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期排華、突然斷航,臺灣與越南間能否從歷史中找出公道伯?

2 月初,因武漢肺炎疫情擴大,新聞突然傳出越南對臺灣無預警斷航,所有航班大亂。雖然幾小時後臺灣政府就迅速化解危機,雙方恢復通航,不過臉書上許多旅越臺人都說,這陣子在越南行住坐臥都得小心翼翼,有的不敢講中文,深怕一講話就被越南人視為瘟神,有的則遭到店家不友善對待。

這對長期關心越南的我來說,是很「唉」傷的一件事。10 多年來,以為寫些文章可以拉近臺越距離,看來還是得面對核心問題,而所有問題,最終都跟政治有關。

在不好說的史觀與政治現實下

我能理解越南礙於國際現實與中國壓力,對於臺越交流無法高調,也清楚越南自 1975 年北越解放南越後,與臺灣(Đài Loan)關係不再如越南共和國第一任總統吳廷琰(Ngô Đình Diệm)、阮文紹(Nguyễn Văn Thiệu)時代那般親密。但很好奇的是,現在的越南教科書或越南年輕人,怎麼看待南越親美愛臺的那段歷史,是避談?略談?還是暢談?

吳廷琰是越南共和國(南越)第一任總統

我相信在臺的越南人都明白,臺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我們有選舉、有民主、有言論自由,臺灣最明顯卻不好說的就是──保留了大量南越時期的史料與照片,足以證明臺越、中越是兩條不同的譜系。不過這塊對越南政府來說仍然敏感,有政治正確的問題,臺灣不容易著墨。

越南與中國雖同屬共產政權,但越南很早就與國際接軌,他們融和了法、美、俄,還有更早的中、印等文化,即便過程充滿血淚(其實哪個亞洲國家不是),卻造就越南人靈活彈性的性格面向。光是越南可使用臉書這點,就覺得他們比起其他東協國家的言論自由度較大。我在美國時,跟美國人聊到越南與中國差異,他們也普遍認為越南較自由,而且美國還吃過越南的苦頭,不是嗎?

根據 104 求職網分析,因中國疫情擴散,63% 臺灣人過年後決定不回中國工作,這批人極可能回流臺灣或往東協發展。加上中美貿易戰持續進行,越南被視為是最大受惠國之一,可想見接下來會有一波臺灣人赴越工作。不過前幾年越南排華暴動造成臺商損失慘重,如今武漢肺炎又燃起反中情結,長期以來旅越的台灣人一直受波及,我現在雖然已不住越南,但心裡某個角落永遠留在越南,總想做點什麼幫忙一下。

或可重新連結的日治訪客

我之前寫過台越星辰往事三篇長文,嘗試建立自己的臺越論述(業餘版),現在全世界因為疫情感覺快進入鎖國狀態,臺越之間也可能彼此緊縮,需要有人出來幫忙緩和氣氛,於是我想到一位住過台灣的越南皇室革命家:畿外侯彊柢(Kỳ Ngoại hầu Cường Để,彊音強)。

延伸閱讀:你知道嗎?1945 年以前,臺灣與越南之間曾經發生過這些事(上)

我第一次聽到越南彊柢親王這號人物,是在「燦爛時光東南亞書店」黃宗鼎教授的演講影片中,後來又聽到越南文物收藏家許燦煌先生說他跟彊柢的後代是結拜兄弟。

彊柢是誰?怎麼這麼神通廣大?這些無意間得到的小線索讓我動筆簡略地寫過 1939 年彊柢親王在臺北幸町(今濟南路、臨沂街、新生南路附近)開辦越語廣播節目的短文,這段史實至今很少人知道。

彊柢(圖左)和潘佩珠於1907年日本留影。(Source: wikipedia)

去年底,有位「世界柔軟」的年輕人張辰漁跟我說,他覺得彊柢親王的故事很有趣,我才知道原來冷門的東西還是有人看,受到年輕人的鼓勵,我決定好好地、隆重地來介紹彊柢親王這位穿越時空的國賓人物,即使他被越南人淡忘、被臺灣人失憶超過半世紀。

這幾個月在辦案過程中,無意間發現日文書《安南王国の夢》刊載一張彊柢親王當年在台北拍的照片,這張照片我在台灣網站看過,當下心裡一震,不會吧!難道是……

接下來故事很長,我分成三篇慢慢說。希望有越南讀者看到這個故事,把故事帶回越南,好好重新認識 Đài Loan,臺灣。

延伸閱讀:你以為台灣現在才推新南向?早在半世紀前就已開始,甚至有南向主題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