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尋

【Changemakers】讓藥品像可口可樂一樣深入世界每個角落──小空間創造大奇蹟的ColaLife

廖貽柔 2020-04-22

一條塵土飛揚的赭紅色小路,貫穿了非洲尚比亞(Zambia)南部的坎切萊村(Kanchele),道路兩旁座落著零星的屋舍與小商店。


路的一端,有著熱鬧的市場攤位;而另一端,一些村民手裡拿著可口可樂,他們正以一局撞球消磨午後時光,母雞和小雞在腳下咕咕奔跑。


像坎切萊村這般偏遠的村落散佈於尚比亞各個角落,這些村落中潛藏著一個看似平凡卻致命的死亡危機──腹瀉。遠在臺灣的我們很難想像身旁親友因腹瀉死亡,但在發展中國家,每八位孩子就有一位於五歲前喪命,第二大致死原因便是腹瀉造成的脫水。


事實上,預防並解決腹瀉並不是難事,早在 1975 年世界衛生組織(WHO)和聯合國國際兒童基金會(UNICEF)便已提出腹瀉的有效治療方式,只要一包含有葡萄糖的口服脫水補充液(ORS,Oral Rehydration Solution)就可以解決問題。尚比亞政府自然也知道這點,因為他們於全國衛生保健中心提供免費的口服脫水補充液供民眾取用。那麼,腹瀉致死率為何還是那麼高呢?


三十年前,當西蒙.貝瑞(Simon Berry)和他的妻子珍(Jane)站在尚比亞鄉村的小賣部中,手上握著可口可樂、卻遍尋不著 ORS 時,他們找到了問題所在。


可樂辦得到,那抗腹瀉藥呢?──歷經二十年才成真的ColaLife點子發想

1985 年,貝瑞夫婦來到尚比亞東北部進行救助工作。在尚比亞,他們親眼目睹一位鄰居因腹瀉而痛失稚子。


尚比亞國內並非沒有治療腹瀉的藥,然而由於距離遙遠、道路不暢,再加上供需不平衡,治腹瀉的這類基礎藥品難以到達農村地區。一位孩子飽受腹瀉所苦的母親,可能必須步行三十公里才能領取 ORS。貝瑞留意到,與此相對的是,即使是非洲最偏遠的角落,可口可樂似乎都無所不在。


尚比亞村落的小賣部一景(Source:flickr)

 

無論走到哪裡,不論是繁華城市還是窮鄉僻壤,諸如洗衣粉、食用油和可口可樂等商品都隨手可得。那麼,若我們有辦法將這些商品運到最偏遠的鄉村,為什麼不能讓村民在買可口可樂的地方,同樣也買到治療腹瀉的簡單藥物?

比起公共交通,貝瑞發現私部門擁有更靈活的物流通路,可口可樂便是最好的例子。即便沒有公路,當地小販也會利用腳踏車將一箱箱可口可樂送到偏遠地區的村民手中。因此,他靈光一閃:如果能利用可口可樂的物流,把治療腹瀉的藥品放在可口可樂的運送箱中,那麼即使再偏遠貧困的地方,只要有可口可樂便會有藥品,村民對醫療物資的需求也就能被滿足了。


然而,在 1980 年代,資訊的傳播速度不比現在,尚比亞的腹瀉問題未能引起社會大眾的注意。不但腹瀉無法成為公共議題,社會企業的概念也還鮮為人知,在沒有充足創業條件的情況下,貝瑞只得暫時把這個點子埋入心底,而這一埋便是二十年。


2008 年 5 月,貝瑞受邀參加「商業行動倡議計畫」(Business Call To Action),此計畫提倡透過商業力量解決社會問題,而可口可樂恰好是其合作對象之一。這喚醒貝瑞埋在心底的種子,活動結束後,他開始認真研究和可口可樂接觸合作的方式,於臉書、推特等社群媒體上公開自己二十多年前的構想,隨後獲得廣大迴響,並終於獲得可口可樂公司的回應。他們和貝瑞聯繫,表示對他的計劃很有興趣,願意攜手合作;兩年之後,貝瑞與珍便正式辭去工作,創立了 ColaLife。


貝瑞原先的構想是,可口可樂能在二十四瓶裝的可樂運送箱中,讓出一瓶可樂的空間給抗腹瀉藥包。一瓶空間看似小量,但數量大時利潤就會可觀,要求可口可樂讓出高額利潤實在有點行不通。難道沒有既不影響可口可樂盈利、又能順利運送藥品的方法嗎?


某一天,珍靈光一閃,提出一個兩全其美的想法:「我們能否利用運送箱中瓶子與瓶子間的空隙呢?」


Bingo!根據可口可樂板條箱中瓶子與瓶子間的縫隙,貝瑞的團隊設計出一種三角形的耐壓硬殼塑膠包裝──Aidpod,裡頭裝著抗腹瀉基本藥品與文宣。如此一來,可口可樂公司不需要特別為了藥品挪出空間、降低利潤,甚至不會有任何額外的運送成本,而藥品也可以順利搭上順風車。


可塞進可樂瓶間隙的三角形耐壓硬殼塑膠包裝──Aidpod

就這樣,2011 年底,萬事俱備,ColaLife 開始在尚比亞執行為期一年的營運試驗,為偏遠鄉村送去抵抗腹瀉之苦的救命藥包。


板條箱的下一步,學習可口可樂「創造價值」的精神

ColaLife在尚比亞第一年試營運獲得不錯的反響,Aidpod 抗腹瀉組合包廣受當地民眾歡迎,十二個月內一共賣出了 26,000 包。


然而,這一年試營運同時也暴露了「搭可口可樂板條箱便車」這個點子的致命缺點──每 24 瓶可樂只能攜帶 10 包抗腹瀉藥,這對村民來說遠遠不足。


一旦雨季來臨,患上腹瀉的機率大增,尚比亞的母親們對抗腹瀉藥的需求量便會暴增為可口可樂的 10 倍。如果所有抗腹瀉藥都只能被裝在可口可樂板條箱中綑綁銷售,是否意味著大多數婦女都必須等待?


再者,當大家還津津樂道於利用板條箱運送藥品的點子時,試營運期間的銷售數量卻令貝瑞夫婦大吃一驚──在所有賣出的抗腹瀉藥中,居然只有 4% 是由可口可樂板條箱運送到居民手上!


這種種發現意味著,儘管利用板條箱運送藥包是個極為引人注目的創新想法,但將所有賭注都壓在可口可樂上,是不必要且不切實際的。


ColaLife在尚比亞試營運期間合作的兩間批發商之一

「我們從試營運的經驗中得知,重點不是板條箱能容納多少藥包,而是市場對抗腹瀉藥的需求有多大。」貝瑞決定重新回頭思考當年可口可樂經營者曾問他的一個問題:「您的產品有什麼價值?」


這個問題背後想問的是:你要怎麼吸引商人賣抗腹瀉藥?參與藥品銷售鏈的每個人是否都能從中獲利?換句話說,巧妙的藥品包裝僅僅是個開始。可口可樂在非洲僱用多達 68,000名 員工,但他們合作的批發商、分銷商和零售商遠高於此數字;而這些人願意與可口可樂合作,是出於明確的經濟動機。


這便是貝瑞從可口可樂身上學到最重要的一課。「可口可樂實際上並沒有開著卡車走進這些偏遠的村莊。相反地,他們專注於創造市場,並和當地人合作,確保運送與銷售過程中每個環節都有賺頭。」


人們對可口可樂的需求吸引批發商進貨賣給分銷商,分銷商進貨賣給零售商,最後再賣給當地人。「所以,在進入村莊的最後一英哩,你將會看到可口可樂由一個騎自行車、牛車或開小卡車的當地人運送。」


一旦想通癥結點,貝瑞夫婦不再研究板條箱有多少空間容納藥包,而是專心創造商品價值、和當地物流及銷售通路建立關係。


事實上,抗腹瀉藥在尚比亞本來就有市場。貝瑞一一拜訪尚比亞的批發商、分銷商甚至鄉村小店的店主,其中一位店主喬伊.穆南揚加(Joy Munanyanga)一聽到他們的來意,立刻整理出該藥包可幫助的婦女名單(包括她自己),並計算她可以從賣藥包中賺多少錢。


明白確實有商機後,貝瑞決定將一份抗腹瀉藥包定價為 5 克瓦查(尚比亞的流通貨幣,約等於 1 美元),確保每賣出一份藥包,批發商能獲得 20%、零售商能獲得 35% 的利潤。他也透過優惠券和衛生教育教導吸引村民購買抗腹瀉藥,擴大潛在的市場。


除此之外,ColaLife 更和尚比亞的衛生部門合作,將抗腹瀉藥從中央倉庫運輸到各個地區,再將藥包交給與可口可樂簽約的同一批人。


貝瑞笑著說道:「一旦和通路及消費者建立了關係,就沒必要再將抗腹瀉藥包放在可口可樂板條箱中。相反的,現在是批發商和店主會主動將藥包和餅乾、食用油及洗衣粉等物品一起添加到庫存清單裡。這對抗腹瀉藥來說,絕對是一大進步。」


和各種生活用品一起陳列在貨架上的抗腹瀉藥包(Source:Flickr)

和當地人一起打造量身定做的藥包

除了學習可口可樂的物流通路外,ColaLife 也認真傾聽當地人的聲音:「問民眾他們想要什麼」。但奇怪的是,在 ColaLife 著手設計新的口服脫水補充液藥包前,還真的沒人問過尚比亞偏遠地區的人們想要什麼。


當地婦女告訴貝瑞夫婦,傳統由政府發放的 1 公升口服脫水補充濃縮液,對家庭來說份量太大,因為一個孩子每天通常只需要喝 200 到 400 毫升,而超過 24 小時剩下的補充液就該被丟棄。這不但浪費藥物,也同時浪費偏遠地區取得不易的水。另外,對尚比亞家庭來說,要從1公升溶液裡精準量出每次服用所需的量也頗為不易,太少的話,藥品沒有作用,太多的話,孩子的腹瀉反而會加重。


因此,透過與尚比亞婦女合作,西蒙夫婦設計出一種新的抗腹瀉藥包,其內容物包含四包可沖成 200 毫升補充液的小袋,以小包裝解決原先份量太多、測量不易的問題,小袋中裝著添加額外風味的口服脫水補充液,讓孩子更願意服藥。10片鋅片,預防下一次腹瀉。包裝上印著清晰易懂的圖像說明,降低服藥難度。甚至還附贈額外的誘因──1小片肥皂,鼓勵民眾勤洗手、抗腹瀉。


「我們實際去了解人們在治療腹瀉方面到底遭遇到什麼問題。」貝瑞說,「這些藥包不是為窮人設計的,而是與他們一起設計的。一些非政府組織坐在象牙塔中以為自己做得很好,但這些組織中,又有多少給予當地人選擇的尊嚴?」


就這樣,這種被命名為 Kit Yamoyo 的新包裝誕生了。在幾種非洲語言中,Yamoyo 的意思是「生命」,Kit of Life,一個充滿美好祝願的嶄新名稱。


一份Kit Yamoyo裡頭含有四小包口服脫水補充液、10片鋅片和一小片肥皂,而包裝本身亦可作為量杯。(Source:Flickr)

讓自己變得不重要,系統才能持續運作

ColaLife 堅持的另一個原則,是「尊重當地組織,別讓自己變得不可或缺」。


之所以有這樣的堅持,是為了讓他們打造的這套抗腹瀉藥系統得以延續下去,這意味著一切都由尚比亞當地組織來完成,ColaLife 的作用只是暫時性的。如果所有事務都取決於 ColaLife,一旦他們離開,整個系統都會崩潰。


因此,ColaLife 盡可能降低自己在尚比亞的存在感,他們沒有員工、沒有總部,也幾乎沒有有形資產。購買 Kit Yamoyo 藥包的護理人員及銷售鏈中的許多人都不知道 ColaLife 的存在;ColaLife 的品牌名稱也並未出現在抗腹瀉藥包上。而這一切都是為了讓這套抗腹瀉藥系統得以獨立運轉,透過尚比亞人之手永續發展。


如今,尚比亞村民平均可取得抗腹瀉藥包的距離,已較過去縮短三分之二,這意味著藥品愈來愈容易取得,使用率也大幅增加。未來,在尚比亞成功的基礎之上, ColaLife 將與其它更多國家合作,讓他們開發的抗腹瀉藥包成為治療兒童腹瀉的首選療法。


貝瑞夫婦樂觀的期待,越來越多非洲地區偏遠鄉村的村民在踏進小雜貨店時,除了拿起可口可樂之外,也能找到一包救命的抗腹瀉藥包。

 

社會企業(social enterprise):一個以商業模式來解決某個社會、環境、公益性問題的企業組織。例如為弱勢社群創造就業機會、提供具社會責任或促進環境保護的產品或服務。而社會企業的盈餘主要用來投資社會企業本身,繼續解決該社會或環境問題,而非為出資人或企業所有者謀取最大的利益。
本文由故事編輯部與百靈佳殷格翰共同製作
參考資料
  1. CoLaLife官方網站
  2. DefeatDD (2012, December 14), BRINGING COLA – AND LIFESAVING COMMODITIES – TO RURAL REGIONS
  3. Peter Day (2013, July 23), ColaLife: Turning profits into healthy babies
  4. Lisa Golden (2014, July 6), Piggybacking to success
  5. Deborah Kidd (2014, July 9), CATCHING UP WITH COLALIFE
  6. 王俞雯,ColaLife可樂生機,臺灣社會企業創新創業學會(2015.9)
文章資訊
作者 廖貽柔
刊登日期 2020-04-22

文章分類 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