆 4 月 21 日則有紀錄「付寫生小孩洋 0.6 元」,可見小孩比較廉價。

那麼在當時,日薪 1 元,月薪 30 元很多嗎?

這時我們就要從兩個方面來比較,一個是跟當時其他職業的收入相比,另一個則是用購買力來推算女模特兒的收入。

先以職業來相比,根據《近代上海城市研究》一書指出,當時各機關或學校中英文打字員的月薪在 30 元以上,上海市小學教師月薪則在 41 元左右,而教師在當時是高級職業(哪像現在……嗚嗚嗚)。若與勞力型工作相比,根據《上海史》一書記錄,滬東地區的紡織工人日薪是 0.5 元,較為高級的機械工人和絲織工人可達 0.8 元,這些工人每天都要工作 12 個小時以上(真的是在賺辛苦錢呀)。另外,當時被認為是時髦象徵的咖啡店女服務生,月薪約為 10.5 元。如果再對照蕭子升,這位老毛同鄉兼年輕好友,在其著作中描述年輕的毛澤東在北大圖書館當管理員時,月薪是 8 元,女模特兒的收入可說是高人一等。

再以購買力來看,1920-1925 年,1 元在上海的購買力為:9 公斤的白米或 3.5 公斤的豬肉。現在超市中,3 公斤的白米大約 150 元,大家可以以此進一步估算民初的 1 元相當於現在 450 元新台幣,到了 1926 年,1 元在上海可買 8 公斤白米,購買力略為下滑,但以當年花費,30 元月薪的收入可供應四口之家的溫飽。

以上資料,最初只是為了好玩才去了解,但真的了解完,我最大的感觸是:三百六十行,各有各的忙,不論哪一份工作都有其中的甘苦。說到此處,我突然想起一部經典港片在片尾的一段自問自答:「你知不知道做人這麼辛苦是為了什麼?就是為了吃飯。」這話雖然說的很功利,但也點出了工作對人的最基本價值。而我認為,能夠養活自己甚至能夠成長到供應他人所需,是平凡、辛苦但也帶著一股扛起責任的帥勁呀!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