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群,是可以操控的嗎?科技時代你必須與自己的腦對決──《大腦革命的12步》
鄭在勝(정재승)著,謝宜倫譯,《大腦革命的12步》,八旗文化,2020。
作者:葛如鈞(北科大互動設計系專任助理教授)

我永遠記得在那間台電大樓站二號出口直走方向的摩斯漢堡店,第一次知道了人性的脆弱與社群網路的脆弱不可信賴。幾年前的一個晚上,我當時正在創業,創辦台灣第一個LBS(Location Based Service)行動社群應用──Linkwish;那幾天的我正在煩惱一個問題,Linkwish 這個當時上線不滿半年,便已擁有近萬名註冊會員的新興社群平台,似乎正在發生一些驚天動地的大事。

Linkwish 現在已不復存在,所以那驚天動地的事,可想而知多半不是使用者人口總量閃電式地暴增,而是反過來因為發生了某種現象,而正在急遽下滑中。正當愁眉不展,我在台電大樓捷運站碰巧遇到先前在中央研究院曾經一起做研究的社會學家 J,我不知哪裡突如其來的 idea,馬上拉著他,想請他吃一頓摩斯漢堡大餐,順便拷問請教一番。我身體力行地把 J 拐進店裡,跟他說了這個行動應用平台上正在發生的事:大抵是會員互動不夠熱烈,而且伴隨著一些不當使用者惡意發送騷擾他人的私人訊息給其他會員,優質會員因不堪其擾,而多半選擇提前離開,且不再回來。

我問 J,這件事是可以改善的嗎?

J 笑笑問我,你說呢?你說說看。你覺得「人群,是可以操控的嗎?」

我毫無準備之下,猛一被問了這個問題,不禁猜想,如果答案正確, 那麼J 應該要趕快告訴我該怎麼操控人群才對;如果答案錯誤,那麼不就代表我這問題不只解決不了,還根本沒有提出的意義?!在那個絲毫沒有社群經理人(Social Manager)這樣工作職缺和概念的年代(大約 2010 年), 我想了想,對 J 回道:「人群應該是可以操控的。否則,我問你這問題⋯⋯不就沒意義了?」

身為中研院擁有最奇特思維大腦的社會學家 J,神秘地拿起剛上桌熱騰騰的米漢堡,咬了一口說:「社會學家呢,分成兩派,一派認為不只人類個體,而是包括人群以及社會皆是可以操控的;另一派呢,則認為是不能操控的,也就是說,後者對人類的自由意志與理性思維(不願意被操控, 且時時辨明自己是否正在被操控)抱持著樂觀的想法。」

J 一邊大口喝著一旁的冰紅茶,還不忘拿起一根薯條咬一口,一邊手舞足蹈地接著說:「但是呢,你今天問我算是問對人了,我恰好屬於前者,也就是屬於悲觀的那一派。我認為人或者人群,是完全可以操控的!只要你抓對方法,你將可以取得控制人群行為的密鑰,讓人們做任何你想讓他們做的事。」

J 的話在我腦海裡炸開了花,那段話要是出自什麼網路內容農場、鍵盤大水果一類的網站,我還能比較冷靜,但一位頗具有學術聲望的中研院社會學家說出「人群是可以操控的」這種話,雖然符合我一開始提問的假設,但也還是頗為驚詫。接著,J 便源源本本地教了我如「梅花座控制法」、「昏暗房間法」與「社交力編號法」等社會操縱大法,但那又是另外一個篇章了,這裡先表過不提。


這本《大腦革命的12 步》由曾任耶魯大學醫學院精神科研究員,致力大腦研究及決策神經科學,現為南韓科學技術院(KAIST)生物和腦科學教授──鄭在勝博士所著,書中章節都一再試圖探究人類大腦受到外部影響其自主行為而不自知的許多狀態。在過去,這只牽涉到犯罪心理學、醫學、軍事或者戰爭, 然而如今人類突然被名為數位科技及網路的怪物,推上一條高速前進的奇點子彈列車,即將更大規模、集體高速地向這些問題撞上去,所有的人類社會結構及個體行為,都將迅速被這些科學研究如今才逐漸解明的人類思考與行為因素細節給影響。

我們不怕 AI 侵略人類,甚至不怕出現國家與國家之間意見不合的戰爭,如今我們更怕社會及人群被 AI 操縱得連被侵略都不自知,更擔憂國家與國家之間利用人工智慧、巨量數據以及細微的資訊分析與操控,建立一個又一個如同電影《駭客任務》當中,那個塑造幻影於無形的數位母體(Matrix),而與電影不同的是,這透過人工智慧、指數科技與人類腦神經科學、行為科學(包含行為經濟學)所交織成的人類誕生以來第一個共創母體,將不具備那個後腦杓的孔洞,那象徵救贖的錫安城(Zion)恐怕也不會再有。

延伸閱讀:「人工智慧」? 究竟是展現了人類的智慧,還是放大我們的偏見

要如何在未來人工智慧稱霸棋盤後也稱霸我們職場和生活的時代,我們還能依舊保有自主性與競爭力?答案就在這本《大腦革命的12 步:AI 時代,你的對手不是人工智慧,而是自己的腦》的書名與精采的內容當中, 若無法和自己的腦對決,無法清楚自己的行為受到了哪些多巴胺、內分泌激素和腦神經直覺反應影響,又如何能清楚理性地與自己對決?更何況要去跟早與科學界合體的 AI 對決?

劍橋門(Cambridge Gate)是有心人士透過 AI 與數位網路在理解人類行為的弱點後的第一次出擊,再有下一次,恐怕沒那麼容易抵擋或發覺。要與那樣的工具對決,整個人類社會都得先跟自己的腦對決!知己知彼, 就算百戰不能百勝,也至少能稍稍猜測,往後的幾十年裡強人工智慧或數位極權系統、數位行銷工具,將透過哪些弱點招降我們的大腦;讀畢此書, 未來若要防守我們的大腦,肯定可以更加容易,務必守住我們最珍視也最樂觀自恃的人類珍寶「自由意志與自主行動」才是。

延伸閱讀:當人工智慧取代人類的工作──楊安澤《為一般人而戰》
跟自己的腦對決,也是跟未來的自己對決 韓國國民教授最熱門的12堂腦科學公開演講 本書作者鄭在勝教授,致力於大腦研究及決策神經科學,現為南韓科學技術院(KAIST)生物和腦科學教授。這本《大腦革命的12步:AI時代,你的對手不是人工智慧,而是你自己的腦》,是從他過去十年演講中精選最受好評的十二場講座重新編寫而成,書中充滿腦科學的智慧與鑑識,對於努力尋找更好未來和選擇的年輕人,提供了很大的幫助。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