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國名將】遭同窗背叛刖足黥面,殘廢軍師的復仇之路──孫臏

以虛構歷史為背景的電視劇《琅琊榜》,劇中主角是一位天縱英才的少年將軍,但他遭人陷害,雖然僥倖逃出苦海,卻身中劇毒導致容貌大變,體質也變得異常虛弱。

《琅琊榜》主角梅長蘇劇照

後來,大難不死的主角為了復仇,率領麾下的能人異士加入朝堂政爭。有一次,主角憑著智慧扳倒政敵後,正對著炭爐烤火。爐火雖旺,但主角虛弱的體質使他仍發冷打顫,以至於忍不住伸手碰了燒紅的木炭。可想而知,主角被燙傷,此時他悲涼地對身旁人說:「你知道我這雙手,以前也是挽過大弓,降過烈馬的。可是現在只能在這陰詭地獄裡,攪弄風雲了……」

雖然琅琊榜是參考魏晉南北朝的時代背景,但我看到上述場景時,卻認為:「這應該是最能具體呈現殘廢軍師─孫臏的場景了。」

刑餘之人

孫臏,太史公司馬遷認為他的祖先是《孫子兵法》作者,也就是赫赫有名的孫武;他的本名難以考證,會以「臏」為名,是來自昔日同窗龐涓的背叛。

孫臏(Source: Wikipedia

當年,龐涓學成兵法後,在魏國擔任將軍,他認為孫臏的才能遠勝於自己,為了扼殺未來可能的勁敵,龐涓先把孫臏請來魏國,隨即誣陷他,使孫臏被處以黥刑以及臏刑。

孫臏(左)與龐涓(右)劇照

黥刑是指在受刑人臉上刺上字或是圖案,目的在於讓眾人能夠認出受刑人身份,好達到羞辱的效果。臏刑,在不同時代又有刖刑或斬趾等稱呼,根據春秋戰國的出土文物,這種刑法會斬斷受刑人的足部,另一種說法則是挖掉名為臏骨的膝蓋骨,好破壞受刑人的行走能力。

龐涓的毒辣不只是奪走孫臏肉體的健全,更在於扼殺孫臏的社會地位,因為被處重刑之人基本上不可能擔任官職,同時孫臏還要承受巨大的精神折磨,因為他之後都被人稱為「臏」,一再被提醒……自己是個罪犯及殘廢。

任何人被陷害,復仇通常是最直接的想法,但看孫臏當時的處境,除了終生殘廢,對手還擔任當時最強盛國家的軍職,如此地獄級難度的報仇,若是一般人應該會選擇放棄對抗,苟延殘喘,但孫臏將用他接下來的行動證明:我非一般人!

田忌賽馬

孫臏首先要做的,就是讓自己脫離險境,好避免龐涓進一步的迫害,於是他秘密接觸了訪問魏國的齊國使者。為何會選擇齊國呢?因為孫臏的祖先孫武就是齊國人。雖然不知道孫臏具體與使者談了什麼,但最後使者被孫臏打動,帶他回齊國。

接下來,孫臏開始尋找可以攀附的有權人士,他找上的是齊國貴族田忌。孫臏認為,從田忌的言行舉止可以看出田忌對人較不設防,因此比起其他貴族人士,會更願意接觸已經跌落社會底層的自己;另一方面,田忌的思考模式頗為直率,若能獲得他的肯定,田忌也會願意向其他貴族推薦自己,這可讓孫臏有機會接觸到更高權力之人,增加自己復仇的可行性。

跟隨田忌一段時間後,孫臏得知田忌經常與齊國貴族們玩賽馬賭博,也發現田忌往往輸多贏少。於是有一天,孫臏對田忌說:「信不信我有方法包你贏。」

一聽有穩贏的方法,田忌便催促孫臏趕緊講,孫臏答:「跑馬比賽會分為上、中、下三等,將軍的馬其實並不差,只是主公財力比你更雄厚,他每一個等級的馬自然都比你好。所以等一下比賽,你用下等馬對戰主公的上等馬、上等馬去對戰中等馬、中等馬去對戰下等馬。」

田忌按照孫臏的安排,結果首戰大敗,後兩場卻獲得勝利,兩勝一負的結果使田忌贏得齊威王的千金賭注,這也引起齊威王的懷疑:「你小子平常都以絲毫之差輸給我,怎麼今天先大敗,後又倒贏我兩場?」在田忌解說孫臏的操作後,孫臏得以向齊威王暢談自己的用兵之道,並隨即成為齊威王的兵法教師。

其實純以運動競賽的角度來說,孫臏的舉動算是破壞參賽者共識(也就是按強弱分配到相對應的等級),顯得有失風度,但若是以贏得賭金為目的,孫臏的靈活思考無疑值得高度肯定。

這場後來被稱為「田忌賽馬」的故事,成為後世對戰組合的一種謀略手段,我認為它最重大的意義,在於孫臏傳達的思想,那就是:真正重要的是達成目標,規則可以隨意利用,觀念更要被打破。

另外,對於踏上復仇之路的孫臏來說,這場賽馬比賽只是盤算已久的亮相機會,孫臏在此展現了他洞悉勝負的眼光,並與急於爭霸的齊威王接觸。

在多年的沉潛後,孫臏也成為了強國的軍事顧問,他總算有資格站上能與仇人針鋒相對的舞台。

桂陵之戰

西元前 354 年,趙國進攻魏國的盟國衛國,魏國因此派兵進攻趙國,並很快地包圍趙國首都邯鄲。眼見大勢不妙的趙國趕緊派使者向齊、楚兩個大國求援,齊威王收到救援請求後,很快地決定出兵打擊魏國,命令一路齊軍圍攻魏國的襄陵,另一路齊軍則去援助趙國。

本來齊威王打算讓孫臏擔任救趙軍隊的主將,但孫臏拒絕道:「我受過刑罰,沒有威望可以統領軍隊。」看著不良於行且破相的孫臏,齊威王理解將士們確實很難在短時間內對他心悅臣服,因而改任命田忌為主將、孫臏為軍師,率領軍隊前往趙國迎戰魏軍主力。

此外,龐涓的確是憑實力當上魏國將軍,當救趙的齊軍剛抵達齊魏兩國邊境,龐涓已經攻破趙國首都邯鄲,並率軍進攻殘留在衛國的趙軍。眼看形勢越加危急,田忌準備下令:「立刻進入趙國,隨時預備與魏軍交戰。」

「不可!」

孫臏說:「救趙不一定要去趙國。」

看到田忌滿頭問號,孫臏解釋:「當你看到兩個人正在鬥毆,如果直接加入戰局,非但不能隔開兩人,自己還會身受其害。現在我軍直接進入趙國,必然遭遇駐守魏軍的抵抗,姑且不論是否能成功救援,我們自己必定蒙受不小的損失。魏國長期攻打趙國,如今主力大軍都在外征戰,國內就剩老弱殘兵,此時我們更應避實擊虛,速攻防守空虛的魏國首都─大梁,這樣攻趙的魏軍一定會回國救援,而我們可以預先在交通要道設好埋伏,在以逸待勞的優勢下迎戰,如此一來,既能達成救趙的目的,還可以確實打擊魏國的實力。」

當田忌聽到「圍魏救趙」這個突破性的思維,在震撼之餘當即表示:「全聽您的主意!」

於是,當龐涓在衛國奮戰時,突然接到消息:「急報!齊國大軍向大梁快速進軍,主公發出告急書信!」

龐涓簡直氣瘋了,他可是即將大獲全勝,但齊軍卻輕而易舉地逼自己必須放棄所有戰果。但他很快鎮定下來,並詢問信使:「有齊軍進攻路線的消息嗎?」

信使回答:「齊軍目前主攻平陵。」

「哈!齊軍這是自找死路。」

龐涓對部下說:

「平陵城雖小,但這裡人口眾多,負責防守當地的大夫可以迅速組成軍隊抵抗入侵,齊軍豈能輕易攻克該地?況且平陵離衛國很近,我軍可以在回援路途中順便切斷齊軍後方糧道。如此看來,齊軍主帥根本是無能之徒,我們趕緊回軍,只要與本國守軍配合夾擊,定叫這批齊軍死無葬身之地!」

「先生,斥侯回報,魏軍已經折返回國。另外按您吩咐,先前派出臨淄高唐兩城的大夫率軍進攻平陵,結果我軍被打得大敗而歸。」

聽到田忌的報告,孫臏冷靜地回應:

「之前我們選擇容易被包抄的路線進軍,如今又吃了敗仗,這下敵軍一定更加輕視我軍。現在再請將軍派少量部隊攻打大梁城附近地區,這樣魏軍會更急著回援,然後我們決定埋伏地點,等著兵疲馬困的魏軍自投羅網。」

「請問應該在何地設伏?」

仔細觀察地圖後,孫臏肯定的指出一地:「桂陵。」

「再快一點!」

龐涓顧不得麾下的戰車劇烈搖晃,不停催促著車夫加速,因為他又收到大梁城告急的書信,要是他再不趕到,就算齊軍沒有攻下大梁,日後也免不了被主公責罰。因此,當他率魏軍回國,並輕易擊敗阻擊的齊軍後,他就決定先率戰車、騎兵、輕甲步兵以最快速度先趕到大梁。這樣他能先給主公一個交代,之後再指揮大部隊掃蕩齊軍,沒想到……

殺!!!瞬間爆出的殺聲,讓經歷數天強行趕路的魏軍錯愕,他們看到齊國大隊人馬湧出,在懸殊的人數差距下,魏軍瞬間被擊破,龐涓也被俘虜。

「我中計了!齊軍主帥之前一直在示弱讓我輕敵,之後掌握好距離,在我軍氣力不繼後,再半途截殺我們。這世上真有強者能這麼精確計算心理及地理嗎?」

驚愕莫名的龐涓被帶入齊軍主帳,他首先看到的,是相貌堂堂的主帥─田忌。

「就是他擊敗我的?」

看著龐涓心有不甘的眼神,田忌轉向身旁的人說:

「先生,想和您的故人敘舊嗎?」

小兵推動特別設置的車子,讓平日安座其中的軍師靠近龐涓,看見車上那張帶有刺青的面容,龐涓失聲叫道:「竟是你這豎子!」

孫臏則語帶深意的說:「久違了,龐將軍。」

雖然齊軍在桂陵之戰取得戰術性勝利,但魏軍主力尚存,之後還將另一路攻擊襄陵的齊軍擊敗。齊國只好聯合楚國向魏國提出休戰,為表和談誠意,齊國釋放了被俘的龐涓。

在返國的路上,龐涓心中暗道:「孫臏,你會贏我,是因為你在暗而我在明,如今你我據知雙方底細,日後再戰,定叫你這豎子死無葬身之地!」

聽到龐涓被釋放的消息,孫臏顯得很淡然,反倒是知曉兩人過往恩怨的旁人忍不住問:「先生,您這樣就甘心了?」

孫臏依舊淡然地回道:「還不到時候。」

馬陵之戰

西元前 342 年,魏國攻打韓國,抵擋不住的韓國向齊國求救。齊威王一樣派田忌為主將、孫臏為軍師,率軍援助韓國。開戰之初,孫臏再次使用襲擊大梁的戰術,這消息很快傳到攻韓的龐涓耳中。

「豎子你技窮矣!同樣的招數對我施展第二次是沒有用的!」

早有防備的龐涓迅速回軍,但方向卻不是大梁,反而是前往齊魏邊境。

「將軍,我們為何不直接救援大梁?只要回到都城,就可先確保萬無一失呀。」

面對軍隊名義主帥的魏國太子提問,龐涓說:

「齊人欺我太甚,我們應該搶在他們進軍的中途就與他們開戰。齊軍士卒一向怯戰,而我國的魏武卒卻是訓練精良,只要能讓雙方交戰,我軍定能大獲全勝!」

同一時間,田忌也在詢問孫臏:「先生,圍魏救趙雖然是妙計,但上次能成功是攻其不備,這次重複使用還能奏效嗎?」

孫臏自信的回答:

「管用的招數值得重複使用,而且還可以變招。齊軍向來以怯戰聞名,龐涓曾敗於我手,一定自恃魏軍精良而急於向我復仇,對我們展開追擊。現在請將軍下令,讓齊軍向本國方向後撤,當魏軍接近我們時,在第一天設置 10 萬個做飯的灶,第二天則減為 5 萬個,並讓士兵合灶吃飯,第三天再減為 3 萬個。」

後來,當龐涓追擊齊軍時,他觀察到齊軍每天都在減灶,不禁樂道:「我本來就曉得齊軍懦弱,可沒想到才過三天,他們就逃跑一大半。現在本將親率騎兵追擊,定叫齊軍死在異地,無法歸國。」

馬陵,是孫臏為龐涓設下的伏擊圈。田忌向孫臏回報:「軍師,按您吩咐,已在官道兩旁設下萬名弓弩手埋伏。」

孫臏呼了一口氣,昔日夙怨將在今日完結。

「我估計龐涓今夜會趕到,此地兩旁多是峻隘險嶺,所以他必走官道。請將軍削掉路旁大樹的樹皮,在露出的白木上刻字,龐涓必然會點火觀看,那時就讓埋伏的士卒放箭齊射。」

聽完孫臏的吩咐,田忌問:「請問樹上要寫什麼?」

夜晚,馬陵道。

龐涓率兵疾馳,但越走心中越是不安,因為此地太適合埋伏,自己是否先暫停好做觀察……

「將軍,我們發現前方樹木似乎有刻字。」

「莫非是齊軍有留下什麼記號?」

為了解決疑惑,龐涓命令部下點燃火把好讓他觀看。隨著火光燃起,龐涓看見眼前樹木上的刻字……

龐涓死於此樹之下

嗖嗖嗖!

先是箭矢破空之聲,再來就是魏軍此起彼落的慘叫。埋伏的齊軍萬箭齊發,眼看魏軍全盤崩潰,龐涓屈辱地拔出配劍抵在自己的咽喉,並羞憤地喊出:「今日遂成豎子之名!」隨即手往脖子一抹,之後頹然倒下……

齊軍在馬陵道埋伏成功後,乘勢攻擊留在後方的魏軍,最終在此戰斬殺 10 萬魏軍及魏國太子。這使魏國元氣大傷並一蹶不振,齊國則開始稱霸東方。

其後

就在馬陵之戰結束後,孫臏對田忌說:「將軍有意做一番大事嗎?」

田忌說:「我們不是已經完成一番大事了?」

孫臏說:「真正的大事,現在才開始。將軍與在國內主政的鄒忌一向不和,這次勝仗必讓鄒忌感到受威脅,他一定會對你下手。因此將軍最好不要解除武裝返回齊國,而是安排老弱士卒把守主地。主地道路狹窄,就算只讓老弱士卒防守,倚靠地形優勢仍可以一當十的守住。此後,將軍背靠泰山、左靠濟水、右靠高唐的佔有根據地,再用輕車戰馬直衝齊國首都臨淄;那時鄒忌必定出逃,齊國大權就由將軍掌握了。否則,我認為將軍有可能無法安全返回齊國。」

田忌瞪大眼睛看著孫臏,之後……

「先生,您是否多慮了?田忌雖與鄒忌不和,但若因爭權而擅自用兵威逼,也絕非我所願。況且我對主上向來忠心,形勢未必如先生說得如此險惡呀。」

聽到田忌的回應,孫臏心想:

「真是光明磊落,曾幾何時,我也跟你一樣。正因如此,你跟我當初一樣沒能了解人心有多麼的陰險黑暗。」

如孫臏預料,鄒忌果真出手抹黑田忌。他派人假裝成田忌部下並大動作找人占卜:「田忌將軍三戰三勝,現在名震天下後欲圖大事,是否占卜一下好觀看吉凶?」之後立刻逮捕占卜師,讓占卜師在齊威王面前說出以上言論。

接到被抹黑的消息,田忌大為恐慌,只好出奔到楚國尋求庇護,孫臏也隨田忌來到楚國。自從桂陵之戰揚名後,孫臏收了一些門徒,此時學生提出疑惑:「老師,田忌將軍雖受厚待,但楚王仍提防他。現今我們無事可做,又該如何呢?」

孫臏答道:「怎麼會沒事情做呢?你們該學會等待時機,等待時則要學會自處。先前為師事務眾多,如今清閒,我打算整理自己的用兵心得,你們也來幫忙並從中參詳思考吧。」

在弟子的協助下,孫臏回憶起自己是如何協助田忌、如何與齊威王應答、又是如何在戰場上施展謀略擊敗他的宿敵……隨著內容的積累,一部兵法書正逐漸成形。孫臏感慨地說:「我的祖先孫武,以戰場上的勝利名震一時,但真正讓後人都紀念他的,卻是他退隱後寫成的兵法;如今我同樣為當世人所知,那讓後人知曉我的,或許也正是這部兵法吧?」

餘緒

作為著名的軍事家,孫臏的下場卻是不明。有人說,後來隨著誣陷傳聞的澄清,孫臏得以隨著田忌回國,並繼續出謀劃策,之後頤養天年。也有人說,孫臏不得善終。甚至之後還有人質疑司馬遷的記載,認為孫武跟孫臏應該是同一個人。

西元 1972 年,在山東臨沂銀雀山漢墓出土了竹簡本的《孫子兵法》和《孫臏兵法》,打破眾人對孫臏存在與否的質疑。

《孫臏兵法》(Source: Wikipedia

我最初聽孫臏的故事,對於他復仇成功且切中要害的詭道奇謀感到著迷。但這一次,我試著帶入孫臏處境好描述故事時,才意識到:他的一生大多在後天殘廢中度過。

雖然經歷身心創傷後,孫臏激發出自己的戰術天份,但這真的是孫臏所想要的嗎?或許,孫臏苦能不只一次想著:

我以往天真無知可雙足健全的活著,如今洞悉世間卻雙足俱殘。那些過去且失去的美好,我忘不了可也無法挽回。如今所能做的,無非是善用過去不曾得過的眼界及經驗,完成自己現在認為最理想的目標。只是有時,對那幻滅的憧憬,仍是無法言語的悔恨……

延伸閱讀:這個時代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從三家分晉說起的戰國英雄史
首圖來源:電影《戰國》孫臏劇照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