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話經典】從「超世之傑」到「亂世奸雄」,《三國演義》最大反派曹操的被黑化之路
作者:Somebody Sue/普通人
上篇:《三國演義》三大主角的真面目:劉備、諸葛亮、關羽都和歷史記載的不一樣

前篇簡要介紹了《三國演義》的創作背景,以及三大主角──劉備、諸葛亮、關羽的歷史樣貌和文學形象。那麼,站在蜀漢陣營對立面的曹魏,在真實與虛構之間,又進行著什麼樣的拉扯呢?

毫無疑問,最能夠代表曹魏政權的代表人物非曹操莫屬。雖然曹操終其一生都未稱帝,但他在漢魏嬗代的歷史進程中,擔任了至為關鍵的角色。

當漢獻帝劉協正式將皇位禪讓給魏文帝曹丕(曹操之子)後,就形同認可曹魏在法理上承繼自漢朝。再後來,魏元帝曹奐將皇位禪讓給晉武帝司馬炎,曹魏成為承接東漢與西晉兩個大一統王朝的過渡政權,因此成書於西晉的正史《三國志》,將曹魏視為三國中的唯一正統,而作為曹魏奠基者的曹操,也理當享有作為開國皇帝的歷史待遇。

在《三國志》裡,曹操擺在開卷第一位,並用皇帝規格的「本紀」為他作傳,相對地,蜀漢與孫吳這兩個政權並無正當性,所以劉備與孫權的傳記只能被稱為「傳」。記載曹操生平的〈武帝紀〉,也是整個《三國志》裡篇幅最多、內容最為詳盡的章節,對曹操的評價也是極為推崇。

太祖運籌演謀,鞭撻宇內,擥申、商之法術,該韓、白之奇策,官方授材,各因其器,矯情任筭,不念舊惡,終能總御皇機,克成洪業者,惟其明略最優也。抑可謂非常之人,超世之傑矣。

西晉.陳壽《三國志》
曹操(155年-220),三國時代曹魏奠基者(Source:Wikimedia

雖然《三國志》將曹操誇得好像此曲只應天上有似的,但也不算胡亂吹捧。曹操確實首創了影響後世近千年的「霸府制度」,將往後改朝換代所引發的動盪程度降至最低,也避免了許多不必要的戰禍。

在曹操之前,政權之間的更迭不是動用武力征服(如漢高祖劉邦斬白蛇起義),就是內部和平轉移(如王莽篡漢)。東漢末年群雄割據,曹操能夠在一片渾沌當中,摸索出「奉天子以令不臣」的方法取得朝廷代表權,進而將自己所屬的行政機構慢慢蠶食朝廷,以相對緩慢無痛的形式取而代之。

曹操打敗河北地區最大的諸侯袁紹、基本統一華北後,便以丞相的身分主理朝政,丞相所轄的行政機關丞相府,便是所謂的「霸府」;隨後又陸續稱魏公、魏王,形成「國中有國」的微妙局面;待時機成熟之際,再依循傳統慣例,以禪讓儀式來完成世代交替的使命。

雖然聽起來有些荒謬,但曹操間接地挽救了本來會因戰亂而消逝的性命,從某些角度來看可以說是功德無量。

如果《三國志》的原始記載一直流傳至今,曹操的形象大概會比現在好上數倍。然而,在南北朝的劉宋時期,宋文帝劉義隆下令要史官裴松之為《三國志》作注,因此發掘出了許多來自蜀漢、孫吳角度的史料。既然是曹魏的對立國,書中對曹操的評價自然就不會好到哪裡去,尤其是吳人所著的《曹瞞傳》,簡直就是 Diss 曹操完全手冊。

瞞者欺騙也,對應曹操幼時的小名「阿瞞」,《曹瞞傳》光從書名就已經感受到對曹操的強烈惡意。

自京師遭董卓之亂,人民流移東出,多依彭城間。遇太祖至,坑殺男女數萬口於泗水,水為不流。

孫吳.亡佚《曹瞞傳》

同樣是成書於南朝劉宋的筆記小說總集《世說新語》,也收錄了不少對曹操相當不友善的軼聞,這使曹操的形象開始變得複雜,善惡難辨。

魏武(曹操)常云:『我眠中不可妄近,近便斫人,亦不自覺,左右宜深慎此!』後陽眠,所幸一人竊以被覆之,因便斫殺。自爾每眠,左右莫敢近者。

劉宋.劉義慶等《世說新語》

一直到北宋時期,關於曹操的評價依然好壞參半,但自從南宋「尊蜀漢、抑曹魏」的風氣興起,緊接著《三國演義》問世,從此曹操就被一棒打入惡人谷,難以翻身。尤其是毛本《三國演義》,更是將羅貫中時期對曹操僅剩不多的讚美再次摧殘。

嚴格來說,在《三國演義》初登場的曹操形象還算正面,就是一個熱血正義的漢朝忠臣,但僅僅只維持到第四回,便發生了一件讓曹操由白轉黑的關鍵事件──「呂伯奢滅門血案」。

《三國演義》敘述曹操刺殺董卓未成,被迫逃亡。夜裡到父親的結拜兄弟呂伯奢借宿,後因誤會而錯殺呂伯奢一家八口。曹操心知闖下大禍,但牙一咬心一橫,把為了接風而特地出門添購酒菜的呂伯奢也給殺了。此時,曹操說出了一句經典台詞:「寧叫我負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負我。」這句話幾乎成為了後世對於曹操的既定印象。

關於這件慘案,倒也不是《三國演義》憑空捏造,歷史上真有此事,而且還有三種版本。

從數騎過故人成臯呂伯奢;伯奢不在,其子與賔客共劫太祖,取馬及物,太祖手刃擊殺數人。

曹魏.王沈《魏書》

太祖過伯奢。伯奢出行,五子皆在,備賓主禮。太祖自以背卓命,疑其圖己,手劍夜殺八人而去。

西晉.郭頒《魏晉世語》

太祖聞其食器聲,以為圖己,遂夜殺之。既而悽愴曰:『寧我負人,毋人負我!』遂行。

東晉.孫盛《異同雜記》

這三種版本的事件過程大致相同,但當事人曹操的態度卻是南轅北轍。《魏書》版的曹操完全是出於自衛,反而突顯其優秀的危機處理能力;《魏晉世語》版呈現了曹操的生性多疑,但能理解其當下的壓力之大,一點風吹草動就可能會引起劇烈反應;《異同雜記》版跟《魏晉世語》版差不多,但曹操事後的情緒極為悲傷,也沒有大開地圖砲。

無論是哪種版本,都沒有如《三國演義》般將曹操往死裡打,極盡抹黑之能事。然而,這也不能將責任全怪罪到《三國演義》,作為娛樂大眾的章回小說,小說就是要有戲,有戲來自於衝突,衝突得要有正反兩派。既然代表蜀漢的劉備等人是絕對的善,那麼站在對立面的曹操,就必須扮演絕對的惡了。

不過曹操在《三國演義》也不是一直都是壞人,當對手是呂布、袁術、袁紹等其他群雄時,曹操又會被設定為正義的一方。《三國演義》作為小說,其最重要的目的便是娛樂讀者,那麼在書中登場的所有角色,其作用也就是演一場讓讀者暢快淋漓的好戲,歷史記載僅僅是參考而已。

隨著時代演進,回顧歷史的角度也變得多元。如今以曹操作為主角的三國相關改編作品也不在少數,如電玩遊戲《三國志曹操傳》、漫畫《蒼天航路》、電視劇《曹操》等,當中對於曹操的描述也不是單純的善惡之分,而是更為立體豐滿。

至於曹操究竟是好是壞、是英雄或是逆賊,一個人就有一種看法,永遠爭論不完。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曹操會是最有趣也最具可塑性的三國人物。

延伸閱讀:奸雄與英雄之辯:歷史文獻中的曹操真面目到底為何?

同場加映:學霸陪你讀《三國演義》

延伸閱讀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