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 陸小曼|「有的人迷失了,有的人又重逢。」繁華落盡後,陸小曼用薄霧般的餘生清冷來償還
陸小曼|「有的人迷失了,有的人又重逢。」繁華落盡後,陸小曼用薄霧般的餘生清冷來償還
作者:江仲淵
歡迎光臨故事夜總會!✨
這裡,能夠讓你卸下滿身疲憊;這裡,擁有一個又一個訴說不盡的好聽故事。
每個星期三,一位歷史上的來賓將大駕光臨,和我們分享有關他的奇聞軼事。所以盡情放鬆身體,選杯好酒,跟著節奏輕輕低哼:Story Story night……
準備好了嗎?燈光請下!今晚,邀請到的是──
民初一代佳人陸小曼!

陸小曼的名字,在近代中國歷史可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她就好比八點檔愛情戲劇裡的刻板反派,擁有所有傳統價值所不容的興趣愛好:

第一,喜歡抽鴉片,套一句她自己說過的話:「吸上幾口就精神抖擻,百病全消。」

第二,不小心懷了一個不喜歡的男人的孩子,那就墮胎吧。

第三,喜歡亂花錢,讓一次兼職五份工作的丈夫徐志摩窘迫到穿破衣服。

這麼看來,陸小曼好像的確是個不怎麼樣的傢伙──而傳統史學觀點對陸小曼的評價也確實如此,大多聚焦在她是如何荒淫無度、濫用自己的愛情。

不過,歷史哪有那麼簡單?

陸小曼是一位融合諸多矛盾的人物,綜觀她六十一年的生平,28 歲是她人生的轉捩點:前半生,她活在愛情和寵溺中,孰料浮華的虛榮與掌聲最後盡數消散,落得一番罵名;後半生,她活成一名獨立的女畫家,認真研習傳統國畫,以簡潔優雅的畫風一時稱霸上海藝術界。

當眾人只關心她與徐志摩的戀愛故事,徐志摩一死,陸小曼便被丟了一身石頭、彷彿她的人生價值也隨之結束⋯⋯不,她的故事還沒說完,當人生跌至最谷底的時候,她激發出找尋人生方向的鬥志,並以此獲得了新生。這正是一個「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勵志故事。

陸小曼是徐志摩的第二任妻子,兩人於 1926 年成婚。(Source: 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人生的分水嶺:濟南號空難

時間要回朔到 1930 年,這一年,是陸小曼與徐志摩結婚的第四個年頭,他們居住在上海一處別墅。陸小曼的開銷很大,十四個傭人跟進跟出,每個月至少要花掉五百大洋以上,這樣龐大的開支,使徐志摩應付得很艱辛,只能同時在光華大學、東吳大學和大夏大學三所學校任教講課,課餘時間還得趕寫詩文,分身乏術地賺取外快。

一日,聽聞徐志摩困境的胡適,主動邀請他重新到薪水優渥的北京大學任教,並兼任北京女子師範大學課程。這麼好的機會豈能錯失,徐志摩立即辭去了當前的工作,想帶陸小曼北上。然而,陸小曼卻不願意離開上海到北京,徐志摩一看木已成舟,都已經把現在的工作辭了,也只能硬著頭皮接下新工作。

妻兒在上海,工作在北京,徐志摩不得不兩頭跑,一年要搭乘數十次飛機,使他的精神壓力甚大;事後,他曾多次勸諫陸小曼搬到北京,但陸總是含糊其詞,或者根本不理。

為什麼陸小曼不願意去北京?其實也無非是兩點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