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變法】「難道我國之新政要學習這一套?」穿越蟲洞的民主是優是劣,塞奇美晶帝國爭論中(二)
前篇:【變法】「司馬永漢入殿覲見!」從臺灣送往塞奇美晶帝國的民主快遞,光年之外正式抵達(一)
作者:上官鼎

丞相府在皇城東大街上,一片翠林深處一個多角多稜的巨大方形建築物,佔地五十畝,全結構由一種黑色奇石所砌成,陽光照射時,黑石表面會發射出暗紅色的光芒,閃爍有如火焰,是以塞美奇晶人民給這所丞相府取了一個別名:赤焰府。

金博丞相坐在議事廳中的太師椅上,此廳位於丞相府數百間豪華房間的正中央,從正門入府,要經過九彎十八迴廊,才能到達中央議事廳,其中有三道走廊暗藏自動發射武器的裝置,這三套裝置每日移至不同之迴廊,操作全由機器人衛士為之,外人如要侵入,絕猜不到那一條迴廊是死亡之廊。

司馬永漢聽說過這座赤焰府原是先帝的皇宮,侍女嬪妃們分住宮中各廳房,中央的大廳原是後宮。札赫帝自幼在宮中長大,一度離宮去了民間,就對此宮甚為不喜,就位後便另建新皇宮,此宮改作丞相府,原來的丞相府邸賜給了智人府,改作「生醫智人」的研究所,更名為「生命祕院」。

他搬進的這間房廳十分寬敞,家俱用品皆屬皇室級別,多為積桂山巔所產的珍貴黑木所製,木色黝黑如墨,質地細緻如嬰兒之膚,撫之溫潤如握美玉,奇的是其堅更勝石材。塞美奇晶全國就只積桂山巔生有此木,全屬皇家私產,平民如敢盜伐一木就有滅族之禍。

司馬永漢一生歷經各種辛苦,母親被列入奴籍,自幼經常三餐不濟,入了衛戍師也是下級軍人,哪曾住過這等豪華之房室,躺在一張碳精纖維織成的躺椅上,只覺四肢鬆弛,輾轉反側,各種姿勢無一不舒適之極,大白天竟然有些昏昏欲睡。

他從回到塞美奇晶的一刻起,就沒有好好休息過,回想起一連串緊湊的「節目」,這時徹底靜了下來,全身放鬆了,心中卻無由地起了一番失落之感。

先是到生命祕院的生醫智人處報到,純金色鬍鬚的智人奇奇哥取出了植入在身的晶片,全波段掃描體檢後服了一顆特製的藥丸,說是可以將他漸已習慣地球的生理機制調回到適於塞美奇晶星球。

奇奇哥笑咪咪看著他服下藥丸,將另一顆藥丸包好交在他手中,微笑說道:「司馬永漢,你在地球上過了二百五十多個地球日,按我這藥丸之劑量服一顆足矣,我特別給你兩顆,明日再服一粒當可助你快速適應回來;依你年齡及身體狀況,不致產生不適之感,可以將兩地時空差對壽命影響減至微不足道。」

司馬永漢忙道:「多謝智人。」

奇奇哥道:「我對你好是要和你交換東西,這張問卷你拿去照著問題填寫,我要知道你服藥後每天身體的變化,每個細節都要回答。」

他說著一面從桌上拿了一疊印滿了問題的紙張,鄭重其事地遞給司馬永漢。

純金色鬍鬚人種在塞美奇晶並不多見,民間傳說他們具有遠古時代烏米族的基因,純種的烏米族人已經在多年前被塞美奇晶人滅族了。一般相信十個金鬍子有八個是智人,奇奇哥是生命祕院中最負盛名的智人。

奇奇哥十分好心,臨走時指點他:「從側邊小門出去,能抄近路回到大路上。」

謝辭奇奇哥後,司馬永漢就提著長形的行囊去科學智人處報到,一進門就看到一張熟悉友善的臉,正是駕駛太空船從中繼站將自己接回家的智人宇航員阿里十三。

哈,司馬,生命祕院裡的智人有沒有在你身上搞花樣?

回到家卸了任務,這人的言行變得輕鬆風趣,一改在太空船上執行任務時的嚴肅,他親熱地和司馬打招呼,司馬永漢開心地道:「檢查我的生醫智人奇奇哥是個金鬍子,他人可好啊。怎樣?我就在這邊向你老兄報到?」

阿里十三點頭道:「碰上奇奇哥算你走運。先把隱形裝備繳了,頭盔也要繳。」

司馬永漢把長形行囊繳上,笑道:

靠著這身裝備,我在臺灣總統府和美國白宮進出像自己家似的。

阿里十三攤手道:「你的『量子通訊器』呢?」

司馬永漢道:「在美國時被狙擊手一槍擊中打壞了呀,你是知道的,它擋住子彈救了我一命。」

「打壞了還是要繳回,這是規定。」

司馬永漢原想把它留下作個紀念,有點不情願地掏出一個薄薄的黑盒子,烏森森的非金非石,外殼正中央被子彈打凹,凹下部分的中心點露出一點猩紅色的暗光,正是子彈尖在發射器超硬的表層上留下的痕跡。

離開科學智人院時,司馬永漢暗中偷笑,因為阿里十三沒有要他繳回那三枚能發出訊號干擾腦波的「魔戒」。

現在他躺在舒服的躺椅上暗問自己:

這三枚戒子,阿里十三是故意留給我,還是真忘記了?

忽然一個溫柔清脆的女聲在他右耳邊響起:「議曹正吏,請醒醒,丞相請您到議事廳。」

那聲音從耳邊灌入,嬌柔甜美卻嚇了司馬永漢一跳,這美女怎麼神不知鬼不覺就潛近到耳邊?連忙睜目右看,一個體態苗條的美女,打扮得像是府裡年輕貌美的女侍。

司馬永漢趕快站起身來,朗聲道:「請問貴姓?有勞小姐帶路!」

「奴婢阿巧,是個機器人,司馬先生請隨我來!」

司馬永漢不禁搖頭輕嘆:「咱們衛戍部隊裡所用之機器人個個身壯力大,粗聲粗氣,幹活得力,哪曾聽過這般輕言細語之機器小姐?」

他說得極輕,不料那機器人立刻回道:「奴婢對司馬議曹正吏說話自然輕柔,若面對的是衛戍師的司馬軍士,那便是⋯⋯」她的嗓子忽然變成一個雄壯威武之聲,音量也加了三倍:

⋯⋯司馬永漢聽令,丞相命你即刻到議事廳待命。

司馬永漢對這機器人的人工智慧服了,趕快行個軍禮:「遵命,請!」

丞相府議事廳乃是先帝皇后的正殿,殿內的陳設自是極盡奢華。司馬永漢隨著機器人走到廳門口,那機器人阿巧輕聲道:「我輩不經特許不得入廳,司馬議曹正吏請。」

說罷便背對倒退數步然後轉身離去。這機器人不但言語應對得體,進退禮儀也中規中矩,司馬永漢看呆了。

一個青衣執事前來接引司馬入廳,抬眼一看,廳中除了金博丞相居中而坐,兩邊還端坐了三位大臣,其中兩位先前在帝君殿前曾經見過,乃是長史風晗及太史令黃石九。另一位面呈粉紅色的老者卻未見過。

金博丞相見到司馬永漢,哈哈笑道:「司馬議曹正吏,此處留有一座虛席以待,快請快請,待老夫介紹幾位長官⋯⋯」

「這兩位風長史及黃太史令汝已見過,另一位長官乃是丞相府副長史呼合毒先生。」

司馬永漢對著三人一一行禮下拜,金博丞相也不阻止,實因司馬永漢年紀輕,官階比之眾吏之長的「長史」低了太多級,首次正式面謁,拜見也是應該的。

金博待司馬永漢拜見完畢就座,雙手一拍,議事廳空中就出現了3D全像投影,這一回映出的不是地球之旅的精華版,而是十萬筆原始資料,金博丞相對司馬永漢道:

永漢,此番須將汝帶回之資料深度消化,你要一路講解,所有細節不得略過,我等討論之過程亦將全程錄像,你就開始吧!

司馬永漢抬眼看到的是夜晚的臺北市,凱達格蘭大道西端的紅磚建築物,中央有一高聳尖頂,永漢在地球上初見此建築物時並沒有特別的感覺,那時心中想的是如何潛入其內打探總統密會情形而不被衛兵發現;這時重見此建築物,感覺它雖非十分雄偉,卻有一種予人壓迫感的威勢。

待總統府小會議室中寅夜密商告一段落時,錄像暫止,司馬永漢解說道:

此為臺灣之總統府,相當於我國之皇宮,總統為全國最高元首,唯其人選是由人民選舉決定。

空中全錄投射暫停格在總統府內的小會議室,會議剛結束,與會人都坐在原位上,總統居中,右手邊坐了三人,左手邊坐了兩人。

司馬介紹道:「總統右手首席之女士為行政院長羅正虹,相當於我國之丞相⋯⋯」

金博丞相有些吃驚,喃喃自語:「嗯,女人當丞相?奇聞奇聞。」

司馬永漢指著行政院對面坐的禿頭歐吉桑:「此人乃是立法院長廖淳仁。立法院由人民選出之委員組成,代表民意監督行政院施政,並負責制訂法律,其監督部分工作略似我國之御史大夫,唯立法之權在吾國則屬帝權⋯⋯」

丞相府副長史呼合毒插口問道:

聽說司馬議曹正吏歸國時帶回一地球人,此人是否即為廖淳仁?

司馬永漢答道:「回呼合長史,正是此人。此人裸身通過蟲洞而安然無恙,聞說生醫智人們為之大譁,各種理論紛紛出籠,乃將廖淳仁帶回生命祕院,仔細研究其中奧祕。」

風晗長史問道:「坐在女丞相身邊之人是何身分?」

司馬永漢道:「此人乃是國防部長,大致相當吾國之太尉⋯⋯」

太史令黃石九忽然噗嗤笑出聲來:「彼太尉相貌可喜復可笑,與吾國尤古太尉之堂堂相貌相較,差之大矣,差之遠矣。」

司馬永漢指著另兩人介紹道:「國防部長身旁者為外交部長,掌管國界外之大事,吾國無此官職,國家對外大事由皇帝管,禮賓小事由鴻臚管。廖淳仁身邊的乃是國家安全會議祕書長,吾國無此官,國家安全大事亦屬帝君之權也。」

丞相聽到這裡點頭道:「地球上國家大事之分工執掌似較細緻,也似乎更周延,新政規劃中可資參考。」

他一揮手,錄像繼續前轉,出現了立法院的議事大廳,畫面立刻活潑生動起來,男男女女走來走去,一會兒罵幾句,一會兒舉牌吼幾聲,一會兒聯手推擠,一會兒鬧累了坐回座位低頭滑手機。金博丞相、兩位長史、太史令⋯⋯大家全看傻了眼,但都認出主席台上坐著的正是廖淳仁。

司馬永漢看那一幕幕往事歷歷都在記憶之中,忍不住笑了起來,他有點放肆地叫道:

就是在那裡,我測到了異常強大的負能場及負能量⋯⋯

丞相本人對科學很感興趣,立刻打斷問道:「負能場?負能量?你用什麼儀器測到的?」

司馬永漢發現自己興奮得有點太超過,便規矩地回答:「科學智人給我一支手錶,可測各種能場之強度,不過負能場則為第一次測到,乃是全新之現象,前所未聞。」

丞相的科學直覺敏銳,立刻問道:「這些負能量、負能場與廖淳仁能夠不穿戴裝備安然通過蟲洞有關聯嗎?」

司馬永漢道:「不知。但曾私下問過科學智人阿里十三,彼亦懷疑有此可能,是以生命祕院中之生醫智人正在對廖淳仁的特異功能做深入研究。」

長史風晗沉吟良久,這時提出一個嚴肅的問題:

彼地球實行民主,人民選出之立法院委員監督行政,又為國家及人民立法修法,其職責無比重要,然而其會議議場卻又亂象如此,我看皇上對變法新政心意已決,難道我國之新政要學習這一套?

金博丞相點頭道:「風晗問得好,吾等須將十萬資訊消化完畢後再來思考此問;讓我們再看下去!」

繼續閱讀:【變法】「除掉這個禍首,什麼鬼新政就沒有了。」變法大浪將起,塞奇美晶的暗潮也洶湧(三)
首圖來源|背景:Jasper WildeUnsplash|宮殿(重製):GigiUnsp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