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尋

琵那的瑪麗亞|原來泰國也有大長今!丈夫被殺、淪落廚娘,曾經的名媛如何靠著甜點東山再起?

何逸琪 2023-05-10
瑪麗亞漸漸地掌控皇室成員的胃,軟了他們的心。每一回那些金燦燦的糕點、飲品讓皇家大飽眼福、口福,讓他們的態度不再尖銳……(首圖素材:作者提供)
歡迎光臨故事夜總會!✨
這裡,能夠讓你卸下滿身疲憊;這裡,擁有一個又一個訴說不盡的好聽故事。
每個星期三,一位歷史上的來賓將大駕光臨,和我們分享有關他的奇聞軼事。所以盡情放鬆身體,選杯好酒,跟著節奏輕輕低哼:Story Story night……
準備好了嗎?燈光請下!今晚,邀請到的登臺嘉賓是──
泰國甜點之母琵那的瑪麗亞!

常常聽人說:「食物的胃,和甜食的胃不一樣!」明明都吃下肚子,甜品往往帶有更大的吸引力,讓人饜足之餘,能勾動眼耳鼻舌身的視覺饗宴,動搖意志,一口接著一口,甜點不可不謂之飲宴的絕殺大招。
 
能夠左右大局的甜品飲食,自古並不少見。比如歐洲人對香料盛宴朝思暮想,而揭開大航海時代;為了吃到甜蜜蜜的糖,無數非洲人被送到南美洲種植園當奴隸;至於韓國的大長今,則虛實交錯橫跨朝鮮三代君王的政治、醫療、美食版圖。
 
回到 17 世紀末期,泰國也曾有一位類似「大長今」般的混血兒──琵那的瑪麗亞(Maria de Pihna,又名Maria Guyomar de Pina )。她曾是泰國的名媛貴婦,卻在一次政變中落得丈夫被殺,自身淪為宮廷女傭的下場。但危機就是轉機,負責掌管王公貴婦膳食的她,竟然能藉著一雙做甜品的巧手絕處逢生,更發明了日後泰國九大傳統點心,被譽為泰國的「甜點女王」。

↑↑↑於 2018 年轟動泰國的劇集《天生一對》,琵那的瑪麗亞便是劇中的悲情配角。而在今年 5 月,本劇將由公視再度於臺灣播出。↑↑↑


究竟,這位「泰國大長今」是怎麼做到的呢?
 

繁盛王都中誕生的國際名媛

琵那的瑪麗亞自小生長在大城(Ayutthaya,或譯阿育陀耶,今泰國大城府),那是被《明史》稱為暹羅的泰國之首都,臨近今日曼谷約八十公里的地方,17 世紀時屬於蓄勢待發的全球物流中心。從瑪麗亞的名字不難窺探她的歐洲多國血統:近一點的祖先具說可考據出葡萄牙、孟加拉、日本、暹羅……,如此多元的血脈,某方面來說,也是大城這座全球物流中心所帶來的產物。

大城南來北往有陸地的肥沃魚米,東風西送時,有著遠洋而來的海上商船,方方面面富庶康泰。彼時統治暹羅的那萊王(Narai)眼光獨到,他積極應對世局變化,一邊與逐漸崛起的緬甸展開殊死搏鬥;另一方面則將目光眺向大海,迎接大明、日本、臺灣東寧、東南亞商船,還有尾隨阿拉伯人而來的歐洲白人做生意。伴隨季風節奏,懸掛旗幟的世界貨船紛紛來此,連法國太陽王路易十四亦與那萊王互設使館,暹羅國就這麼順風順水地,將國勢推到最高峰。
 

大城王朝時期的首都大城(阿瑜陀耶,Ayutthaya),是坐落在昭披耶河上的繁榮港都。(Source: Nationaal Archief / 公有領域)

大城的崛起除了地利之外,天時與人和也不可或缺。彼時,臨近的大明帝國瀕臨崩解,大清八旗同之逐鹿天下;而日本經歷農民宗教起義,江戶幕府決定全面鎖國,禁絕天主教,勇於接受國際新知的亞洲人才於是成群結隊轉往大城,大城一時網羅各國菁英,雷同於今日跨國新創公司的首選。昭披耶河畔,日人町、葡萄牙村、荷蘭村、華人莊等離散聚落,自創潮牌,逐一茁壯為數千人的街廓,暹邏的名聲透過寬廣河道,順流送到暹羅灣,再進入壯闊的世界之海。
 

昭披耶河岸上的舊船塢,舊日的荷蘭村(Baan Hollanda) 。(Source: 作者提供)
日本全面禁止天主教,教徒們轉往大城,在此長住,成為國際貿易主力之一。(Source: 作者提供)

童年的瑪麗亞就站在河道上,看著世界各地的工人,匆匆地把粗重纜繩往岸上一拋,緊緊繫牢之後,商行趕緊派人卸貨販賣。耳濡目染之下,哪些貨物是奇珍異寶、哪些貨物是罕見的舶來品,瑪麗亞比任何王公貴女都更早知曉,她早已養成品鑑的好眼力。
 
瑪麗亞有著一頭濃密深棕色長髮,一穿上歐洲緊身長蓬裙,遠看彷彿歐洲的宮廷仕女;然而黑眸高鼻,海貝般的白黃膚色,又洩漏她的亞洲血統,再加上語言可通,混血兒無論在哪個群體都吃得開。然而家道再怎麼殷實,跨種族婚姻畢竟是社會上的少數,暹羅的名門高第僅在各自的小圈圈擇偶,瑪麗亞的地位不上不下,尷尬至極。

我們相信「人文知識」是重要的
我們相信「認識歷史」該是全民運動
我們相信「脈絡與思辨」才能好好理解世界


——每日 5 元,今天就成為「人文知識」的守護者!——

支持故事

單篇購買文章請點此

文章資訊
作者 何逸琪
刊登日期 2023-05-10

文章分類 故事
支持《故事》 喚醒人文知識的力量
支持專注「歷史」的新媒體,一起找回人文知識的價值
訂閱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