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工作,是一個適合辭掉的工作

曾經,工作是我們理解自身社會定位與服務社會的方法;如今,工作是個體的選擇與創造。

作者:張毓思(在加州擔任媒體工作者,現於芝加哥大學就讀國際關係碩士)

以前在大學的時候都聽過一個傳說,一個關於辦公室生活的恐怖傳說。

「每次檢查時間,結果都只過了 5 分鐘。」「去廁所或是午餐時間,是我一整天實習唯一開心的時候。」這種故事不曉得聽了幾回。當時還是大學生的我們最害怕的是,人生不會就得這樣子過完吧?後來大家都畢業了,也沒再聽誰講過這種恐怖故事,但是對於工作與意義之間的掙扎印象猶深。

相較之下,現在聽到更多關於工作、熱情與人生意義的敘事,像是「工作成就感就是意義」,或是「應該要找到自己有熱情的工作」這種說詞。熱情、意義與工作,這種敘事主軸或許並不荒唐,畢竟如果一個人生命的主要時間都在工作,那有意義的工作想必也是一個有意義的生命,當工作的夥伴成為你朝夕相處的社群,工作場所正是一個建構歸屬感的場域。

在這逐漸液化的社會,既有的升遷路徑已經不是直線上升,而是 Z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