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狗加上一個夢,竟然改變了歷史──南丁格爾與牧羊犬

動物不僅能療癒受傷的人心,似乎也能改變人的性格、行為,並在某些關鍵時刻裡決定他們的未來命運。

近 200 年前,一位年輕女性懇求他母親讓他去學護理。

「......從小我就夢想成為護士,陪伴在病人身旁,照顧他們和減輕他們的痛苦,只有這樣的生活才能使我感到幸福和快樂.....」

她起身走到母親面前跪下,十指合攏放在母親膝上,像禱告般虔誠的祈求。但母親愕然無力的坐著,她握住年輕女孩的手,用發抖的聲音說:

「......妳、妳究竟在說些什麼?妳到底在想什麼?.....妳是這個家的一份子,有身份、有地位,受過高等教育的名門閨秀,卻要離家到外面工作.....簡直是無理取鬧!」

在維多利亞女王的時代,女孩子外出工作就會被別人看不起,不管理由多麽神聖崇高,凡到社會上找工作的女性就不會被人尊敬,更何況是當時被視為髒亂下賤的護理職業。

但最終,這位年輕女性最後仍然選擇聽從他自己內心的呼召,義無反顧地以護理人員的身份前往克里米亞戰場,她克服種種困難,改善醫院後勤衛生和環境衛生,最後使傷病員死亡率從最初的 42% 下降到 2%。許多士兵都記得她晚上提著一盞燈探視傷兵的習慣,給了她一個暱稱:「執燈天使」。

夜晚探視病人的南丁格爾

她的名字叫:佛羅倫斯・南丁格爾。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促使她不顧家庭反對投身護理事業的關鍵,全都來自於和一隻狗的相遇。

南丁格爾出生名門世家,家族的財富相當可觀,家族事業中的一座鉛礦更是價值難以估算。儘管家裡不愁吃穿,但是佛羅倫斯從小就不是一個快樂的孩子,豪華的舒適生活對佛羅倫斯來說吸引力不大,她從來不和同伴玩耍,反而獨來獨往,個性多愁善感、倔強而執拗,她有著豐富的想像力,常遁入夢幻的世界編故事,讓自己在故事裡做主角。

因為無人能懂的孤獨,小動物就成為佛羅倫斯最好的玩伴。從六歲起,她的媽媽就發現佛羅倫斯會跟身邊的小動物聊天。佛羅倫斯從動物中找到慰藉,並且當動物受傷或生病時,她也從照顧牠們的過程中找到對自我的肯定。就在她17歲時,一次照料牧羊犬「小蓋子」(Cap)的經驗,無意間改變了南丁格爾的一生。

1837 年初的某個午後,南丁格爾與當地牧師一起騎馬,正好遇見一名熟識的老牧羊人。老牧羊人辛苦地揮動手中的長杆子,大聲吆喝,想集合分散在山腰上的羊群,但是沒有牧羊犬的幫助下,羊群完全不聽牧羊人的使喚。

「小蓋子呢?」南丁格爾認識牧羊人,也很愛那隻溫順聰明的牧羊犬。在這樣一問下,牧羊人立刻憤憤地說:「被人打了!」

原來,有一天,村裡的男孩看到小蓋子在門前上睡覺,惡作劇地向他丟石頭。小蓋子馬上站起來躲避孩子們的猛烈攻擊,但不幸一顆石頭,剛好不偏不倚地砸中牧羊犬的腿。

「……他一跛一跛著爬回來,到家後就往地上一躺,不斷的哎叫,根本無法動彈。」但之後,南丁格爾聽到一個更令人難過的消息:因為根本養不起無法工作的牧羊犬,萬般掙扎下,牧羊人決定放棄牧羊犬,找了一條繩子準備勒死小蓋子。

南丁格爾感到非常難過。在經過牧羊人同意後,他們進入了牧羊人的家中看望小蓋子。牧羊犬認出進屋的人後,從桌子下一拐一拐爬出,忍著疼痛發出嗚咽之聲。南丁格爾抱著祂的頭,讓牧師檢查小蓋子的傷勢。診斷之後,他們驚喜的發現:狗並非原本預測的骨頭斷裂,而只是嚴重瘀傷而已,並且認為熱敷應該可以讓小蓋子在幾天內復原。

南丁格爾出來後,剛好遇到主人垂頭喪氣的帶了一條繩子回來。兩人合力勸服牧羊人不要勒死小蓋子,並細心照顧這隻狗。她找了些舊棉絨布當繃帶,並且為小蓋子生了盆火,還燒了些水,用擰乾的熱繃帶敷在小蓋子受傷的腿上。

就這樣兩天以後,南丁格爾再次在山腰上遇見牧羊人──而這次,她看見小蓋子盡職地待在主人的身旁,雖然還有些跛,但幾乎已經復原。牠興奮不已地跳向南丁格爾,在她的洋裝下留下狗爪印表示感激,南丁格爾也開心的笑了起來。

就在隔天晚上,1837 年 2 月 7 日,南丁格爾做了一個夢,或者說,終於對自己的人生產生了憧憬。南丁格爾在她的日記中寫道

「那是我嚮往的地方,我的心、我的姐妹都在那裡快樂的工作,追尋生命的意義。.....我要實現我的理想,今生今世,我都要達成這個願望。」

在此之後,她與家族和世俗觀念奮戰了 9 年,1846 年,26 歲的南丁格爾剛好看見一個新教徒的婦女團體在訓練女性照顧病患,那天晚上她想起照顧牧羊犬所誘發的憧憬,沒多久她就毅然決然地加入這個團體,修習了完整的訓練課程。雖然傳統保守的母親仍然不贊成,卻已經無法改變她的決心了,她就此踏入護理的世界。

1886 年的南丁格爾(中)與她的護理班畢業生
(Source: FormerBBC [CC BY-SA 4.0 (https://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sa/4.0)])

克里米亞戰爭結束後南丁格爾成為傳說,英軍總司令親自寫了一封感謝函給她,英國本土上自維多利亞女王、下至百姓,沒有人不高呼南丁格爾的名字。在全民熱烈激昂的情緒下,和平慶祝演說這樣說道:

「克里米亞戰爭已經平靜了,這位仁慈的天使已完成偉大的任務.....曾為了聆聽她輕盈的腳步聲及衣群擺動的婆娑聲、凝視著她那飄逸的身影,就能心滿意足的傷兵,都已經健康的回到故鄉,戰地醫院空蕩靜寂昭告著的喜悅,都是佛羅倫斯・南丁格爾所帶來的......」

不只是南丁格爾,許許多多的故事告訴我們,很多人一生的轉變,其實都跟自己與動物的親密接觸過程有關。許多醫生都嘗試解釋,為什麼經由照料動物與陪伴,就能夠使人自己的人生意義與定位。原來在照顧的時候,人們可以從動物的反應中看見自己付出的成果。隨著人與動物的互動越來越頻繁,你會體驗到一種與人從來不會有的親暱感。而在這時,人們往往會對自己有更正面的觀感,對生命的種種挑戰也更無畏懼。

歷史人物如此,今日人物亦復如此。後來,南丁格爾又在倫敦的聖湯瑪斯醫院成立護校,成為公認現代護理的創始者。1907 年,她成為英國功勞勳章的第一位女性受獎者。然而,就在這一切的成就背後,就是這樣一個平凡而感人的起源── 年老的牧羊人抱著牧羊犬、站在門外目送她遠離的身影。

*本文由故事編輯部與百靈佳殷格翰共同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