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人說書017】蕭宇辰:閱讀是一種獲得資訊的目的性行為

對於學術書有什麼看法?

我其實不認為有分什麼「學術書」和「大眾書」,書本來就是要寫給人看的啊,你看以前達爾文剛出版《物種起源》的時候,也是人手一本,不是只有做研究的人在看。

現在會有所謂的「學術書」,主要是因為學術專門化,但是在建立分野的過程,又太刻意地去塑造界線,導致和大眾產生距離感,當然普通人就比較不會想去看這類書。學術書的另外一個弊端就是書寫的問題,很多文字都太饒口,好像是要「故意」讓人看不懂,但書本來就是要給人閱讀的,語言文字本來就是用來傳遞知識的,我認為這是我們學術圈要重視的問題。

你會用什麼東西當書籤?

工作之後基本上都是用名片,不管是誰的都可以,畢竟人在商場上行走,這是隨手可得的東西,很方便。

對於現在的書名越取越長有什麼看法嗎?

書的內容很重要,但書名怎麼取也很重要,畢竟這可以直接影響讀者選擇,從行銷層面來看,取一個好書名是很重要的工作。

不過我其實很討厭那種會「玩弄情緒」的書名,像是:《被誤解的______》、《被遺忘的_____》,好像我們以前都被騙了,然後現在這本書才是真的。雖然我很不喜歡這種書名,但這是目前迎合市場最常見的做法,所以我還是肯定它存在的意義啦。

如果要說取的不錯的書名,我覺得《大人的日本史》就取的不錯,一個好的標題,可以讓人感到好奇並產生想像,同時又能達到一定的知識深度。

有看書看到廢寢忘食的經驗嗎?

看小說都很容易這樣啊,跟追劇一樣,忍不住想看完。我最得意的就是在當兵的時候,看完了全套的《天龍八部》。

怎麼看待閱讀這件事?

廣義來說,閱讀是獲得資訊的行動,看書、看影片、聽音樂、甚至聊天都可以算是閱讀,但狹義來說,閱讀是以文字為主體,透過文字去傳播、接收資訊。

閱讀是一種行動,而非興趣,你感到興趣的是書的內容、主題,而閱讀是有「目的」性的行動,絕對沒有為了閱讀而閱讀,而是對閱讀的東西感到期待,然後去閱讀,進而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即便是看小說也是如此,透過閱讀小說,我可以獲得「娛樂」,這才是目的。

受訪者

蕭宇辰,畢業於臺大歷史系,人稱臺灣吧的 Thomas 小火車,同時也是故事網站的創辦人之一,喜歡歷史,致力於藉新媒體的力量走出教育的新格局。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