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為什麼IKEA要強調「可負擔的設計」?答案就在瑞典社會主義裡
⚑ 故事慢新聞 ── 訂閱新企劃即將上線 ⚑
三月底,故事即將推出全新訂閱企劃。
我們正在進行內容上線前測!
如有興趣參與前測,點我成為內容測試員

兩周前,臺灣 IKEA 發布一項震驚的消息:臺灣第二間分店、經營超過 23 年的敦北店,即將要歇業了。當然,歇業的原因是為了因應即將開幕的內湖店,不過消息一出,還是讓許多人感到不捨。

為什麼一間傢俱店,可以引起大家那麼多的回憶?IKEA 是怎麼改變了世界對於傢俱的認知,又是如何改變了我們的家屋裝潢?DIY傢俱、實境體驗的展場想法又是怎麼來的?還有還有,到底是念「一kea」還是「ㄞkea」?

以上這些問題,都能夠從 IKEA 創辦與發跡的故事裡,找到解答。

賣火柴的小男孩

時間是 1930 年代,瑞典西南部的斯莫蘭地區(Småland)是個天寒地凍、土壤貧脊的地方。當地生存不易,居民都是以節儉與頑強著稱。而就是在這裡,IKEA 的創辦人、當年才五歲的坎普拉( Ingvar Kamprad)正在叫賣著火柴。

不過可不要誤會了,這不是什麼可憐的童話,根據坎普拉的記憶,小時候的他雖然不太會唸書,但卻非常有商業頭腦,當別的小朋友可能連商業是什麼都還不知道的年紀裡,他就已經發現了一條商機:他與斯德哥爾摩的一位姨媽簽約,一口氣批發了一百盒火柴,接著回到自己的家鄉沿街叫賣。他發現這樣可以用批發價的兩倍、甚至三倍的價格賣掉,「一講到獲利,我至今都還記得那種可愛的感覺。」

之後,小坎普拉的業務範圍開始擴展,從聖誕卡、壁掛裝飾、抓魚,到摘越橘拿去賣錢。到了 14 歲坎普拉被送到寄宿學校後,封閉的環境更是為他提供了一個大商機,他宿舍的床底下,簡直就是一個小型的福利社:從鋼筆、手錶、錢包、皮帶無一不有。

到了 1943 年,也就是坎普拉 17 歲的那一年,他就已經在叔叔的餐桌上創立了自己的公司──IKEA。事實上,IKEA 這名字並沒有什麼高深的學問,純粹只是他的名字(Ingvar Kamprad)、他出生的農場名(Elmtaryd)和村莊名(Agunnaryd)首字結合而已。(這下,關於IKEA唸法的難題就這樣被解開了:「一kea」才比較符合原始唸法。)

「可負擔的價格」是一切重點

17 歲的坎普拉就這樣開始了自己的事業。一剛開始他幾乎什麼都賣,鉛筆,皮夾,手錶,珠寶……一直到 1947 年,坎普拉 21 歲時,他才開始仿效競爭對手賣起了傢俱。

在當時,瑞典流行的是一種叫做「蓋爾森基興-巴洛克」(Gelsenkirchener Barock)的傢俱風格,這是一種懷舊的老式木造雕花風,古典而優雅。這本來是1930 年代德國的時興傢俱,二戰結束後,這種傢俱風格也吹到了鄰近的瑞典。

1940 年代流行於瑞典的 Gelsenkirchener Barock 傢俱風格(Source: Ralf Piorr/CC BY-SA 4.0)

然而,坎普拉完全拋棄了這樣的流行。從一剛開始,他就比較偏愛一種簡單大方、實用又便宜(尤其是便宜)的傢俱風格。

坎普拉的美學理念其來有自。二十世紀上半葉,歐洲因為戰爭、通膨與大蕭條,讓整個社會出現了巨大的階級鴻溝,「設計」基本上就是富裕階層的專利,市井小民的生活毫無美學可言。在從事傢俱事業後,有次,坎普拉到米蘭出差,在一次機緣巧合下,他走進了當地普通百姓的家中,立刻就被裡面的裝飾震撼到:映入眼簾的,是一幅昏沉苦悶的家屋場景,餐廳中只有一張了無精神的餐桌,上面寒碜地懸著一支黃燈泡。這時的他才發現:他在商展中的華麗傢俱佈置,與市井小民的家中陳設,竟存有這麼大的歧異!

就在此時,一種模模糊糊的概念似乎在他腦中成形。他說:

為什麼窮人就得忍受這麼醜陋的東西呢?難道那些精美的東西,就必須貴得只有上流階層的人才買的起嗎?有什麼辦法能夠讓窮人也可以擁有價格低廉,但造型精美、品質上乘的傢俱呢?

坎普拉的這種想法並非突發奇想──事實上這種階級平等的關懷,早已根深蒂固存在瑞典的文化之中。瑞典是當代福利國典範,全球貧富差距最小的國家之一,早在十九世紀,瑞典知名藝術家卡爾・拉森(Carl Larsson)在作品裡,就展現出北歐理想的和樂家庭景象──明亮、溫暖的傢俱,茶壺、小貓、和舒服的棉質地毯。

卡爾拉森的水彩畫,凸顯當時理想的居家風格:明亮、溫暖、平靜。在天寒地凍的北歐,這的確引人嚮往

到了 1900 年,坎普拉的同鄉,女性主義改革家艾倫・凱(Ellen Kay)發表了一個簡單的、但施行起來卻無比困難的宣示:「人人享有美」。等到了 1930 年代,社會民主運動逐漸在瑞典生根發芽,他們提出「人民之家」的概念,來推動他們和諧的、沒有階級的,平等社會的理念。

社會民主主義運動者這樣宣稱,但可以說,真正把人民之家這個理念落實的卻是IK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