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標竿,一個制度的創始人,也是兩千年來中國史重要本質──秦始皇

秦始皇征服六國,分別是韓、趙、魏、楚、燕、齊六國,後來還北征匈奴、向南討伐南越。對於當時的人而言,這就是他們的世界,所以秦始皇不只是戰勝了六國,而是贏了「天下」。「天下」究竟在哪?當時的人心目中如何看待如此龐大的統一事業呢?

《史記·卷六·秦始皇本紀》古籍刻本(Source: wikipedia)

所謂的「天下」和「四海」等辭彙在西周的文獻中經常出現,例如:《尚書‧大禹謨》記堯「皇天眷命,奄有四海,為天下君」、《尚書‧益稷》中有「光天之下,至於海隅蒼生,萬邦黎獻」。下至春秋時代,我們可以看到《論語》中有「巍巍乎舜、禹之有天下也而不與焉。」除了「天下」,當時還流行「四海」的概念。如果我們仔細推敲古典文獻中的意涵,可以發現其中沒有實質地理學上的意思,無法在實際的地點上找到。而從《中庸》中的「天之所覆、地之所載」可以看到將世界都當成「天下」。

然而,從西周到春秋戰國時代,當時華夏族群的互動範圍越來越大,他們的「天下」隨著勢力範圍的擴展,慢慢的摸索出了一個邊界。尤其是在春秋戰國時期,中原諸國和周邊的族群發生不少的衝突,衝突是刺激族群意識發展的重要原因。在互動和交流中,到了戰國時期,中原國家已經逐漸地了解到自己的世界,「天下」從一個模糊的概念,慢慢的具體化。

因此,秦不只征服六國而已,而是征服了當時的世界。當取得如此龐大的地域時,就要開始要規劃這個世界的藍圖。六國剛滅亡時,秦朝「王天下」,以往的所有王朝從來沒有統治天下的經驗,所以在朝政上想要解決的問題就是該用什麼樣的體制才能符合新建立的政體。

丞相王綰結合以往的歷史經驗,認為應該要分封王子為諸侯王,在邊區鎮守,讓這些諸侯守護中央,結合郡縣制與封國制。然而,廷尉李斯則認為以往的歷史經驗不足取,周朝分封子弟到各地,結果隨著時代往下,越來越疏遠,到最後有如仇敵般的相互攻擊,所以應該完全採用郡縣制。秦始皇採用李斯的建議,將天下分為三十六郡,後來新征服的地方也設置郡縣,全國一體採用,確立中央集權的制度。除此之外,秦始皇為了方便統治,統一了貨幣、文字、車軌與度量衡。秦始皇的措施影響往後兩千多年的歷史,達到政治與文化實質上的整合。

由於秦始皇達到前所未有的功績,結束數百年的分裂後,認為自己的功德高過以往歷史上偉大的三皇、五帝,皇和帝在此之前是作為分開的稱謂使用;皇通常是作為祖先、神和偉大統治者的意思,而帝一般也被作為偉大統治者的意思,秦始皇便將「皇」和「帝」合併以表明自己的偉大,自己為「始皇帝」,希望將帝國傳諸萬世。

秦帝國只傳到二世,但作為建立皇帝制度的人,秦始皇開啟了兩千年的帝制。所謂的「百代猶行秦政法」,不只是秦的政治制度,還有法律規範,以及由秦所建立的統一措施。秦末大亂後,劉邦和項羽兩強的征戰,最後由劉邦獲勝。繼承秦帝國的漢,以往認為劉邦屏除秦的嚴酷法令。然而,透過最近出土的文獻資料,改變了以往的看法。

漢帝國是秦的繼承人,「漢之法制,大抵因秦」。透過繼承皇帝的稱謂,也繼承了後面的統治制度和觀念。從郡縣制、禮儀和文化,無一不繼承秦的制度。漢武帝可以說是秦始皇的愛慕者,無一不學秦始皇,而且還更進一步的深化中央集權措施。

秦始皇(Source: wikipedia)

司馬光曾說:「孝武窮奢極欲,繁刑重斂,內侈宮室,外事四夷;信惑神怪,巡遊無度, 使百姓疲敝,起為盜賊,其所以異於秦始皇者無幾矣。」點出了漢武帝和秦始皇之間沒有什麼差異。或許可以說秦開創皇帝的制度,漢帝國繼承後,在其基礎上讓皇帝制度和相關的組織更加完整。後世的朝代對於皇帝制度也是繼承,因應不同時代的需求加以變革,萬變不離其宗,所以柳宗元才會說:「秦制之得,亦以明矣。繼而帝者,雖百代可知也。」即使是外族建立的清朝,清末的維新志士譚嗣同也說:「二千年來之政,秦政也。」

秦始皇的影響力不只兩千年,在一九一二年共和建立後,還是有很多統治者想要追隨他的步伐,從秦始皇的措施來思考中國的政治,像是毛澤東就留下很多討論秦始皇的文字。秦始皇成為皇帝和想像皇帝的一個來源,有些皇帝罵他、有些皇帝學他,但心中都有一個他。

他是一個標竿,一個制度的創始人,也是中國歷史重要的本質。

繼續閱讀:清朝詔書大發現!皇帝們原來這樣想
中國為什麼需要皇帝?是過去式嗎? 我們如何思考皇帝對當代的影響? 皇帝夢為什麼那麼吸引人? 兩千年的帝制,是中國歷史最重要的一部分,或許也影響著我們的未來。 ◎秦始皇一統六國,建立中國史上第一個帝國秦朝以來,皇帝就成為帝制中國統治者的稱號。 ◎宋代的宰相並不是一人,應該視為以宰執為主的行政團隊,皇帝的行動並沒有想像的自由。 ◎清代因為奏摺制度的實施與軍機處的創建,權力集中因而被視為中國歷史上皇權獨裁的顛峰。 ◎清末民初的中國社會,「皇帝」從不可缺漏的核心,成為應該被放棄的選擇。

參考書目

  1. 杜正勝,《編戶齊民》,臺北:聯經,1990。
  2. 邢義田,《天下一家:皇帝、官僚與社會》,北京:中華書局,2011。
  3. 胡川安,〈由成都平原看中國古代從多元走向一體的過程〉,臺北:臺灣大學歷史系碩士論文,2006。
  4. 張分田,《秦始皇傳》,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2016。
  5. 蕭璠,〈皇帝的聖人化及其意義試論〉,《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六十二:一(一九九三:三),頁一—三十七。
  6. 鶴間和幸,《始皇帝的遺產:秦漢帝國》,臺北:臺灣商務印書館,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