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進市場,以進大同:二十一世紀的古典價值──《激進市場》導讀
格倫.韋爾、艾瑞克.波斯納著(E. Glen Weyl, Eric A. Posner),周宜芳譯,《激進市場:戰勝不平等、經濟停滯與政治動盪的全新市場設計》,八旗文化
作者:唐鳳(行政院政務委員、RadicalxChange理事)

兩年前,格倫・韋爾(Glen Weyl)和 艾瑞克・波斯納(Eric Posner) 合著出版《激進市場》〔Radical Markets,編注:Radical 可譯為「基進」(根基+積極進取),故也可稱「基進市場」〕,引發廣泛討論和迴響。格倫和艾瑞克認為,面對公共事務,人們往往各持己見、不願分享只有自己知道的資訊。如果能透過精心設計的市場機制,促使更多人願意公開表達真正的想法,社會就能共同找出更妥善的解方。

基於「透過市場機制促進公共利益」的想法,他們選擇了五個不同領域的社會問題,透過機制設計,設計出五種提案。如今,這本書推出正體中文版,我認為對於臺灣讀者來說,確實別具意義。

以拍賣制促進資產流動

為什麼別具意義呢?以第 1 章的「共同所有權自評稅制」(Common Ownership Self-Assessed Tax, COST) 來說,具體做法是讓人們自行標定資產的價格,但每年必須付一定比例的稅。一旦有人願意照價收買,資產的持有者則不能拒絕。

這無疑是臺灣人再熟悉不過的做法,因為這就是孫文所提出「平均地權」的延伸。平均地權的概念,是讓每個持有的人,自己評估這塊土地因為社區的共同開發,而增加了多少價值,每年把自己評定的土地價值公布出來。

如果價值估計得過高,就要付比較高的稅,也就是照價徵稅,而如果估計的價值低於實際的合理價值,政府就可以用估值買走,則是照價徵收。

不過,這套做法只能由政府決定要不要照價收購,如果政府沒有動作,土地的價值就沒有著落。COST 則調整成,開放任何人都能按照所報的價格購買,也就是變成「拍賣制」。透過固定稅收和市場機制,讓持有人願意揭露資產的真實價值,可以促進資產的充份運用,同時防止囤積。

新型態民主治理

另一個在臺灣運行過的機制,則是第 2 章所談的「平方投票法」(Quadratic Voting, QV)。QV 的設計初衷,源自於目前世界上普遍使用的多數決,很容易形成棄保等策略性投票,無法揭露個人的真實偏好,而一人一票的設計,往往也無法有效反映意見的強度。

「投票越集中就必須付出越多點數」的 QV 制度,讓每一票的邊際效用,剛好等於邊際成本。人們為了不浪費成本,便更有動機根據自己實際的偏好投票,進而讓公共議題的討論更有品質。

以臺灣的總統盃黑客松為例,2019 年開始,我們都是運用 QV 進行提案票選。每位參與者各獲得 99 點,想對某個提案投一票只要 1 點,投兩票需要 4 點,三票需要 9 點,換言之,每個人付出的點數是票數的平方。

在總統盃黑客松的投票過程中,我們觀察到,縱使人們會自行配票,但因為點數有限,加上灌票成本非常高,所以不會讓票數過度集中,因此避免極化的結果。

在臺灣之外,另一個值得讀者了解的例子,是 2019 年,科羅拉多州的眾議院,採用 QV 來表決預算分配,創下了新型態民主治理的里程碑。採用 QV 的好處是,每個議員都較能接受這樣的結果,因為每個議員都傾向於分散投好幾個不同的預算案,即使其中只有一、兩個通過,自己也有促成的貢獻。

數據的勞動合作社

從平均地權和 COST 的連結,到總統盃黑客松採行 QV,可以看出社會和民主制度的創新,在臺灣是稀鬆平常的事。

我認為,另一個極有機會在臺灣實驗的做法,則是第 5 章「數據即勞務」。在臺灣,合作社、互助社已經是行之有年的傳統。合作社的設計初衷是,與其一定要有老闆,不如一群工作者集合起來,透過民主的方式決定要接哪些不同的工作。結合不同專長的人,創造出的利益,一定比個別工作來得大,也能增加每個人的平均收入,這就是所謂的勞動合作社。

「數據即勞務」的概念,其實就類似勞動合作社。例如中研院與民間團隊合作開發、可用來監測空氣品質的「空氣盒子」,就是透過開放民眾參與認養,讓空氣盒子遍布全臺灣後,將數據公開在零時空汙觀測網,讓大家有另一個管道可以了解臺灣實際的空氣品質,而不用完全依賴環保署的測量站。從這個例子我們就可以看到,當數據的勞務組織起來的時候,這個價值就是無限的,而且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利用。

這個做法的前提是,每個人都把自己看作資料的產製者,我對於自己的個資擁有隨時可以去請求副本、修改、刪除等等的權利,如此一來,我們就會有新的合作關係出現。例如,近來因為口罩網購的需求,許多人因此下載了健保署的「健保快易通」,發現原來領取口罩的記錄,自己可以隨時取得。在這個基礎上,我們便可以思考相關應用,例如將自己未領取的額度分享給外交部,作為捐贈國際醫護人員的憑據。這讓數據的價值獲得直接的回饋,也就是「數據即勞務」最重要的意義。

***

以上介紹的只是書中的三種方法,其餘包括透過介紹制改善移民問題的「個人簽證計畫」(Visas Between Individuals Program, VIP)以及防止資本家壟斷的「禁止財團在同領域分散持股」,都是值得所有人一起深入研究的做法。

而在我看來,臺灣經驗給世界的啟示,在於我們在生活中實地試驗,讓這些理論變成現實可用的工具。無論是同學會、管委會,到企業、政府部門,只要出現新的組織或專案,我們就可以運用、甚至進化這些參與機制。

舉例來說,格倫為了推廣這些方法,創立了非營利組織 RadicalxChange(RxC),我也受邀擔任理事。在我們每一季召開的理事會中,便是以 QV 進行議案表決。每一個理事都有100個投票點數,而任何人都可以提出議案,每個人都可以針對議案投同意或是反對,沒有用掉的點數可以折舊後累積到下一季。這樣不僅確保通過的提案符合理事們的真實意願,也能促成更好的討論品質。

目前,RxC 在《激進市場》的基礎上,持續研究如何運用這些機制設計,解決目前市場和政府都無法處理的資源分配問題。例如以太坊創辦人,同時也是 RxC 理事的維塔利克・布特林(Vitalik Buterin),便在 QV 的基礎上,發展出平方募資法(Quadratic Funding, QF)。

這個全新募資機制設計是為了解決人們在使用公共財時常出現的「搭便車」問題而生,目前在區塊鍊平台 Gitcoin 中,即將實驗到第五輪。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考維塔利克、本書作者格倫與哈佛經濟學博士佐依.希齊熙(Zoë Hitzig)合著的論文〈自由激進主義:社群間社會中立正式規章〉(Liberal Radicalism: Formal Rules for a Society Neutral among Communities),以及維塔利克根據 Gitcoin 實驗的分析〈第四輪 Gitcoin Grants 分析報告〉(Review of Gitcoin Quadratic Funding Round 4〉。

結語

綜觀歷史,每個時代都有新思潮推動社會創新,這些思潮延伸而出的理論和工具,是改善人類處境的重要途徑。

在整理臺灣經驗後,我發現《激進市場》不只提供了一批嶄新的工具,書中這些看似激進的提案,更像是傳統「大同思想」的全新活化。

讓生產結果和財富被所有人好好運用,而不是私人藏為己用的觀念,就是《禮運大同篇》中所說:「貨惡其棄於地也,不必藏於己」;每個人運用自己的所有,對公共議題給予實質的回饋和貢獻,更體現了「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為己」的精神。

對臺灣人來說,這些做法非但不算激進,更是早已存在於社會之中的古典價值。因此,我由衷希望正體中文版的出版,能創造更多思辨和討論,讓「二十一世紀的古典價值」,成為「大同世界」新的篇章。

延伸閱讀:現代經濟的形成,中國和歐洲為何走上不同道路──《大分流》
許多人把今日的經濟不平等、 停滯和政治動盪都怪罪於自由市場。 那麼,要解決這些問題,辦法就是壓制市場,對嗎? 本書不只是理論,更有實踐。行政院政務委員唐鳳指出,臺灣經驗給世界的啟示,在於我們在生活中實地去試驗,讓這些理論變成現實可用的工具,而這本書更是可以幫助臺灣讀者回過頭思考更細緻的理論層面。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