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託鬼神的臺灣早期傳染病──瘧鬼

近來,武漢肺炎的疫情在全球延燒,新聞報導無不大肆宣傳病毒的感染途逕。病毒透過接觸、飛沫傳染,甚至可以從眼睛進入。臺灣史上,不乏多種的傳染病,如瘧疾、霍亂、傷寒等。雖然在科學昌明、民智已開的今日,我們能夠以醫學來治療傳染病,但在過去的社會,每當惡疫橫行,人們習慣將其臺灣過去關於瘧鬼的記載,大多存在於詩作,認為是鬼神作祟,才導致如此嚴重的疫情。

而「瘧鬼」,就是將傳染病的症狀,假託鬼神的其中之例。對於「瘧鬼」,近期的公視連續劇《妖怪人間》的導演馬毓廷將這麼說:

瘧鬼:「行如虹蝶,體狀如蟲,雙翅如掌大。所到之處,瘧疾遍布,沾、染織人如墮獄火、數千毛孔,恐汗滴、珠病患起先如常,接數日之內張嘴於房間內暴死、藥石、罔效,因不見其貌,乎其為鬼,降臨之家,有鬼伺隙,不出幾日,必有災厄,眾蝶出則家門盡決死數代」。
(圖片來源:世界柔軟提供)

從字面上來看,瘧鬼的外型近似蝶類,而瘧鬼所沾染之人,數天內會張口暴斃而亡。無論用什麼方法治療,都不會有效果。每當家戶中有蝶類飛出,則此家必有人亡。「瘧鬼」具有戲劇成分,實際上,瘧疾的致病原為瘧原蟲,由矮小虐蚊叮咬傳染。主要症狀為發燒、畏寒、顫抖冒冷汗。儘管瘧鬼具有神話的成分,但如同許多神話、傳說的形成,絕對是其來有自,而過往的史料的確也有紀載。

《妖怪人間劇照》

那麼,「瘧鬼」一詞背後,究竟有何歷史脈絡呢?

臺灣過去關於瘧鬼的記載,大多存在於詩作。1891 年,湖南人唐贊袞調任臺澎道兼按察使,其後補台南知府。唐贊袞著有《台陽見聞錄》紀錄了臺灣民俗與風景。而他的詩作中,多次出現「瘧鬼大悟廢然返,伎倆止此毋庸驅」、「瘧鬼雖已遁,猶復事偷覷」。若從字面上來分析,這兩首詩描述的,極有可能是唐贊袞自身的瘧疾病況。[1] 唐贊袞並沒有描述瘧鬼的外型,所以我們也無法比對此「瘧鬼」和《妖怪人間》中的瘧鬼形像是否相符。

唐贊袞在清治末期來台,沒多久臺灣進入日治時期,然而,「瘧鬼」並沒有隨著政權交替而消失。仍出現在日治時期臺灣仕紳的詩作中。日治初期的《台灣日日新報》,就曾出現一則探討瘧鬼的新聞。以下為該報導內容摘錄:

昔人言,瘧有瘧鬼,此說盡妄然,藉此以坐詩,詩家詩料是甚有趣,此雖未能直覺其有,亦無容力辯其無,近頃,台中地方瘧病大發,幾於無處不有,某某詞客作亦詩以示瘧鬼云。[2]

〈台中雜件〉《台灣日日新報》1901年8月17日,6版。

這篇文章的作者是誰,何以質疑瘧鬼,礙於史料限制而無法得知。但若從文字推敲,不難理解報導的用意在質疑瘧鬼的存在。日治時期的臺灣仕紳詩作中,也有數首提到「瘧鬼」。像是林拱辰的「但願新詩除瘧鬼,免教鴛夢恨難成」、莊龍的「但願吟詩驅瘧鬼,曉晴遊遍蔚藍天」、楊爾材的「卻喜談詩驅瘧鬼,勝教飲藥問倉公。」從字面上來分析,林拱辰、莊龍、楊爾材可能和唐贊袞一樣罹患瘧疾。

從詩作的描述,或許難以體會罹患瘧疾的感受。然而得瘧疾到底是什麼感覺?

根據衛福部網站的傳染病介紹,瘧疾最主要的症狀是發燒、畏寒、顫抖,再來冒冷汗。嚴重者可能會出現脾腫大、黃疸、休克、昏迷等症狀。[3]林獻堂曾在日記中,多次記下自身罹患瘧疾的感覺:

瘧疾
昨夜十時餘歸自台中,頗覺身上不快,即就寢。十一時覺惡寒,雖蓋薄被,尚不能溫,至午前二時夢醒,再蓋重被,十數分後方發汗。八時餘請水來診察,取血檢查,決定為瘧疾。服藥後,耳鳴頭眩,身体疲倦,幸無發熱。夜捷修來坐談數十分間[4]

從林獻堂的日記可知,其妻楊水心,其子林猶龍、林攀龍都曾罹患瘧疾。症狀輕重不一。林獻堂也久病成良醫,曾經只看面色,就判定佃農阿籃罹患瘧疾,日記裡記載:

佃人阿籃來,余觀其面色,料必患瘧,問之果然,乃囑秋福到水來處取藥使其服之。[5]

整個日治時期,瘧疾曾多次在各地爆發。除了以上霧峰林家成員的經驗之外,在《台灣日日新報》上也可見到多年來瘧疾在各地的疫情,以及台灣總督府如何防治瘧疾。對於瘧疾的病況,台灣總督府也有逐年紀錄瘧疾門診、住院人數的統計書,以《台灣總督府第四十六統計書》為例,這一年島內因瘧疾而住院的患者有 860 人,門診人數有 1790 人。[6]整個日本時代,自始至終,台灣總督府都未能根除瘧疾,瘧疾的根除一直得等到 1965 年。[7]

有趣的是,抗瘧藥物的奎寧,在近日因武漢肺炎而又受到關注。美國總統川普甚至直言抗奎寧是上天的禮物,不過有美國民眾聽信川普的言論服用奎寧,導致一人死亡一人重病的結果。

日治時期,台灣總督府的各種衛生與防疫措施,雖未能根除所有的傳染病,但卻改變了臺灣公衛環境與臺人疾病觀。而從「瘧鬼」到「瘧疾」,多少也象徵了臺灣醫療衛生的近代化。


[1] http://xdcm.nmtl.gov.tw/twp/d/d01.htm 《智慧型全臺詩知識庫》(2020年3月28日瀏覽)

[2] 〈台中雜件〉《台灣日日新報》1901年8月17日,6版。

[3] https://www.cdc.gov.tw/Category/Page/Iqx3j9OdRDcMYoPT1bqDjg 衛福部疾病管制署疾病介紹(2020年3月28日瀏覽)

[4] 林獻堂著;許雪姬等編註。「灌園先生日記/1932-05-09」,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臺灣日記知識庫,上網日期:2020年03月28日,http://taco.ith.sinica.edu.tw/tdk/灌園先生日記/1932-05-09。

[5] 林獻堂著;許雪姬等編註。「灌園先生日記/1929-08-23」,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臺灣日記知識庫,上網日期:2020年03月28日,http://taco.ith.sinica.edu.tw/tdk/灌園先生日記/1929-08-23。

[6] 台灣總督府,《台灣總督府第四十六統計書》(臺北:台灣總督府,1944),頁225。

[7] 許峰源,〈戰後初期台灣地區的瘧疾防治〉《台灣學研究》第20期,頁69-110。

參考書目

  1. 陳力航訪問、陳力航記錄,〈張辰漁先生訪談紀錄〉,未刊稿,訪談日期2020年3月28日。
  2. https://www.cdc.gov.tw/Category/Page/Iqx3j9OdRDcMYoPT1bqDjg 衛福部疾病管制署疾病介紹(2020年3月28日瀏覽)
  3. http://xdcm.nmtl.gov.tw/twp/d/d01.htm 《智慧型全臺詩知識庫》(2020年3月28日瀏覽)
  4. 台灣總督府,《台灣總督府第四十六統計書》(臺北:台灣總督府,1944)。
  5. 林獻堂著;許雪姬等編註。「灌園先生日記/1932-05-09」,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臺灣日記知識庫,上網日期:2020年03月28日,http://taco.ith.sinica.edu.tw/tdk/灌園先生日記/1932-05-09。
  6. 林獻堂著;許雪姬等編註。「灌園先生日記/1929-08-23」,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臺灣日記知識庫,上網日期:2020年03月28日,http://taco.ith.sinica.edu.tw/tdk/灌園先生日記/1929-08-23。
  7. 許峰源,〈戰後初期台灣地區的瘧疾防治〉《台灣學研究》第20期,頁69-110。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