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尋

濱野彌四郎|臺灣有乾淨的水可喝,原來要拜這對外國師徒之賜:從臺北到臺南的水道大作戰

何逸琪 2022-11-02
他替臺灣各地行政區域蓋上長長的自來水道,一路從基隆、臺北、臺中、嘉義、花蓮到臺南,鋪設的自來水管累積長度遠遠超過一百公里,跟著鐵路延伸到有人的地方,像是奔騰在人們身上的無數小血管,每向前流過一寸,就增一寸生命活力……。(首圖來源:wikimedia/CC0)
歡迎光臨故事夜總會!
 這裡,能夠讓你卸下滿身疲憊;這裡,擁有一個又一個訴說不盡的好聽故事。
 每個星期三,一位歷史上的來賓將大駕光臨,和我們分享有關他的奇聞軼事。所以盡情放鬆身體,選杯好酒,跟著節奏輕輕低哼:Story Story night……
準備好了嗎?燈光請下!今晚,邀請到的是──濱野彌四郎
這個名字,各位可能十分陌生,但說起臺灣的自來水與下水道系統,從基隆、臺北、臺中、嘉義、花蓮一路到臺南,可都要拜這位「臺灣水道之父」之賜。但這位日本人究竟是誰?他為什麼會千里迢迢跑來臺灣建水道?
 
現在,就請大家跟著我們的腳步,依循史料的線索與想像力的馳騁,重建歷史現場⋯⋯。

「濱野君,你願意和我一起去臺灣工作嗎?」
 
濱野彌四郎回想當初,他正拿著尺規在白紙上繪製工程模型圖,他的老師威廉・爸爾頓(William K. Burton)忽然滿是雄心萬丈地這麼問他,咖啡色的頭髮修剪整齊,象牙色的皮膚則滿面紅光。
 

彌四郎的老師爸爾頓,不但娶了位日本妻子,同時也是個日本癡。(Source: Internet Archive Book Images/CC0)

「爸爾頓老師[1]?」
 
「去年日本和大清打仗,日本戰勝,如今總督希望將臺灣建設為現代樣貌,讓歐洲人知道日本國有能力統治一個地方。」爸爾頓娓娓道來。他來自英國蘇格蘭愛丁堡,但是長住日本 9 年,主導許多建築工事並雅愛日本文化,如今已說得一口流利日語。
 
至於他口中的濱野君則是他的學生,出身於日本千葉農家,本名黑川彌次郎。濱野家世代為佐倉藩主藩醫[2],1868 年日本王政復古後,天皇遷都到江戶,並將江戶改名為東京,濱野的當家主濱野昇深感時代暗流浮湧,一路從蘭學研究到西學。這時,家中亟需一位聰明成器的繼承人,於是,濱野昇在向親友打聽之後,決定收養就讀大學預備科(類似當代高三)的彌次郎,並將這名 17 歲的少年改名為「彌四郎」,開始栽培。
 

濱野彌四郎像。除了老師爸爾頓之外,他還有位非常知名的後輩──八田與一。(Source: wikimedia/CC0)

濱野昇自己是醫師,後來當選為國議會眾議院議員,活躍於政壇上,非常符合明治維新初期上流社會一切向西方學習的新潮風氣。由於濱野昇與第一任臺灣總督樺山資紀相熟,也和軍醫森林太郎(即詩人森鷗外)有交情,所以當建設臺灣一事浮現在檯面上、爸爾頓成為負責人的首要人選時,他便希望優秀的濱野彌四郎能跟著老師一同前往南方大展身手。

27 歲的彌四郎,剛自東京帝國大學畢業,雖然唇上蓄著修剪整齊的短髭,但依舊帶著少年人的冒險豪氣。他和妻子久米子商量過後,決定承擔下邀請與挑戰──他登上舞鶴丸輪船,就此前往臺灣。(出發時只有他和老師)

 

臭氣熏天、暑氣蒸騰,糟糕的初相遇!

 「かもめ。」
 
 「有海鳥呀!」 
 
 「갈매기──」
 
輪船沿著日本海向南航行,氣溫慢慢升高,空中不時飛過的群鳥排遣了甲板上暈船乘客的不適感。剛開始頭兩天人們還興致勃勃,第三天後便開始數著還要過多久才能踏上陸地了。
 
成群的海鷗盤旋在天上,爸爾頓先生微微一笑。他的故鄉愛丁堡位處高地的海岸城堡,鳥類喜歡四處飛翔,只有海鷗在港口附近生活。彌四郎則搭著船衒,身體微微前傾遠眺前方,迎面而來的陸地露出一大片蔥鬱茂盛,金色的沙灘在陽光下閃閃發光。他輕輕舉起帽子,解放被暑氣悶壞的頭髮:「原來這就是國境之南,亞熱帶的風呀!」甲板上響起此起彼落的驚呼聲,人們紛紛揮舞遮陽帽,想到濱野家族即將在這片土地上生活,彌四郎不禁渾身鬥志昂揚。
 
但是,一靠岸,彌四郎的鼻子便被刺鼻的臭氣薰得招架不住。

想繼續看下去嗎?訂閱後立刻揭曉⋯⋯
 

49TWD/一篇
我只想讀這篇,支持好內容
訂閱故事,可以得到什麼?
文章資訊
作者 何逸琪
刊登日期 2022-11-02

文章分類 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