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 【變法】「這份草案簡直是要造反!」大亂將至,塞奇美晶變法下風雨飄搖的前夕(四)
【變法】「這份草案簡直是要造反!」大亂將至,塞奇美晶變法下風雨飄搖的前夕(四)
前篇:【變法】「除掉這個禍首,什麼鬼新政就沒有了。」變法大浪將起,塞奇美晶的暗潮也洶湧(三)
作者:上官鼎

章台街南北總長有七里半,南街穿過京師最熱鬧之地,大街兩旁全是高檔的商店、餐廳、茶館、歌台舞榭⋯⋯北街則經過京城最高級的住宅區,雖然沒有特別豪華的大宅子,中小宅子卻是全京城房價最高的地段。

距北闕區不遠處,街西側有一戶新建成的三進宅子,這時院門大開,兩個黑衣童僕正忙著在修剪靠外牆的矮樹,那樹葉全呈橘紅色;一整排亮麗的橘色中無雜色,看上去既氣派也精神。

載著司馬永漢的飛行器靜悄悄地降落在宅前。

兩個童僕見到司馬永漢,一個上前行禮,另一個奔進院子去報信。

司馬永漢隨童僕走到第一進堂前階上,從堂裡走出三個纖纖淑女,裊裊地走到司馬永漢面前一同行禮,齊聲道:

歡迎公子,賀喜公子喬遷新居,我等秦妤、齊妍、韓婷拜見公子。

最左邊的韓婷是個鵝蛋臉,年約雙十,梳一個婕妤髻,一身鵝黃長裙,配著粉紫色的衣帶,說不盡的高雅風流。

齊妍一身紅衣裙,襯著她白玉般的臉龐格外亮麗動人,她手持一把玉骨團扇,動作透著嫵媚,看上去多了三分成熟之美。

秦妤年紀最小,一張俏臉上卻有超乎她年齡的莊重,五官之間流露出一股聰慧的靈氣,似笑非笑的大眼睛若有所思,司馬永漢只一眼便覺她和他心裡的那個她有一種韻味十分相似,一時間分辨不出那是什麼,只忍不住多看了一眼。惹得秦妤微頷低首偷窺公子,嘴角含笑,司馬永漢不禁看得呆了,腦海中飄過了林紫芸的臉孔,他心跳如鼓,暗忖:

「這女子究竟是什麼地方和紫芸相似?她們容貌並沒有十分相像啊。」

年輕的秦妤抬頭正容,代表三人道:

公子請進屋稍憩,我等備了上好的御賜「女兒香」茶請公子品嚐。

司馬永漢在奉派出差地球之前是一名下級軍士,平時青菜粗飯充飢,井水冷泉解渴,便是在地球上那一陣子也沒有機會享受上等飲食,這時聽到「御賜女兒香」,一時不知如何回答,只雙手拱了一下,嚅囁道:「便請⋯⋯便請姑娘帶路。」

進入客廳,一應傢具皆是新置,司馬永漢居中坐了,秦妤在左側相陪,齊妍及韓婷一人捧茶上几,一人在桌上布了瓜果退倒一邊站著。秦妤道:「公子請用茶,妾等乃合歡殿御樂苑的宮女,蒙皇上恩賜予公子,到府侍候。昨日辛酉之間,公子這座宅第打掃就緒,內宮大長秋命我等三人先來此處,敬候公子今日入厝,此後我等自當竭力侍候,如有不當,還望公子多加指責教訓。」

這秦妤談吐溫文有禮,顯示讀了不少書,司馬永漢聽了心中甚喜,緊張之情便放鬆了一些,拱了拱手道:「三位姑娘休要拘禮,我司馬永漢本是奴籍之子,軍中下卒,咱們不談什麼侍候的事,只是有緣相處一宅之內,互相照應便是。齊姑娘、韓姑娘請坐下說話。」

齊妍和韓婷聽了這話喜上眉梢,兩人目光一齊投向秦妤,似在徵求同意,秦妤點首示可,兩人不約而同地就司馬右手邊坐了,卻沒有坐到秦妤身邊,秦妤臉上似乎閃過一絲不悅之色,但隨即恢復嘴角含笑,對司馬永漢道:「公子忒客氣了,我等乃是皇上賜給公子的侍女,來此宮官大長秋命妾負起侍候之責,是以公子有任何吩咐唯妾是命,如有不滿之處,亦唯妾是責。」

話中意思司馬一聽就懂了,秦妤是表示三人雖然皆為皇上所賜,其實以她為首;齊妍和韓婷雖然同為侍女,言語行事恐怕都唯秦妤馬首是瞻。

司馬永漢暗忖道:

好傢伙,皇上賜我美女,美女才進屋就擺明了主從之分,我對她們可要小心一點。

他這一趟地球之行,目睹了諸多權力和金錢的鬥爭,其間的陰暗面給了他極大的震撼,另一方面也使他的思想大為成熟,這時面對三個美女雖然是從未經歷過的陣仗,但他自覺信心滿滿,肯定可以應付裕如。

這份信心只維持到晚上就寢之前。

用了一頓清淡可口的晚餐後,三女又換了一種好茶上來,司馬喝了一口,竟是從未嚐過的的濃郁異香,口舌之間久久不散,忍不住問道:「此茶好香,我從未嚐過,似乎比那女兒香茶更為濃郁受用,不知是什麼茶?」

秦妤面上帶些得意之色,淺笑道:「這茶是妾身從內宮帶過來的,喚著『魔女香』,皇上就寢前侍寢嬪妃定要親手奉上一杯此茶,皇上用了更增御女之樂。」

司馬永漢嚇了一跳,暗道:「糟了,這茶中恐怕有催情之物,我不可再喝,莫要著了她們的道兒。」

當下正色道:「原來如此,這茶我便不喝了。」

秦妤笑道:「今夜便由妾身侍候公子安寢,公子毋須害臊,此後吾等三人皆是公子之人了。」

齊妍和韓婷兩人掩口而笑,司馬更覺尷尬暗道:「這三個姑娘很不好應付,待我想個法子今夜全身而退。」

一時想不出什麼妙策,便胡亂道:「今日忙了一整天,忽然覺得有些乏了,想要早些就寢⋯⋯」

他話尚未說完,三個姑娘一齊站起身來,齊、韓二人一邊一個挾持他左右手膀,秦妤在前帶路,一面嬌聲道:「公子既思早寢,待我等服侍公子浴身。」

說著便推開廳門走向側室後的沐浴房。司馬永漢急於掙脫二女的扶持,但是左右被兩個香軟的嬌軀扶持著,不知怎地竟使不出力來,硬是被半扶半拉送到了沐浴房。

兩個童僕在一個白磁石盆中放滿了熱水,齊妍在水中灑了一捧乾花,片刻之後,熱水中的乾花就一朵朵盛開起來,彷彿片刻前才摘下的鮮花,不但美豔奪目,而且熱水蒸出氤氳的香氣,充滿全室,聞著但覺花氣薰人,也不知是不是那一口魔女香茶作怪,竟然感到全然不能自主。

齊妍和韓婷伸手在司馬永漢身上略一摸索,一把扯去司馬的腰束,再一抽帶,外衫已被解落。

司馬永漢一驚之下清醒了一些,齊、韓二女嬌笑咯咯鬆手而退,司馬回頭看時,二女與二童退出浴房且將房門關上,他再回首,只見秦妤已經寬衣解帶立在石盆之邊,伸開雙手悄聲道:「公子莫動,容妾來為公子寬去內衣。」

迷霧中,司馬永漢眼前所見愈來愈模糊不清,隨著上升的蒸氣左右扭擺;秦妤對著他甜笑招手,忽然之間,在司馬永漢的眼中,秦妤的臉變成了時時刻刻縈繞在心、億萬里外無緣再見的另一張臉,他喉中發出連他自己都聽不見的嘶聲:「紫芸,啊,紫芸⋯⋯」

他一步步走前,將她緊緊抱入懷中。

丞相府裡經過五次長時間的商議後,司馬永漢奉命將丞相及大家的意見整合成一份塞美奇晶國變法革新的草案。由於司馬永漢從地球帶回的十萬筆資料他個人都有第一手的親身經驗,因此在冗長的討論過程,他不但是大家諮詢、釋疑訴求的對象,也常是可行方案的提案人。

變法首要是一部適合塞美奇晶國未來長期發展所需的憲法。因此草案首先建議札赫帝君成立制憲會,提出憲法草案供大家討論,然後立法通過、帝君核定。

在制憲籌備期間,應先成立「臨時立法院」,憲法草案才有適法之場所及人選來討論、通過。

這個臨時國會由四十一名國之菁英組成,包括曾任御史者十名,曾任中央首長者十名,孝廉二十一人。其中曾任御史及首長者由同儕推舉產生,孝廉則由全國二十郡及京師特別區選舉產生,各郡一名,京師特區一名。

四十一名立法委員自行推舉正、副院長,經院會通過後呈請帝君任命之。

憲法草案呈請皇上核定後,這個「臨時立法院」便進階為正式的首屆立法院。它的職責包括國家、社會、民生相關法案之立法修法及廢法,國家預算之審查,丞相府執行政務成效之監督及檢討,以及代表民意向帝君陳情。

丞相每半月參加一次國會,帝君每半年參加一次。

司法方面設大法官五人,由全國曾任御史及首長者推選三人,帝君任命二人。

丞相府與立法院有衝突不得解決時,由帝君召集丞相及立法院長諮議,然後撥回重議,如仍不得解決,則由帝君裁決之。

軍隊奉帝君為最高領袖,太尉承帝君之命指揮軍隊,其預算納入丞相府統籌規劃送立法院審查。

丞相府設內政、教育、法政、財政、經濟、交通六部,以及兩個部級「特別長」:軍政長,專責丞相府與宮廷之間有關國防政務之傳達、協調、執行。外務長,專責丞相府與宮廷之間有關外交政務之傳達、協調、執行。

丞相由帝君任命,其必須資歷為曾任主六部及二特別長中至少兩個職位,且有功績卓著者。

太尉專司軍務及禁衛,由帝君任命,其必備資歷應為曾任大將軍。

司馬永漢把新擬的中央體制重新思考一遍,不禁露出一絲笑容。

與地球的情形比較,差異主要在於立法委員的組成,我們這裡兼顧了素質保證,委員們有一定的品質,才能代表真正大多數利益的民意,而不至淪為民粹。

想到這裡,心裡著實安了不少,便繼續著手整理有關郡縣部分的革新草案。根據他在地球上考察,他得到一個重要的心得,那就是郡縣以下的架構,應採取庶民直接參與,越是與庶民貼身相關的事和人,庶民直接參與決定的程度就更高。

尤古官拜太尉兼尚書令,丞相府上呈之奏章、文書須先送給他過目,是以他具有比皇上更早閱讀到奏章內容的特權;根據變法革新草案,他今後不再具有這項特權了。

但是現行法廢止之前,丞相府這份變法草案還是得先送到他的手中。這份密件昨晚送到太尉府時,他應酬方還,喝得七分醉,早早上床歇了,今晨起來第一件事就是把全文匆匆看了一遍,竟然汗流浹背。

太過分了!這份草案簡直是要造反!以後國家的大權分由皇上、丞相還有立法院主宰,軍隊的預算倒要看丞相府和立法院的臉色,而且太尉被削去預閱奏本的權力,沒想到這個金博是如此可怕的野心家,我非將它破壞掉不可!

他從上衣內袋中拿出一支雷射筆,輕觸開關鈕,筆上輸入一串密碼,牆上立刻出現一排人像,全是身著全副武裝的將軍,北、南軍校尉阿速勒和羅哈都在其中,另外還有兩個沒有臉孔的空白人頭。

他手中的綠色雷射光點向左邊一個沒有臉孔的人頭,只見那人像立即出現紅色,然後從紅色快速轉成橙色,然後轉向黃、綠⋯⋯而他手中的雷射光則相對應由綠色同步轉變為青、藍、靛、紫⋯⋯

牆上的人像色彩和手上雷射的輔色光轉變得快如閃電,三秒內色譜已不知轉了多少圈,突然同時停在波長五六五奈米的綠黃交界處,牆上那空白的人頭像漸漸出現了一張男人臉孔,一秒即消失,牆上又恢復了一個空白的人頭。

尤古耳中的接收器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太尉,有何指示?」

尤古對著手中的雷射筆低聲道:「四○三六,速來府一談。」

「遵命,我會儘快。」尤古將手中的雷射筆小心地收在上衣內袋中,坐在躺椅上閉目養神,暗忖這密碼四○三六乃是在五六五奈米的長度內,緊密排列碳原子的數目,任誰也猜不出。

承繼《阿飄》宇宙,上官鼎超越政治、科幻小說格局,宏觀生命、終極關懷的世紀之作。 塞美奇晶星球距離地球 1.58 光年。二十多「塞星年」前,也就是二千多「地球年」前,塞美奇晶星球上的科技帝國曾派人造訪地球⋯⋯聰明美麗的塞星女子隨清娛,除了帶回漢朝的典章制度,也生下司馬遷之子──司馬永漢。 塞星上的札赫王朝面臨外敵威脅、族群對立、社會騷動的危機,決議變法圖強,派司馬永漢再度考察地球,帶回美國、台灣的民主制度近十萬份實錄資料。地球的「民主」傳到了塞星,引起一場驚天動地的變法⋯⋯卻不知,共同的敵人其實是病毒,一個「分子」! 金庸喜愛的武俠小說作家之一的上官鼎,以位居政府高層多年,繼2018出版《阿飄》的科幻政治小說之後,在大疫之年,更書寫超越政治、科幻小說格局,宏觀生命、終極關懷之作《變法》。小說中探討地球上的民主制度移植另一星球所發生的種種爭權奪利之事,殊不知能毀滅人類的是:病毒。只有合作聯手才能終止入侵,值得此刻的我們省思。
首圖來源|背景:Bryan GoffUnsplash|宮殿(重製):Yingchih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