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農半X:我仍然是社會的小齒輪,但知道自己為何轉動

現在,我體會到一種安全感,一種有信心去支配並且渴望為之付出、承擔的狀態。 我失去了連續假期,但也從此沒有 Monday Blue。

作者:林柏宏(半農生活實踐者,現居台東鹿野)

有時候我覺得,我們都像是一灘灘水窪裡的蝌蚪,能不能順利長大,得先看那是個怎樣的窪。倒不是說生活不需要努力,但也許是我們所在的環境造就了我們而不是相反,畢竟人不能在沒有梅樹的地方期待梅樹結果,也不能在沒有水田的地方盼望稻子結穗。

八年前我憑著一股對所謂「自然」的憧憬,決然離開職場,到台東學種田(事後證明要學的豈止是種田而已),從念頭到行動,發生之快讓周遭的人都措手不及──是因為對社會不滿所以逃避現實嗎? 還是對美好生活有天真無知的想像? 或是聽了太多遍 929 的〈早起去爬山〉、陳建年的〈大地情懷〉?這些問題已經不得而知,也許都有一點點,但我深深慶幸那時的自己克服了周遭的懷疑,在未知的恐懼心情下終究踏出了那一步。

人生至此究竟變成了什麼模樣?

有人稱呼我現在的生活叫做「半農半 X 」。給那些沒聽過這個稱呼的讀者們:半農半 X 的大意就是,生活一半藉由從土地耕作,生產那些生活需要的健康食物(照顧自己),另外一半則利用自己的天賦,對這個社會做出貢獻並換取收入(照顧別人)。一開始提倡這個想法的是日本的塩見直紀先生,他在 33 歲那年辭掉工作返鄉務農,現在日本、中國、台灣等地,到處都有人在實踐或主張這樣的生活。

現在,我體會到一種安全感,一種有信心去支配並且渴望為之付出、承擔的狀態。 我失去了連續假期,但也從此沒有 Monday Blue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