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單之後】走在信仰的道路上──小田部三平的藝術與宗教
小田部三平 入選台展第四、五、九、十回
府展第一、三、六回

恬淡自然的風景

小田部三平,《風景》,1931。
圖像來源:台灣美術展覽會(1927-1943)作品資料庫

澄澈的天空下,離蔚的樹木交錯並置,四周瀰漫著溫潤的水氣,沿著緩坡向上行,直入眼簾的是一棟簡樸的洋房,恬靜地座落在翠柏的矮林中,一旁佇立的高聳電線桿好似肅穆的十字架,顯示了近代化的痕跡,畫家淋暢的筆觸描繪出柔和的自然之景。此幅入選第五回台展的小品,出自在臺日人──小田部三平。小田部的畫中沒有華麗的建築、雄壯的山容,反倒是詳實地勾勒出季節的細微變化與樸質的風景,流露著恬淡自然的祥和之感。

不只是畫家,一窺日治時期長老教會的生活面貌

我們或許都曾佇立在美術館的畫作前,細細品味著畫筆構築而成的斑斕世界,透過畫家之眼看見過往的時代,但你是否想過當畫家放下畫筆後,會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呢?

日本時代的臺灣自 1927 年起開始舉辦「台灣美術展覽會」,入選官方比賽即代表藝術家的實力受到專業肯定,也使畫家們躍躍欲試,但我們經常忽略一點,入選官展的作品不全然是出於職業畫家之手,其中也不乏熱愛藝術的業餘畫家,小田部三平便是其中一例。小田部三平除了是畫家外,還有個特別的身分──台北幸町教會(今濟南基督長老教會)的長老。[1]

台北幸町教會(又名台北日本基督教會),於 1916 年建成,由臺灣總督府營繕課的知名建築師井手薰設計,為日治時期在臺日人的重要教會。
圖像來源:國家圖書館,風景明信片中的臺北精選特展

跟著小田部三平活躍的身影,我們可以一窺日治時期長老教會的生活面貌。長老是教會中的核心人物,需要管理堂會內外的事務,並推動各項福音工作,像是在內台信徒的聚會中擔任司儀、主禱、演講、宣教等,還曾變身導遊帶領信眾前往金瓜石春遊呢![2]除此之外,小田部三平開設〈牧師的側臉〉(教役者の橫顏)專欄,書寫臺灣佈道者的生命故事與貢獻,並配上其繪製的肖像插畫。[3]他也特別注重兒童的信仰及品格教育,其成立的「基督教童話協會」[4] ,以戲劇、童謠、連環畫劇、傀儡戲等趣味的互動方式,使孩童認識基甸之劍等聖經故事[5],帶領台灣基督教青年會(YMCA)於官方活動[6]中成果發表。

小田部三平與萱島泉、川平朝甫設立基督教童話協會的兒童集會照。
圖像來源:〈コドモの會〉,《台灣青年報》第 94 號,1937 年 5 月 5 日,第 2 版。
小田部三平開設「牧師的側臉」專欄,介紹長老教會系統的佈道者。
圖像來源:小田部三平,〈教役者の橫顏〉,《台灣青年報》第 105 號,1937 年 4 月 5 日,第 5 版。

貫徹信仰的藝術觀

小田部三平曾於《台灣日日新報》發表〈藝術與宗教〉[7]一文,以宗教與文化的角度,闡述藝術曾經因宗教而發達,直至十九世紀人們失去了信仰才對藝術產生純粹自由的繪畫使命。但小田部三平認為,真正的藝術必須如流經砂土後仍湧出的清泉般,是素樸的熱情與真實的產物,更是信仰的惠賜。人們能做的便是以繪畫、雕塑、文學、科學等不同的形式來傳達感恩,將永遠的生命具像化。事實上,小田部三平留存的畫作檔案中,從未直接以宗教題材創作,其藝術觀是以虔誠的心去感受,將信仰貫徹於生活中。

小田部三平,〈安平風景〉,1938。
圖像來源:臺灣美術展覽會(1927-1943)作品資料庫

小田部三平雖然曾七度入選台府展,但其繪畫並沒有特別受到畫壇及藝評家的矚目,我們僅能透過有限的史料,揣摩畫家身在變化無常的時代下之心境。小田部三平遣返回日本後,任職於國際基督教大學事務所[8] ,並編輯《神的家族:回想台北日本基督教會》兩冊,書中紀錄幸町教會的發展、當時傳教士與殖民政府間的衝突[9] ,留下研究日治時期臺灣基督教的史料,繼續走在信仰的道路上。不知道他是否仍如當年紀錄下臺灣綺麗的自然景致般,持續提筆繪下東京三鷹迥然的風情呢?

小田部三平,《植物園小景》,1930。
圖像來源:臺灣美術展覽會(1927-1943)作品資料庫

#名單之後088

延伸閱讀:「期待藝術上的福爾摩沙時代來臨,我想這並不是我的幻夢吧!」──台灣教育會館與台灣近代美術的起步

[1] 臺灣基督長老教會濟南教會,台北幸町教會歷任長老,www.chi-nanchurch.tw/organization/presbyterian/02。(點閱日期:2020年3月7日)。

[2] 小田部三平,〈金瓜石ハイキング〉,《台灣青年報》第 82 號,1936 年 5 月 5 日,第 2 版。

[3]小田部三平,〈教役者の橫顏〉,《台灣青年報》第 105 號,1937 年 4 月 5 日,第 5 版。

[4]〈コドモの會〉,《台灣青年報》第 94 號,1937 年 5 月 5 日,第 2 版。

[5]〈童話紙芝居による子供の會〉,《台灣青年報》第 106 號,1937 年 5 月 5 日,第 2 版。

[6]參閱〈働く若い人を招待 二十一二兩日敎育會館で慰安會〉,《台灣日日新報》,1941 年 6 月 17 日,夕刊第 2 版。〈ペスト防疫記念碑 臺灣保健協會で設立計畫〉,《台灣日日新報》,1941 年 6 月 24 日,夕刊第 2 版。

[7]小田部三平,〈藝術と宗教〉,《台灣日日新報》,1940 年 7 月 13 日,第 6 版。

[8]学校法人恵泉女学園,〈恵泉女学園史料室所蔵資料目録 その 1〉,發布日期 2014 年 11 月,https://keisenjogakuen.jp/wp/wp-content/uploads/2019/03/1-3.pdf,頁 92(點閱日期:2020 年 3 月 7 日)。

[9]Joel S. Fetzer and J. Christopher Soper, Church and State in Japanese-Occupied Taiwan, The 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Chinese Studies 2018 Conference, p11, 2018.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