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人說書003】徐欣宇:只要人類還在的一天,書就有存在的價值

喜歡看什麼類型的書?

我很喜歡看小說,而且特別喜歡「穿越小說」。雖然我是念歷史出身的,但對不符合史實的小說,覺得很有樂趣。念歷史時重視的是歷史考證,但在看小說時,我是在感受作者的想像力。同樣都是清朝作為背景,同樣都是雍正皇帝在談戀愛,但經由不同作者的筆下就會有截然不同的故事。現在有所謂的漫威宇宙、厲陰宅宇宙,其實那麼多穿越故事選作清宮作為背景,也無形中創造了「清宮宇宙」。

就像 《 紅樓夢 》 沒有結局,反而可以想像無限種結局。在想像的過程中,作者跟讀者都是上帝,互相激盪後產生新的思維。

說到底,最吸引我的就是這個過程:看人們如何架構世界、如何把一個主題開枝散葉成各種不同的故事,我覺得這是人類非常有趣的行為。

假如漂到荒島,只能帶一本書,會選擇哪一本?

我會選擇阿嘉沙克莉絲汀的《底牌》,因為克莉絲汀的小說永遠都會忘記兇手是誰,所以我可以一直重看、一直跟著故事情節推理案情。其實不只是《底牌》這本而已,克莉絲汀全集我都可以帶去荒島上看,哈哈。

是否有哪一本書讓你覺得改編成電影、漫畫、舞台劇等等之後很失敗?

我覺得金庸的全部作品被改編的都很失敗(粉絲不要打我),這並不是說演員演技不佳。主要是大多數讀者們對故事都已經有自己最美好的詮釋跟想像了,怎麼演都很難讓大家滿意啦。

閱讀帶來什麼樣的體悟?

以前在當學生的時候,常常會有「讀不懂」的書或是文章,沒辦法接收到作者想要傳達的意涵,可是隨著年齡的增長,再重新回去看那些東西,就覺得好像可以理解了,例如:陳之藩的〈謝天〉,以前看的時候覺得好無聊、很空泛啊,教條課文而已。但自己成為作者之後,覺得能看到一本好書,真的要感謝很多人呢。

最喜歡的寫作空間是哪裡?

哪裡都好,只要能讓我寫得出來稿子。

受訪者

徐維芷,本名徐欣宇,政大歷史碩士,故事專欄作者,談些鬼神也談些占卜,說些歷史也說些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