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人說書035】金鐘編劇詹傑:身為編劇,我只寫我喜歡的故事

從業以來最喜歡自己的哪個作品?

身為編劇,我寫的故事一定要是我也喜歡的,這樣才能創作下去,所以最喜歡的作品有點難選,因為對我來說,每個作品都是很特別的,而且我會一直在改變的,所以不同階段的作品都是反應不同時期的我。

以我第一個作品《逆旅》為例,那時我一整年都在淡水埋頭寫作,沒有人管我,其實是和故事主角謝雪紅的心境很貼近,也投射出那個時候的我。

是否有哪一本書影響您今日的職業?

很難說有這麼一本書,但真的要說有啟發或是影像我思考的,應該是香港作家黃碧雲的《烈女圖》。

她透過口述訪談記錄了很多香港女性的生活,從早期到近代的香港都有,也因為黃碧雲本身是女性,所以能透過同樣是女人的角度,把這些人的經歷寫出來。對我來說,這本書裡頭的角色塑造,是影響我創作的一個靈感,她的敘述觀點不斷跳躍,呈現出獨一無二的角色性格。

學生時期最喜歡的一本書是?

朱天文的《荒人手記》,是講述一位男同性戀的故事。這是我在高中時看的書,在那個年代,朱天文的寫作手法是很炫麗的,就像百科全書一樣把一切攤在讀者面前,當時的我看完之後感到非常震撼,原來有人可以這樣寫故事。

會選哪一本書送給十年後的自己呢?

我會選柳原漢雅的《渺小一生》,故事圍繞在四個大學相識的朋友們,怎麼從學生時期走到現在。去年我在紐約看了這本書,心裡就有很多感觸,想說十年後我再看應該會有更多想法。

如果要送給十年前的自己就不了,我會叫他好好去玩耍。

小說和劇本的差別是?

小說已經是一個完成品,但劇本終究是要被搬演出來,而且還需要透過演員、導演等人層層轉譯。小說通常是從內部寫到外部,但劇本大多是從外部寫到內部,不過這也不全然是這樣的,因為劇本文化也是一直在改變。

影視劇本和舞台劇劇本的差別是?

這兩者的差別在於說故事的媒介不同,所以技法也完全不同。

影視是用畫面說故事,拍攝影像告訴觀眾故事就是「長」這樣。但劇本不是這樣,劇本需要觀眾參與「想像」,除了對白、場景設計,要讓觀眾相信在劇場裡發生的一切是「真的」。

影視和閱讀之間的關係為何?

看書是一個私密且很個人的,而且好像是在和作者聊天。但影像已經把形象固定化,都拍好給你看了,讀者比較沒有參與感。但是不管是看書還是看影視,都是在閱讀資訊。

受訪者

詹傑,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戲劇碩士,現為臺灣知名的編劇。創作題材專注於臺灣當代社會議題與歷史人文素材,利用戲劇創作引領觀眾反思處境,進而產生共鳴。知名舞台劇《逆旅》、《寄居》、《愛滋味》等等,電視劇作品有《刺蝟男孩》、《花甲男孩轉大人》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