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洲國史上的首次國慶大典
作者: 張餘生
編按:
對今天生活在臺灣的人來說,滿洲國的過去或許有那麼一點遙遠。
除了透過小時候的教科書知道它是日本侵略中國時所成立之魁儡國外,所知有限。所幸近來市面上有越來越多以滿洲國為主題之書籍,且觀點亦較以往教科書式的呈現來得多元並茂,在在顯示今天有越來越多的讀者想認識不一樣的滿洲國。

前陣子十月的國慶剛過,就讓我們來看看當年滿洲國究竟是怎麼慶祝(或者「被」慶祝)國慶的呢?日本人、滿人與當時的中華民國,又在其中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

透過當年這些匿名或化名的東北研究會成員們所收集的資料,與他們那深具中國民族主義的觀點所集結而成的史料集《倭製滿洲國:中國民族主義者眼中的他者》,我們可以對當年滿洲國第一屆國慶日的情況略知一二:

偽國運動之第一日

2 月 27 日瀋陽舉行偽國運動之「市民大會」,是日為我東北「亡」後,正式發喪開弔之日,舉凡我東北到處民眾,無不痛心疾首,其被迫參加偽國運動之人,形同囚犯,苦不堪言,直不如喪家之犬,惟有任日人擺布而已,是日晨起,日本飛機即翔空散發傳單,日本警憲亦活動非常,而不堪入目之傳單標語隨處皆是。

偽國運動標語

(一)我們的希望:用王道主義建設國家。

(二)我們的要求:以精神的文明來建新國家。

(三)廢除苛政旅行仁政是新建設國家的使命。

(四)新建設國家的責任是解除人民的痛苦。

(五)我們應請願的就是王道仁政。

(六)我們用全力來擁護新設的國家。

(七)新建設國家最重大的使命!就是永久和平。

(八)建設國家施行仁政解除痛苦促進文明。

(九)我們唯一的希望用王道主義建設國家用精紳文明改革本市。

(十)除舊布新發政施仁。

(十一)新建設國家的行政整理財政振興實業普及教育發展工商。

此外各商戶均插有「慶祝新國家成立」之紙旗,會場假南市場商埠大舞台,以上午十時至下午四時為開會時間,是日天氣嚴寒,雖經先期廣事宣傳及迫令各商號參加,但屆時參加者仍屬寥寥,自漢奸趙欣伯主持開會,將事前備妥之決議文「奉天全體市民希望新國家早日建設以蘇民困而行仁政」,臨時提出,一般市民尚不知所為何事,僅由趙欣伯無匆匆讀過,即以此為市民要求建設新國家之決議,斯誠一幕偽造民意之滑稽劇也。

偽國運動之第二日

2 月 28 日為各縣代表大會,此次所謂參加偽國運動之各縣代表,均為各縣自治指導部預為賄買者,除每日給以金票二元至十元之工資外,並許以種種利益,至於遠方代表更予特別報酬,如黑龍江為金票五百元,吉林為三百元,長春為二百元不等,先後由日人監視來瀋,美其名曰招待,實則恐其潛逃也,更有一部分來自遼西者,男女老幼二百餘人,日方稱為遼西八縣代表,其實均為被騙而來,先是錦州戰後,即有救濟會之組織以救濟戰地被難同胞為目的,是時日方騙令該會進省請領賑款,該會即攜同男女老幼二百餘人來省請賑,及至省城日人迫令參加建國運動,名之為遼西代表,每人除給少數之工資外,發給布製長衫一件,以免有得觀瞻,日人對於偽國之用心,可謂無微不至,是日開會假偽國運動總機關「自治指導部」(前同澤女校)為會場,午前十一時開會,由漢奸謝桐森主席(偽瀋陽縣長),並全體唱建國歌,旋選舉議長,謝桐森當選後,即將日方早經備妥之議案逐條讀過,未經討論,即公布全體通過,所謂偽國運動各縣代表大會,即此閉會矣。

滿洲國執政就任式(Source: wikipedia

偽國運動之第三日

亦即為最後之一日,為偽國運動滿蒙大會,是日正午十二時開會,仍假自治指導部為會場,主席仍為謝桐森,日軍部仍派三宅參謀長出席監視,是日日方出席人數陡增,計約二百餘人,為前二日所未有之數,足見日人對於偽國之關心也,臨時將在瀋之喇嘛數百名,強迫出席,名為蒙古代表,會場亦較前二日,略為裝潢,開會後首由謝桐森宣讀「全滿促進建國聯合大會宣言」後,偽國運動示威遊行,遂即開始,一路在軍警監視下逕往關東軍部請願,日人沿途叫囂,一若表示已成功也者。

偽國運動遊行與一群囚犯被押赴刑場之情形絕相似,日方軍警憲全體動員,該隊第一輛車手持偽國旗者為日人鶴原義,身著華服,其餘各車均有日人化裝,混充所謂「代表」,沿途散發傳單標語,並有日人用號筒演說,惜皆日語,無人聽懂,出「自治指導部」經省政府,再出大西城門,直至南滿站關東軍部,到後即推日人所豢養多年早已備妥之傀儡曲孟同(南滿醫院醫士),假充代表覲見本庄,並呈遞請求援助建國之請願書,旋即由日人領導狂呼滿洲國萬歲,日本萬歲而散,此為簡略之經過也。

一個月後,愛新覺羅‧溥儀滿洲國於滿洲國首都正式就任滿洲國之立憲君主,而其情景也被《倭製滿洲國:中國民族主義者眼中的他者》的原作者們給截錄了起來:

傀儡登場記

傀儡表演之舞台,係假長春榷運局舊址,事前略事修葺,外牆係灰色,塗以各色標語,堂中北側中間,置傀儡就座之位,座前有播音台,台右台左,為遜清遺老及一等漢奸之席,再前之右方,為本莊國自己來賓席,左方為外國來賓席,二者之間,前為行政委員四人之席,再前為蒙古王公之席,此席之前,左為軍閥席,右為政客席,最前為二十名之所謂民眾代表席,傀儡之後,為新聞記席,限制甚嚴,參加者,均日人,自家做戲與自家看,是日參加者,均以黃色大花為標識,無此標識者,不准入內,

上半十一時二十分,鄭孝胥,羅振玉,商衍瀛,寶熙,陳曾壽,胡嗣瑗,萬繩拭,林棨,王季烈,王寶善,趙景祺,毓善,及蒙古齊王等,叩見溥儀間有垂大辮之遺臣,向之行跪拜大禮者,其餘如張景惠,臧式毅,熙洽,張海鵬輩,及傀儡執政之太上皇關東司令官,皇叔滿鐵總裁等,亦先後到場下午三時贊禮王大中等導引各人入班,傀儡時御西式禮服,戴玳瑁邊新式眼鏡眾乃行三鞠躬禮。途由張景惠捧偽國璽,熙洽捧偽執政璽,進而恭呈;揖而退,次由偽行政委員會致頌辭,傀儡起立宣讀就任辭,讀畢,即退席,旋即行祝宴,大呼萬歲等之口號,傀儡執政,就任之簡短宣言,及就任辭如左:

宣言

人類必重道德,然有種族之別,則抑人揚己,而道德薄矣,人類必重仁愛,然有國際之爭,則損人利己,不仁愛薄矣,今吾立國以道德仁義為主,除去種族之別,國際之爭,王道樂土,當可見諸事實,凡吾國人,望共勉之。

  大同元年三月九日

滿洲國執政宣言

就任辭

予以津亂,避地海濱,辱承眾情推戴,固辭不獲,暫領執政,當茲地方凋敝,盜賊多有,局勞間危,百廣待舉,能薄能鮮,其何能任,所與天下共見者,惟此區區救民之心而已,舉賢任能,無敢黨偏,信賞必罰,無從罔從,敦睦鄰邦,無敢詐虞,撫愛民眾,無敢欺侮,凡吾境內,一視同仁,無敢歧異,崇禮教以正風俗,行節儉以蘇困窮,兢兢業業,無敢怠荒,昔後唐明宗,曾焚香禱天,願早生聖人,以救百姓,予以敬本此心;暫持難局,以待能者,天日在上,其共鑒之。

  大滿國大同元年三月九日

溥儀

滿洲國皇帝溥儀(Source: wikipedia
「九一八事變」後,一批反對滿洲國的中國民族主義者,四處網羅所能找到的材料,試圖證明滿洲國存在之「人為」與不合法性。 如今這群人的身分已不可考,但是他們所留下來的史料,卻讓今人得以一窺當年中華民國、滿洲國、日本國三種不同的觀點,是如何在中國民族主義的浪潮下被呈現。 一本珍貴的民國史料集,值得對東亞史、民國史、中日關係史有興趣之讀者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