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雅人如何幫孩子取名?看卓爾金曆、在孩子額頭上夾兩塊板子──那些馬雅文化裡的育兒傳說

這個月(編按: 2019 年 12 月),馬雅國駐臺大使館多了一個新成員──馬雅國公主。這時候,當然要用鄉民式的問法:有沒有馬雅國孩子的八卦?

這個問題,我們可以先分為古代馬雅文字中,是否找得到孩子這個字,以及孩子、小孩、幼童在馬雅人的文化中,扮演什麼角色?有哪些習俗?馬雅人怎樣思考小孩這個年紀的人?這裡有些話可以說說。

當然有!首先,馬雅的銘文中,有許多表示親屬關係的字符。其中也包含親子關係。親子關係在古代馬雅文字中,有非常多種不同的說法。例如下面大使從圖錄中擷取出來的字符表,就可以看到各種不同的親子關係的寫法。

馬雅文字中的孩子和爸爸媽媽

例如,第一排的 y-uneh 是由 “yu” 與 “ne” 兩個字所組成。這個字在銘文中的句子,通常拿來表示:「某人的孩子」,不過也有字典解釋為「父親的孩子」(就類似於 XXX 之子OOO,要報家門的概念)。古代馬雅銘文有個特點:銘文中常常使用第三人稱,幾乎沒有看過第一或是第二人稱的句子。所以,各位讀這些銘文的解釋時,可能會覺得父子好像很不熟。

第二排的 U Mijin 則是表示父親,這個字比較少出現。但是,第三排的 y-al 就比較典型了!而且形音兼備,是個很具造字巧思的字。y-al 是表示母子關係的字。整個字型是一個人的手捧著一個很像小孩的人頭。充分展現小孩在母親懷中那份親情溫暖。同時,他也是個拼音型的文字,左側是 Ya 的音符,手與小孩的字符則是 Al-la。兩部分湊起來就是 y-al。

由於馬雅銘文的篇幅與主題都具有侷限性,複雜的文字型態,使得馬雅銘文很少出現長篇的文學作品(應該說幾乎沒有)。最有可能的史詩作品,恐怕是 Copan 的象形文字階梯,大概有 2000 餘字。但是,當年修復時沒有按照順序,也沒有計畫,導致這 2000 多字變成馬雅最大亂碼庫,幾乎沒有修復的可能性。

剩下的馬雅文字紀錄多半是日期的記載、一些簡單的句子、儀式日期的記載、國王世系的記載、事物與關係的所有權等等主題。因此,要深刻的從文字中研究哲學或是文化思想,頗有難度。

正因為馬雅銘文的書寫的目的,我們看到與小孩有關的銘文,多半是在表明親屬關係。畢竟,血緣在古代馬雅可是王朝統治正統性建立的關鍵之一。對於貴族、皇室之間血緣、婚姻關係的書寫,也就出現在眾多的古代馬雅銘文文獻中。

也因為政治上的需要,馬雅的公主,往往遠嫁他國。最有名的就是 Dos Pilas 的公主,遠嫁 Naranjo,還成為 Naranjo 王國歷史上最重要的統治者,六天空女王(Lady Six Sky)。大部分馬雅銘文記載的婚姻,應該都是貴族之間的政治婚姻。或許這些公主不是很快樂。

延伸閱讀:你知道在馬雅人的新年中,火雞也難逃上桌的命運嗎?

馬雅小孩的命名和教養

既然銘文不行,那麼我們可以從殖民時期的文獻,或是現代民族誌去理解馬雅人對孩童的態度。孩童最重要的,當然是健康

不知道這個梗的請Google「森青利通直銷事件」

啊~沒有啦!小孩出生當然要先幫他取個名字。到底馬雅人怎樣幫孩子取名字呢?

根據一些人類學的資料,馬雅人認為人的命運、個性由出生當天的卓爾金曆日期決定。有些讀者看到這句話,可能會想到最近臺灣頗紅的馬雅曆法能量或是馬雅十三月亮曆。不過,大使要在這邊先澄清一下,坊間的馬雅十三月亮曆與卓爾金曆的運作方式完全不同。千萬不要將馬雅十三月亮曆與真正的馬雅宗教曆法──卓爾金曆劃上等號。同時,雙方對於曆法符號與日期的解釋,也不盡相同。

不同地區的馬雅人,對於曆法的態度也不一樣,連帶影響命名方式。在瀕臨太平洋的高地地區馬雅人,他們會以小孩出生日期的卓爾金曆符號,幫小孩取名。在猶加敦地區,則由祭司幫小孩取名,名字來自祭司的預言,預言來自他出生的卓爾金日期。但是,如果日子太差,馬雅人會願意將小孩正式的出生日期,延後個幾天。例如,卓爾金曆的 Kimi 日是非常不吉祥的一天,在馬雅卓爾金曆中,這天代表死亡的意思,他們就會盡量避開這天(一個農民曆的概念)

馬雅公主才剛出生,這是資料照片

根據殖民時期蘭達主教的紀錄,馬雅人會盡量讓小孩吃母奶,甚至到五歲還在吃。大約到了五歲,就會進行一個人生禮俗,為男孩圍上腰布,為女孩穿上短裙。這可能代表小孩從天然的狀態,進入到人類所規範社會中。此外,馬雅人屬於父系社會,或許他們比較注重男生。

同時,對馬雅人來說,家庭是非常重要的。根據一些考察資料指出,雙親在小孩成長過程中會有期待,小孩也會受到家長的影響。有些馬雅人看重一些特質,他們希望孩子能夠擁有獨立、自信、決斷等能力。同時,他們也強調小孩的知識水準。至少⋯⋯不能變個草包吧!大使也是這樣期待我的孩子。

不太人道(?)的馬雅育兒傳說

最後,我們來討論一個令人髮指的傳言。

馬雅人會在小孩出生時,會在額頭夾上兩塊板子,讓小孩的頭往上生長(!?)。

的確,馬雅人認為高額頭是人類最美的樣子。或許馬雅人認為這是神的樣子?例如,常常出現在馬雅繪畫或是雕刻的卡維爾神(K’ awiil),就有極高的額頭,額頭上還插著一隻匕首之類的東西。當然,現實的馬雅人是不會釘一支匕首在額頭上的。

時常出現在文章中的卡維爾神

當然,今日的馬雅人已經不太會夾腦袋了,從古代留存、演變至今的當代馬雅文化,也在歐美強勢文化的入侵下逐漸式微,需要我們好好地紀錄與保存。

延伸閱讀:可吃、可玩、可帶你去陰間:馬雅文化裡的「狗」
本文透過「方格子直送」計劃合作轉載,原文為馬雅文化中的孩子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