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0年代的大英帝國:縱慾享樂的瘋狂、女性賦權的自主、家傭體制的崩壞
作者: 莎拉.華威 ▎譯者: 高霈芬

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初死傷慘重,於是英國政府開始呼籲雇主釋出傭人協助作戰。「你的家中是否有應該要報效國王與國家的男管家、馬夫、司機、園丁或獵場看守員呢?」1915 年的《鄉村生活》(Country Life)雜誌中如此問道。

是否應該讓家中的侍者提槍上陣呢?
是否應該讓家中挖土的園丁改挖戰壕呢?
今天就讓你的傭人入伍吧!

在兩次世界大戰之間,是享樂主義瀰漫的 1920 年代,也被作家伊夫林.渥夫(Evelyn Waugh)稱為「光彩年華」(bright young things)。在這段期間,莊園樓上家族成員的飯後活動,總是連續好幾個小時的各式享樂。渥夫與劇作家諾維.考沃(Noël Coward)、泰倫斯.拉提根(Terrence Rattigan)等同代作家,把這個墮落放縱的年代描繪得活靈活現,充滿了文化與藝術上的刺激,法國人甚至稱這段日子為「années folles」(瘋狂年代)。

在英國莊園打撞球的情景(Source: 創意市集提供)

這不僅是瘋狂宴樂的年代,更是不顧一切的年代。現代化在各種不同層面徹底撼動了社會結構。第一次世界大戰後,上流社會變本加厲,更肆無忌憚地找樂子,藉此忘卻戰爭、迎向改變。女性在這個自由新世界中受惠尤深:她們開始開車、抽菸、投票、工作。

1914 年,莊園中的仕女們聊著生活鎖事(Source: 創意市集提供)

但是現代化新世界講求的不只是性別平等。經歷了伊珀爾(Ypres)戰役和索姆河(Somme)戰役後,紳士們因曾與過去服侍自己的傭人並肩作戰,戰後便不覺得自己還有資格做他們的主人了。三十歲以上的傭人,無論男女,幾乎都在一戰一結束就馬上被賦予了投票權,而十年後,十八歲以上的女傭和其他所有成年女性也都獲得了投票權。

窮人新獲自由,富人面臨經濟困境,傳統的家政傭人體系也開始逐漸崩壞。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最先下滑的是男性傭人的人數,因為從前的侍者、整地傭人、馬夫和貼身男傭多戰死沙場。而幸運挺過戰爭從法國凱旋歸來的人,卻發現自己從前的職位被工資較低廉的女性傭人取代了。上層打掃女傭或接待女傭已在戰時接手了過去男傭的所有工作。

在 1920 年代,英國政府努力想要解決歐戰債務的問題,便大幅加重課稅。上流社會開始變賣土地,減少家中開銷,希望能藉此保住家園。1920 年代晚期的經濟大蕭條重挫英國,在愛德華時代經商致富的那些新富,或多或少都流失了些投資機會。家庭開始刪減傭人開銷。連傭人界頂端、經驗豐富的男管家,也往往淪落至職業介紹所等待工作機會。

幾名男傭在倫敦的麗茲大飯店(Ritz Hotel)清洗銀器和玻璃餐具(Source: 創意市集提供)

很多人把所謂的「傭人問題」怪罪於社會福利政策,英國《每日郵報》(Daily Mail)的抨擊更是來勢洶洶。

「各地都有家庭關上大門,家庭主婦的生活出現諸多不便,社交生活也徹底脫節,這一切都是由於政府的無能,明明只要立法禁止有能力擔任家庭幫傭的女性領取救濟金就能解決,竟然無法處理。」(出自《每日郵報》,1993 年)。

1911 年,英國有百分之四十的女性勞工服務於家政幫傭產業,而到了 1931 年,四名女性勞工中只剩下一人還留在家政業。雖然百分之四的家庭仍有僱傭,但這些家庭中通常也只剩下一名女傭包辦所有家事。

一戰後家傭的人數大幅下滑,有雇傭人的家庭中通常也只剩下一名女傭包辦所有家事(Source: 創意市集提供)

處處留情滾床單

在愛德華時代的莊園中,還有件事情也蔚為風潮──那就是私通偷情。上流社會效仿英王的多情,愛德華七世時常調戲貴族妻子及倫敦女演員,因而被戲稱為「愛撫王愛德華」(Edward the Caresser)。上流社會也暗地裡上演著各種調情戲碼。

被戲稱為「愛撫王愛德華」的英國國王愛德華七世(Source: Wikimedia

莊園女主人會收到通報,得知哪些留宿賓客會眉來眼去,有戲的賓客便會被安排在鄰近的房間。男管家會寫好名卡,把名卡插在客房門口的卡套內,這樣顯然是為了讓夜裡尋歡的小情郎可以順利找到心儀女子,不至尷尬。但是名卡也並非萬無一失,就有一次,情慾高漲的貝思福爵士(Lord Charles Beresford)在深夜跳上了切斯特主教(Bishop of Chester)的床,還以為床上的主教是他飢渴難耐的小情人,嚇得主教驚慌失措。

一些莊園會在早上六點用鈴聲提醒尋歡的留宿客人,要送早茶了,該回自己房間了。莊園主人對此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有時甚至還會加入戰局。這種行為在當時是稀鬆平常,也被視為是「時髦」之舉,因為地主和富裕中產階級結為連理很少出於愛情,離婚卻又傷風害俗。就連愛德華七世自己也非因愛成婚,據說他的王后總否認家宴中上演的風流韻事。愛德華七世的小情婦們也被稱為「臥房內的第一夫人」。

延伸閱讀:只要有婚姻,就會有小三!──不可不知的情婦歷史

愛德華時代對傭人一向有雙重標準,傭人間若發現曖昧情事,便會立刻革職。若在女傭臥房內發現男性,女傭便會流落街頭,身無分文,也得不到推薦函。在 1911 年社會福利法案(Social Welfare Act of 1911)立法以前,可能還要淪落至濟貧院(workhouse)。

隨著二十世紀的演進,年輕女性開始追尋、期待更多的自由,寄宿職務於是越來越乏人問津。1930 年代一份名為〈失業之人〉(Men Without Work)的報導中,一名來自利物浦的女傭如此表達自己的感受:

「傭人就是半個奴隸,女主人認為傭人生活中的所有事情都與她有關,因為她是女主人,所以也沒人敢請她管好自己就好⋯⋯傭人沒有自由。在工廠上班的女孩子工時固定,下班後就自由了。我們整天都在工作,看不到盡頭。休假日時,女主人會告訴我們什麼時間要回來上工。傭人根本不可能玩樂⋯⋯因為玩樂與女主人心中的傭人倫理有所衝突。」──出自〈失業之人〉

1930 年代晚期,英國準備投入第二次世界大戰,愛德華時代的莊園家道中落,無法回復從前的光彩。地主大失地產,因為他們要變賣土地才有錢向國庫繳稅。

戰爭導致傭人人數二度大幅下滑,所剩無幾的侍者全被徵召入伍,女傭則離開家政產業,轉至工廠工作。各處莊園也被政府徵收供戰爭使用,充當撤離人民的避難所、收留傷者的醫院、兵營或倫敦各大博物館國家級寶藏的存放處。有些莊園主人想辦法留下了忠心耿耿的家政幫手──女管家和整地傭人──但其他傭人幾乎都被解雇了。主僕又一次在戰時並肩作戰,而到了歐戰勝利日這一天,上流社會發現他們無權再活在榮華富貴的幻影中了。傭人人數持續下滑,這無可避免的趨勢一路延續到了二十世紀末,而在二十一世紀的開端,只剩極少數的家庭還有正職僱傭。

延伸閱讀:第一次世界大戰間的沉默悲歌:歐洲華工
樓上貴族揮霍享樂,講究的餐桌禮節、宴會規範、待客守則、時尚風潮和高級娛樂; 樓下傭人沒日沒夜,勞碌的服侍指南、清潔秘訣、佳餚烹調、專業涵養和階級偏見; 黃金年代的莊園生活,透過一幅幅的插圖和照片重現,帶你重回當年的繁華與榮盛。 華落盡前的末世奢華,重返百年前英國上流社會的一天生活, 一窺金氏世界紀錄最受歡迎影集《唐頓莊園》的真實世界! 本書網羅了各種珍貴的老照片與精美歷史插圖, 加上時代資料及第一手日記,藉由上流莊園的一日紀事, 帶你深入英國黃金年代的真實生活和秘密歷史。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