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識形態不能出現在城市中?看看一線大城紐約、首爾與柏林怎麼做

今日有高雄市長候選人表示「環保可以抗議、教育可以抗議,治安不好都可以抗議,你都可以抗議,唯一意識形態,對不起,通通不准」。雖然該名候選人不改一貫作風,晚間略為軟化。但到底什麼是意識形態呢?城市裡出現意識形態對經濟不好嗎?

剛好,去年 10 月 31 日萬聖節這天,好過日考察系列帶大家看的,是德國如何看待過去歷史上極權主義的種種「幽靈」。以不同的「城市地景」紀念,讓人永不能忘。我們就來回顧一下,好過日考察過的城市,曾經出現,甚至有官方角度來紀念怎樣的意識形態?

#紐約──世界經濟規模、金融業規模最大城市

講起紐約的「意識形態」活動,或許許多人有印象的是 2011 年 9 月 17 日開始的「佔領華爾街」,當日近一千名示威者進入紐約金融中心華爾街示威,活動持續超過數個月,期間也發生過 11 月 15 日的祖柯蒂公園驅離事件。但紐約市府當然沒有「禁止」這樣意識形態鮮明的示威活動。

其實,紐約的政治示威是家常便飯,其中一個重要據點,就出現在聯合國總部前。而且不只美國政治,更涉及全球政治。

1971 年 1 月 29 日,二千多位台灣及香港留美學生就在聯合國總部外面示威,高呼「保衛釣魚台」,活動也擴及全美各地。而參與美國保釣運動的不少右派留學生之後都成為中國國民黨的要員,例如馬英九;不少左派留學生則倒向中國共產黨。這些現在高喊反「意識形態」的政客們,在他們留學美國(甚至許多取得綠卡)時,都享受過「言論自由」的庇蔭,然而卻絕口不提。

柏林洪堡論壇,原本是東德時代的「共和國宮」,在重建「柏林城市宮」的過程中,刻意保留一面牆不加修飾。提醒大家歷史與現代交織的痕跡。

#首爾──世界競爭力前十城市、世界數位指數第一城市

南韓的發展軌跡和台灣相若,首爾從民主化運動開始,就上演一場又一場的抗爭。

光州事件後,抗爭活動持續對南韓軍政府施壓,民間也一直有自發紀念光州事件的地下活動。1987 年,強調「拼經濟」的全斗煥政府無視民間要求修憲爭取總統直選的呼聲,強硬表示漢城奧運前「停止討論修憲」,並於 6 月初指定陸軍士官學校同學盧泰愚為下任總統。

6 月 9 日,延世大學爆發大規模抗議,學生李韓烈在校園內被催淚彈集中頭部,當場失去意識倒地。身後掩住口鼻的夥伴攙扶著他立刻送醫急救。

這張照片傳遍全國,輿論大譁,隔天四十萬人民上街示威,2400 人被捕,「意識形態」很快擴展到全國卅多個城市,不只學生,中產階級也響應上街頭,據稱半個多月內有 830 多萬人上街抗議,1 萬 7 千多人被捕,對政府的不滿傳遍全國,史稱「六月民主運動」。

7 月 5 日,李韓烈在頭部重創近一個月後,仍不治逝世,四天後,160 萬漢城市民走上街頭,為李韓烈舉行「民主國葬」,而後促成了總統直接民選。歷史的巧合是,南韓為民主歡呼、為李韓烈哀悼之時,正好是臺灣解嚴的前一週。

今天,李韓烈中彈的雕像仍聳立在延世大學入口不遠處,在小丘上俯瞰著校園,一旁的紀念碑上,刻着 198769757922 這串好像密碼的數字,紀念事件發生的幾個重要日期(6/9、7/5、7/9、22 歲)。

南韓進行了對獨裁政權的責任追究,紀念過往的人權地景也流傳至今。沒有韓國人,會說這樣抗暴的意識形態,會影響他們的經濟。

圖為去年所攝,洪堡論壇預定於 2019 年開幕。

#柏林──歐洲創業排名第二城市、國際會議排名第五

1988 年,柏林市政府決定興建猶太博物館時,曾經遭受反對,有人認為猶太歷史部門不必從歷史博物館獨立出來,有人認為經費應該用來「拼經濟」、重建東柏林而不是「拼意識形態」。更有人認為猶太人不是我殺的,為何拿市民稅金來「譴責自己人」。好在,柏林堅持這樣的「政治化」,建成了柏林最受歡迎,吸引觀光客數量名列前矛,也象徵德國人反省態度的博物館。

共和國宮則是過去「柏林皇宮」,在東德時代被改建為現代化的「共和國宮」,作為東德人民議會使用。這樣高度「意識形態」的建築,在東德民主化併入西德後,發現過去的建材有毒(石綿)而要拆除,拆除後是否重建原來的皇宮,就引起論戰。有人認為柏林市府要抹殺共產時代痕跡,有人認為重建皇宮象徵舊帝制的崇拜。

最後,柏林重建「三面皇宮」,但留下一面不加裝飾的水泥牆,避免完全復舊。而建築則作為「洪堡論壇」使用,要研究與保留世界文化,推動科學、藝術、文化活動和對話,預定於 2019 年啟用。

而從小處,也處處可見德國人對歷史的尊重,例如柏林選帝侯大道上的公車站,立著納粹黨衛隊大隊長艾希曼參與大屠殺的解說。

公車站背後,是「最終解決方案」行政作業的總部(選帝侯大道 116 號),置身極權主義中的眾多「平凡公務員」,製造了謀殺 600 萬人的死亡體制。即使人性本身並沒有改變,在缺乏思考的服從中,卻依然能製造巨大邪惡,亦即漢娜鄂蘭所言的「惡的平庸性」。

在德國許多城市的人行道上,鑲著一不注意就會忽略的小金屬牌,上面通常寫著:曾經在這裡居住的(Hier wohnte …)某某人、出生年份、以及多是此人被驅逐的年份以及最後去世的地點。

這樣的金屬牌目的是紀念在納粹時期,被謀殺、驅逐和逼迫自殺的人。稱為絆腳石(Stolpersteine)計畫。

在這裏,沒有廉價的「放下過去」,而是透過在每日日常中,誠懇地「時時面對」,讓記憶永不遺忘,讓錯誤不再發生,讓歷史繼續向前。

德奧各城市都可以看到的「墊腳石計畫」,提醒這裡曾經發生過屠殺猶太人事件。臺灣若這樣做可能會被既得利益的獨裁餘孽陣營指控為「東廠」。

#操作去政治化才是可怕意識形態

我們可以看到,不論美國、德國、韓國⋯⋯以及更多的民主國家,他們最繁榮的城市裡面,絕對不排斥政治與歷史的存在,不會禁止、也不會「道德勸說」阻止帶有「意識形態」的遊行。這樣的包容並蓄,反而促進了思想的多元性,讓創意更容易產生。

實際上,刻意將城市「去政治化」的舉動,反而可能是讓統治者獨尊其「意識形態」,打壓異己的最好工具。軍國主義的日本,納粹統治下的德國,人民不談政治專拼經濟,只要不觸碰統治者的底線,馬照跑舞照跳。這樣的國家或城市,真的會是偉大的嗎? 而膽敢說出「禁止意識形態」的候選人,你不擔心他當選後,只會「剩下一種官方意識形態」嗎?

閱讀更多:戰後德國創造了超級經濟奇蹟,為什麼還要轉型正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