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尋

「長官,如果你沒辦法驅離對岸漁船,那我們只能靠自己了!」離島馬祖的生存遊戲

2021-12-10
在兩岸關係和美中關係急轉直下的今天,馬祖作為臺灣屏障的地位再次被重視,但有關分析往往忽略了離島社會自身獨特的歷史脈絡與能動性(Source: 達志影像)
你對馬祖的印象是什麼?是世界奇景藍眼淚、懷舊列島風情,還是近期中國漁船「綠色極光」?你可曾想過,在兩岸夾縫的馬祖,是怎麼經歷從戰地反攻大陸到兩岸關係正常化這段歲月?情勢環境不斷轉變,遊戲規則也不停改寫,但地方總有自己的生命力和方式活下去──汽油彈炸漁船、幫情治單位買報紙、海上小額貿易……馬祖的生存遊戲七十年,故事慢新聞從頭說起。

 


 

2015 年,美國特種作戰部提出「灰色地帶」的概念,定義是發生在「國家或非國家行為體之間或內部、傳統戰爭與和平二元對立外的競爭性互動」。而大陸漁船、抽砂船在馬祖的活動,即被華盛頓郵報視為是灰色地帶衝突的一種形式。[1] 在夜空中閃爍的綠、黃、白色光線,是大陸和臺灣漁船在馬祖海域捕小卷的信號,但看在馬祖人的眼中,將夜空照得閃亮的詭異綠光的龐大船團,卻不免讓當地人想起數十年來經歷的種種。 
 

30 顆震撼人心的汽油彈

長官,如果你們沒有辦法驅離對岸的漁船,那麼我們只能靠自己了。-口述記錄

1995 年 4 月 12 日晚間 6 點半,東引漁民 10 多人分別駕駛 3 艘光華號漁船出海,攜帶了 30 多瓶用玫瑰紅酒瓶自製的汽油彈,駛向北固礁附近海域,先後向 3 艘大陸鐵殼雙拖漁船投擲汽油彈,為了保障自身船隻的安全,東引漁民先是投擲一枚點燃的汽油彈達到效果,再丟擲數枚未點燃的汽油彈擴大殺傷範圍。這 3 艘大陸漁船遭受攻擊後,隨即向外海逃離,自此之後數十年,該片海域罕有大陸漁船再次駛入[2]
 
當天鄉長林日福也往西莒觀看漁民投擲汽油彈的過程,並在岸邊撥打電話將現場情況直接回報給縣長曹常順與東引指揮官,甚至還有未證實的傳言提到在「轟炸」對岸漁船的過程中,有在地民代親自上陣。
 
這起事件瞬間轟動了四鄉五島,也炸進遠在臺灣的立法院,在兩岸關係解凍的過程中,這無疑是可能延燒成重大政治事件的絕佳素材。在地的報紙《馬祖通訊》對此次事件進行大篇幅的報導和社論,不僅分析事件發生背景和成因,還對東引漁民使用汽油彈的「手法」大加抨擊,在不鼓勵事件再度發生的前提下,相當熱心地替該報讀者講解如何「正確的」、「安全的」、「有效的」使用汽油彈[3],讓對岸漁民直接感受臺灣街頭運動的熱情。
 

戰地政務:漁民閒聊也成「通匪」

為什麼會發生這件事?讓我們暫且把時間拉回到 1949 年。那一年,國共內戰的局勢大舉底定,不願接受共產黨統治的國府人員、民眾紛紛向西南、東南兩個方向移動,江浙、福建、廣東的沿海島嶼開始出現數量逐漸增加的國軍,包含了今天故事的主角,馬祖。

⋯⋯想繼續看下去嗎?訂閱後立刻揭曉!

49TWD/一篇
我只想讀這篇,支持一下作者
訂閱故事,可以得到什麼?
文章資訊
作者 林欣楷
刊登日期 2021-12-10

文章分類 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