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每一分鐘丟掉9.9件衣服:平價時尚「穿一次就回本」的真相
作者:謝易軒 (曾任職國際環保組織)

2013 年,孟加拉一個紡織廠負責人,罔顧稽查人員緊急疏散大樓的警告,仍要求工人準時到工廠上班。

第二天早上,大樓倒塌,壓死了 1,129 人,傷者人數超過 2,500。大部分都是裡頭服裝廠的女工。

而 H&M 正是孟加拉服飾業的最大採購商。大樓倒塌那年,正是全球平價時尚營收節節高升、最風光的年代,卻也是發生最多重大成衣工廠意外的年度。

位在孟加拉的 Rana Plaza 工廠大樓瞬間崩塌的前一刻,裡頭滿滿的工人都還在製造衣服。(Source: Jaber Al Nahian via Flickr)

臺灣每分丟掉 9.9 件衣服,
一年丟棄 520 萬件

曾幾何時,不論上街還是上網,總是滿滿的流行服飾廣告,各式網紅與穿搭部落格,都在教我們如何買衣服、以及買更多衣服。時尚與流行儼然成為了全民運動。

2000 年中期開始,ZARA、H&M、GAP、UNIQLO⋯⋯等時尚平價品牌的魅力席捲全球,紛紛佔據各城市購物商圈的精華地段。一時間,時尚不再是遙不可及的奢侈品,每個人都可以用低廉的花費,快速更換流行服飾。

過去,時尚品牌一年推出兩季新款,到了快時尚年代,週週都有新品上市,例如 ZARA平均一年能推出 4 萬多種款式的服飾,每年生產超過 4 億件單品。

快時尚大品牌之一ZARA ,龐大產線在1分鐘就製造出18,000件衣服 (Source: Ajay Suresh via Flickr)

人們的衣服消費量也隨之快速攀升。快時尚改變了人們的消費習慣,推陳出新的設計與可親的價格,大大降低消費者對於品質與耐用度的要求,抱著「丟了也不可惜」的態度隨興購物。國際環保組織綠色和平在 2016 年進行一項「購衣習慣」調查,發現光是在臺灣,每分鐘就有 9.9 件衣服被丟棄,每年至少丟掉 520 萬件衣服

以全球規模來說,2000 年至 2014 年,全球服飾製造量增加了一倍;2016 時,全球每人每年平均比 15 年前多買 60% 的衣服,每件衣服存活在衣櫃的時間,也比 15 年前少了約一半。

回收率其實只有 2/1000,偽善的永續快時尚

當服飾竟也變成了一次性用品,巨量的紡織廢棄物成了新的垃圾問題,在種種質疑聲浪之下,快時尚品牌們不得不開始反思,並找尋解決方式。

例如,2016 年開始,H&M每年舉辦「國際舊衣回收週」,並推出環保素材重新再製造的服飾與配件。ZARA 也在今年宣布將在 2025 年 100% 使用「有機、永續、再生」的紡織材料製造商品。

但是,回收與再製,真的就能解決問題?答案是,很難。全球每年生產超過800億件服飾,只有不到 20% 被回收,而回收的舊衣中,又只有約 1/100 能夠用於再生纖維。

舉一個例子來說,H&M 的回收週目標是一年回收 1000 噸舊衣,但這個量他們只要 2 天就能製造出來,更不用說消費者回收舊衣還能換折價卷,等於變相鼓勵購買更多不需要的衣服。

也難怪有些人批評,這些所謂環保回收措施,都只是杯水車薪的「洗綠」行銷手法,難有實際成效。

近年時裝界吹起的「永續」風潮,真的能達到環境永續嗎?
(Source: Jason Hargrove via Flickr)

平價面料的高昂代價:你每次洗衣服,都在污染海洋

其實,你手上的那件洋裝,早在製造、運送、上架、買回家然後沒多久就丟棄淘汰以前,就已經造成諸多環境衝擊。

首先,製作織品常用的棉花,需要大量的水來種植與處理紡織程序,平均生產一件 T-shirt 就要消耗 2700 公升的水,足夠讓一個人喝3年。同時,種植棉花往往使用大量農藥與殺蟲劑,這些有毒化學物質,也會對土壤與水源造成嚴重汙染。

好,如果我們不用棉花呢?成衣界常用的另一種材料,聚酯纖維,問題更大。

聚酯纖維的原料是石油,石油在開採過程中會產生大量二氧化碳,碳排量是生產棉花的3倍。不只如此,當你每次洗衣服,衣料上的微塑膠纖維,就會隨著污水排入河流與海洋,造成環境汙染,或被魚類吃下,進入食物鏈,最後再被你吃下肚。

聚酯纖維衣服丟棄之後,難以被大自然分解,它將留在自然環境中至少上百年──除非焚燒,而焚燒又會釋出有害物質,造成空氣污染。目前聚酯纖維已佔服飾製造原料超過60%。

更不用說染布使用各式化學藥劑,包括全氟化合物(PFCs)這類會永久衝擊環境的有害物質。全球有 17% 到 20% 的工業廢水污染來自紡織業的染整加工,為了節省成本,品牌紛紛將生產線移到東南亞等地區,也把汙染轉到了這些地方,當地群聚的紡織與染布廠直接將化學廢水排放至河流中,乍看一片美麗的斑斕色澤,實讓人怵目驚心。

含有化學染色劑的污水,不只有毒害人體的重金屬與致癌物,一旦排放入河,還會殺死河川裡的所有有機物 (Source: © Andri Tambunan / Greenpeace)
延伸閱讀:在喝水等於喝毒藥的孟加拉,他想成為世界級的過濾專家──解決二十五萬烏腳病的提水 ATM

那麼,如果像 ZARA 說的,轉用 100% 永續面料呢?或者如許多品牌紛紛承諾的,使用有機棉,或遵循「閉鎖循環」原則,使用回收再製的再生聚酯纖維?

沒有錯,這些作法雖然降低對環境的衝擊,但仍難解決棉花用水量過大和有毒染料的問題,而用回收塑膠瓶再製成再生聚酯纖維,其實只是把一種容易丟棄的塑膠垃圾,再變成另一種容易丟棄的塑膠垃圾,最終仍然難逃流浪地球千年的命運。

一天薪水臺幣 60 元:我們購物的快感,都建築在他們的痛苦上

追根究柢,問題的根源是過量的生產與消費。

平價時尚最吸引人的「便宜」,餵養出消費者用完即丟的習慣。如果時尚業不改變大量、快速且便宜生產的商業模式,如果消費者不戒掉隨意買、隨手丟的浪費行為,快時尚污染的問題將難以解決。

更嚴重的是,消費者眼中「非買不可」的便宜售價,其實只是將巨額成本轉嫁到其它看不見的地方──許多快時尚品牌壓低成本的方式,是用劣質而高汙染的方式生產原料,以及剝削廉價勞工。

是的,快時尚衍伸的另一個問題,是勞工剝削。

為了找尋更便宜的勞工,各大品牌將生產線轉移到東南亞與南亞等地,有些地方支付的薪資僅每天 2 美元(約 60 元台幣),且工作條件惡劣。例如 2017 年,土耳其消費者在ZARA店裡的衣服中發現藏有紙條:「你要買的這件衣服是我做的,但我沒有拿到報酬。」或是英國女孩在平價潮牌 Primark 的洗標上發現潦草的求救訊息:「我們被迫超時工作。」

文章開頭提到孟加拉工廠 Rana Plaza 倒塌壓死千人的新聞,就是平價服飾廠內勞工惡劣工作環境的眾多案例之一。這起事件對服飾業勞工剝削的問題,敲響了一記醒鐘,終於讓數個品牌承諾,將改善南亞工廠生產環境及提供人道援助。

延伸閱讀:工作是謀生還是找死?《過勞之島》作者黃怡翎這樣說
Rana Plaza 崩塌事件讓國際群情沸騰,要求時裝界正視勞動權益。 (Source: greensefa via Flickr)

不要買最環保,必要買時務必聰明

如今人類已經迎來了前所未有的龐大服飾王國,時尚產業是全球第二大汙染源,僅次於石化工業。以至於法國政府甚至宣布,將立法禁止品牌銷毀未能賣出的「剩衣」。

雖然近年 ZARA、H&M 等品牌的熱度逐漸退潮,不到兩年關閉上百家店面,但胃口被養大的消費者,只是轉向網路服飾賣家繼續血拼──同樣的快速與廉價,同樣的低成本汙染與勞工剝削疑慮,同樣的過度生產與消費

不管「環保面料」看起來多有噱頭,其實沒有一種生產方式是 100% 永續的,只要人類在地球上活動,就會造成或大或小的環境衝擊,重要的是,我們是否能盡量僅取所需,並選擇相對永續的方式,將衝擊降到最小?

研究告訴我們,只要將衣服壽命從一年延長至二年,便能讓溫室氣體排放量在一年內減少 24%。選購二手衣,也能省下大量的水資源與電力。雖然不要買,省最多,但非得購物時,選擇品質好、易搭配的單品,穿得長長久久,也可以很時尚,雖然標價貴了一點,整體花費卻可能更少,並能免去不必要的環境與社會成本。

就如傳奇設計師薇薇安.魏斯伍德的名言:「買少一點,仔細挑選,穿久一點 (Buy less, choose well, make it last)。」如此一來,能延續久一點的,不只是那件衣櫃裡的襯衫,還有我們美麗的天地山川。

本文收錄於故事十二月關鍵字專題:「ABOUT FASHION」,全文開放分享給所有讀者。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或這個專題,歡迎加入☞故事會員 
參考資料:
綠色和平(2016):《時尚產業及紡織廢棄物研究》報告
綠色和平(2016): 快速時尚」讓世界無法喘息
綠色和平(2016): 全臺每年丟棄520萬件衣服 綠色和平呼籲「減法生活」
商業週刊(2019): ZARA、H&M全球計畫關店400家!服飾電商憑這些優勢崛起,讓「傳統」快時尚退潮
McKinsey & Company (2016): Style that’s sustainable: A new fast-fashion formula
The Guardian(2018): Rana Plaza, five years on: safety of workers hangs in balance in Bangladesh

延伸閱讀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