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尋

投資「第一志願」:臺灣經濟起飛帶動了哪些大學熱門科系?

Emery 2021-03-05
(國家文化資料庫)

「我要上醫學/電機/法律系!」  

「大學念錯科,終生都科科!」  


上週大學學測成績公布,又到了每年考生的決戰時刻。自 1954 年臺灣開始有大學聯考開始,不管考試制度如何演變、課綱怎麼修改,申請大學,依然是我們每個人甚至每個家庭的重大選擇。也只有在這個時候,學校師長、家長和批踢踢酸民,會攜手一心,合作警告:念對科是人生勝利組,選錯科當一輩子魯蛇。


但是,所謂「對」的科系是什麼呢?我們翻看歷史上的錄取榜單,赫然發現,今日的第一志願法律系,在臺灣很長一段時間屬於後段志願;而理組最熱門的科系,竟然曾經一度是搞學術理論的物理、化學系而不是電機系──為什麼時代不同,「對」的科系變「錯」的?本文從臺灣歷史上的考生志願發現,選科系跟投資一樣有風險,申請大學或填志願卡前,請詳閱以下說明書。


沒錯,畢業後的出路很重要

確實,我們很多人在填寫志願卡的那一刻,腦子裡所想的關鍵詞,應該是所謂的「出路」。「有出路」意味著產業在未來的蓬勃發展,也意味著「選對科系」的大學畢業生將會踏進一個希望無窮的世界,並且在那裡面尋找到條件優厚的就業機會,發展出一個令人稱羨的職業生涯。或者更現實一點的說法是:從中賺到更多的錢。「高中畢業生傾向以就業考量來選擇科系」,並不僅僅只是一個片面論斷而已。過去一些以校系選擇為主題的研究,顯示多數高中畢業生在挑選大學科系的時候,最優先考慮的因素,確實就是畢業後的出路。[1]


而這樣的想法是很正常的。近代以來,「教育」就是人謀求階級向上流動、獲得更高社經地位的重要途徑。[2]我們都不會否認:較高的薪水(或者說,可支配所得)意味著更多餘裕,也很可能造就更優渥、理想的生活品質。為了追逐這樣的生活,以提高收入為目標,決定自己的專業發展方向,完全是一種理性行為。


但值得注意的是:當人們不約而同地被同樣誘因驅動、做出相仿的抉擇之後,一種集體的觀念也會隨之形成。比方說在臺灣,能夠銜接到高薪職業的大學科系,會在報章媒體、補習班傳單、乃至於過年親戚聚會等社會認知中,獲得較高評價。相反的,在大家眼中「錢途無亮」的系所(例如這篇文章的作者、以及這個網站幕後多數成員就讀的歷史系),存在的價值則經常會遭到質疑。


所有這些評價的差異,追根究柢,大概都可以歸結到人們對「出路」的考慮。然而,「出路」從來都是變動不居的。在不同的時間點上,人們所看見的「前景」是如此迥然互異,過去的人對於某科系的評價,也經常與現在的我們很不一樣。


比方說:曾經有那麼一個時代,電機、資工等科系,並不是理所當然的理組龍頭,相反的,當學者皓首窮經鑽研物理理論,反而是更受高中畢業生和家長歡迎的選擇。除此之外,有一段時間,文組科系對於考生而言,其實是很不錯的選擇,歷史系學生的「出路」,甚至可能比今天被視為文組扛霸子的法律系,來得更有搞頭。


⋯⋯重溫歷史系的往日榮耀

唸歷史系竟然強過讀法律系?


這種看法,你可能覺得難以想像。但如果你翻開 1954 年 8 月 26 日的報紙,看看臺灣第一屆大學聯考的放榜結果,你會發現這是活生生的現實。


臺灣史上第一位乙組榜首,賈士蘅,畢業於北一女,在這個包含文、法、商、教育學科的考試類組當中,選擇就讀了臺大歷史──換句話說,歷史系曾經一度貴為臺灣文組科系的領頭羊。嗯,真是今非昔比(附帶一提,賈士蘅後來成了知名譯者。今天的年輕讀者仍會經常在許多經典譯作的封面上,看到這個熟悉的名字)。


你可能會覺得 1954 年的故事沒有什麼參考價值,說起來也是有些道理,賈士蘅的選擇其實與她個人的興趣比較相關。不過,賈士蘅的故事不是孤例,同樣在那個時代,你還可以找到一些人物,當年都以讀歷史為首選。有個比較知名的例子是晚賈士蘅一年進到臺大歷史系的學弟,李敖。李敖其實是在唸了一年的臺大法律(那時叫「專修科」)之後,才覺得實在不合胃口而跑去重考,後來成為家喻戶曉的名人。


另外一個故事發生在 1964 年,有名在成大電機系讀了兩年書的理科生也忽然決定棄學重考,完成自己攻讀文科的夢想。而他重考後,果真以乙組榜首之姿,選填臺大歷史,順道讓歷史系在臺灣聯考科系排名當中重返榮耀──這個人的名字是李弘祺,後來成了國際知名的中國史學者。


同一個時代,作家隱地也曾經在聯合副刊發表一篇名為〈榜上〉的短篇小說,主角的第一志願也是歷史。實際上,這一年聯考的放榜結果,臺大歷史系的最低錄取分數(359),還高於臺大法律系的兩個組(法學組 357,司法組 353)。[2]無論如何,所有這些零散的故事大概可以說明:當年的歷史系看來不太是一個會讓高中畢業生感到「前景」暗淡、並因此卻步的選項。


臺大歷史系的最低錄取分數曾經高於臺大法律系(Source: 國家文化資料庫)

但持平而論,六十年前的臺灣,大學畢業生仍是很稀罕的存在,頂著鑲金的文憑光環,就足以讓人敬重三分,讀什麼科系大概還是次要問題。更何況,在 1950 年代到 1960 年代初期,臺灣還沒有迎向經濟起飛,在當時的考生看來,選讀文科或許也沒有什麼機會成本上的損失。大概也是在這樣的年代,文組科系才能與其它應用導向的系所互爭雄長吧。


臺大法律系曾經是後段志願

再一個令人意外的事實:今天臺灣文科生的預設第一志願,臺大法律系,在 1990 年代前,絕大部分時間都不是類組熱門科系榜首的競爭者,甚至可能是排序靠後的志願。

 

49TWD/一篇
我只想讀這篇,支持一下作者
訂閱故事,可以得到什麼?
文章資訊
作者 Emery
刊登專欄 Emery 的歷史角落
刊登日期 2021-03-05

文章分類 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