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竹溪藏寶清點記:竹溪禪寺文物普查計畫紀實
作者:廖芳琪/採訪協力:蔡秉文

臺灣的寺廟超多,從人煙罕至的深山,到人聲鼎沸的鬧區,都有修行人與神佛落腳,但你知道臺灣第一間佛寺在哪嗎?位在臺南市南區體育路的竹溪禪寺傳說是鄭氏時期建立的寺廟,也是全臺灣最古老的佛寺。

身為三百年的古剎,竹溪禪寺代代由師父們傳承至今的文物不計其數,其中的「了然世界」匾,更是被列為臺南三大名匾之一。但經過幾次重建,加上沒有造冊,有許多文物也不知去處,該如何有效的管理與守護前人留下來的寶藏,便成為了竹溪禪寺的重要課題。

現任的住持資定師父為此感到憂心,求助於同在臺南、又在文史保存學界具有豐富經驗的傅朝卿教授,於是,在竹溪禪寺的佛寺本堂重建期間,開始對佛寺中的文物進行整理。在傅教授的奔走之下,促成了跨領域、跨校團隊的合作,由臺南市文化資產管理處協助向文化部文化資產局爭取經費挹注,協助這座百年古剎建立完整的文物資料檔案與清冊。

深厚的府城人情味

「那時候我們去拓了很多碑,到處都去!」負責竹溪禪寺文物普查案的曾國棟老師回憶他投入文史領域的原因,在成大讀研究所的時候,跟著何培夫教授等師長,為全臺各地的大小碑碣拓印拓本,也產生了對文化資產的興趣。後來,也加入了 1997 年成立的台南市文化資產保護協會(以下稱文資協會),一開始本來只是參加活動,卻參與得越來越深,並接替老師成為理事長。

在擔任理事長的期間,恰好遇上了竹溪禪寺的建築整修工程,傅朝卿教授在建築拆卸前發現建築上的珍貴文物,便趕緊通知已有豐富拓印經驗的文資協會前來竹溪禪寺,將戶外多對珍貴的對聯、碑碣拓印下來。藉由此次的拓印,文資協會對於竹溪禪寺的文物有了初步的認識。也因此在本次宗教文物普查建檔計劃中,竹溪禪寺便找了他們信賴的文資協會作為普查團隊。

竹溪禪寺資定師父向台南市文化資產保護協會說明文物保存狀況。
(圖片來源:《竹溪禪寺宗教文物普查成果報告書》頁17。)

啊?這個也是文物喔?

在文化部訂定全國文物普查標準後,竹溪禪寺便著手進行文物普查作業。普查團隊一方面得整理造冊文物,另一方面也需要接受來自中央的輔導,積極地參與各種培力活動,盡量讓計畫執行方式與中央標準一致。因此本次竹溪禪寺的文物普查建檔計畫可以說是非常具有指標性的案例。

「我們都是盡量跟著中央的文物普查標準啦,如果大家都各自照各自的方法去做,將來沒辦法整合,它有一套系統可以上傳,會有流水編號,不過細節的部分,像是尺寸啦、測量的方式啦,就會有微調,畢竟我們不能因為要量東西就傷害到文物。」曾老師說,中央所訂定標準作業表件都有說明普查程序及執行原則,但有些地方像是文物的長寬高,有時無法準確的套用在每個物件上,這時候就會用厚度、直徑等不同的測量單位與依據,來給予最合適的資訊紀錄。

針對不同材質的物件,普查團隊也需要尋求專家的協助,因此,雖然主要的計畫主持人是曾老師,但針對佛教物件,就請研究佛教史的成大陳玉女教授協助,至於紙質與其他可能需要修護的東西,則由南藝大的蔡斐文教授幫忙,兩位老師也請他們的學生一同加入團隊,與協會原有的成員一起駐點工作。

台南市文化資產保護協會理事長,曾國棟老師。
(圖片來源:蔡秉文拍攝)

另外還有極少數特殊的案例是屬於師父們從俗家帶來的東西,由於普查的委託方是竹溪禪寺,所以原則上只有屬於寺方的物件需要被盤點,這類私人的物品,如果所有權人有意願,也會一併納入普查。最後,扣除那些無法進行記錄的私人物件,本次計畫所普查造冊的物件總數竟高達四千六百多件。

「師父們看我們在做,都會說『啊!這個也可以喔?』、『這個也是文物喔?』後來他們在庫房發現什麼,或者有什麼東西要丟掉之前都會先抱來給我們看。」曾老師說,常見或慣用的器皿、每日跪拜的神佛像等,都已稀鬆平常地融入了生活,常常使所有權人忽視了它的重要性及保存價值。透過這樣的普查過程,不僅有助於後續文物的維護與管理,也讓所有權人能重新認識該物件的價值與歷史意涵。

研究團隊討論各類法器屬性與材質。
(圖片來源:《竹溪禪寺宗教文物普查成果報告書》頁17。)

過去有許多民間的所有權人對於文物普查有所疑慮,有些人誤會讓政府單位普查後東西就變成政府的財產,或是不想讓政府單位知道自己持有多少文物,也有人擔心消息走漏成為宵小注目的焦點……等等理由,拒絕讓文物進行普查建檔。但在經過文物普查後,政府單位不但不會據為己有,同時也為這些文物留下詳實的紀錄,未來如果有修護的需要或是日常管理上的疑問,政府單位也能協助提供資料及建議。本次竹溪禪寺的文物普查建檔計劃在 2017 年文化部訂定全國文物普查標準後開始執行,至 2019 年 3 月共歷時 16 個月,算是相當具有指標意義的普查案例,也為中央與地方單位推行文物普查的計劃增加了信心。

此外,曾國棟老師也與我們分享了他對於普查、分級與指定的不同看法,他認為應盡量避免為個人藏家的物件進行普查工作,最小僅能以民間團體為單位,否則將有官方為該藏家的文物鑑定及背書的疑慮。且在分級與指定時,該物件應確實符合文化資產的價值與資格,數量多寡並不是重點,不應該為了充數而氾濫,同時也要考量到後續管理維護的問題,並落實展示、教育、推廣的職責,才不辜負大眾對於文物普查的期待。

致謝

竹溪禪寺
臺南市文化資產協會 曾國棟老師
本特輯與臺南市文化資產管理處合作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