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OK:「歷史是我熱愛的東西!」聊聊那些念歷史能做到的事 / 故事六週年講座筆記(一)
記錄:蔡伊盈、劉學墉 | 攝影:阮慕箴、劉耘桑

「念歷史系以後要做什麼?當老師嗎?」對,又是這題。一般人總認為念歷史出來好像只能當老師,但事實上,時代正在顛覆我們過往的想像,例如,你知道唸歷史也可能當 YouTuber 嗎?HOOK,就是那位以「生活實驗」、「一週挑戰」聞名的 HOOK,正是畢業於歷史系的知名 YouTuber。

自從故事 StoryStudio 開始製作 YouTube 影片後,時常有粉絲敲碗,而且不知道敲破幾個碗了,希望可以看到 HOOK 和故事 StoryStudio 的亮衡、耀霆、彥伶與芋頭同台。好了大夥們可以把碗收起來了!在這次故事 StoryStudio 主辦的【臺灣.再定義 】六週年論壇中,我們便邀請到 HOOK 與#亮霆彥芋一起【再定義.歷史,】一同聊聊,念歷史到底可以做什麼!?

初次見面,就從抓內鬼開始──誰史臥底大挑戰!

HOOK 與#亮霆彥芋在「誰史臥底大挑戰」中手忙腳亂地指認臥底

「大家好我是 HOOK⋯⋯不對!是大家早安、午安、晚安!」差點忘記自己招牌問候語的 HOOK,伴隨著粉絲的尖叫聲站上故事六週年【臺灣再定義】的舞臺。

正所謂不打不相識,揭開活動序幕的即是一場「誰史臥底大挑戰」的揪內鬼遊戲。在主持人兼 StoryStudio 影片導演呂呂的主持下,HOOK 與#亮霆彥芋五個人都各自拿到一個題目;其中有一個人拿到不同的題目,另外四人則是相同的題目。緊接著每個人都輪流發言講出與題目相關、又不那麼明顯的提示,再讓大家投票猜出誰是臥底。在這個大家初次見面就要挑戰信任的遊戲過程中,氣氛相當熱烈,耀霆表現突出,幾乎讓人忘記他其實是唯一非歷史系的人。到遊戲後半段還加入現場觀眾的參與投票,開始了一場全員抓內鬼的大公審!可惜那一輪遊戲的臥底 HOOK 城府實在藏得太深,現場觀眾連續投票三次還沒發現真正的臥底是 HOOK 。

春風得意的耀霆

當然,難得邀請到 HOOK,除了一起玩遊戲之外,也要趁機與 HOOK 多聊一些關於念歷史能夠做什麼的話題(其實是想偷學 YouTube 如何訂閱近 70 萬)。在#亮霆彥芋與 HOOK 就近的對談中, HOOK 透露了自己成為 YouTuber 的心路歷程,也和#亮霆彥芋一起吐了一大攤做 Youtuber 不為人知的苦水。一起來看看當一位歷史型 YouTuber 有什麼甘,又有什麼苦吧!

當年一句玩笑話,成為 Youtuber 的開始

當問到為什麼會開始拍歷史影片時,HOOK 老實回答他從大學開始拍YouTube的目的很明確,就是為了賺錢。最早,HOOK 是從【一週挑戰】系列影片開始被關注,當時 HOOK 的知名度還不若現在高──走在路上很多人講的出【一週挑戰】,卻叫不出HOOK的名字。為了避免成為影片紅但人不紅的 YouTuber, HOOK 便開始思考如何讓大家更能記住自己。此時,HOOK 的姐姐告訴他:「你是歷史系的,可以拍歷史影片啊!這是別人搶不走的。」

聽到姐姐的話後,HOOK 當下的反應是:

誰要看歷史影片啊!

但這番話卻成為 HOOK 後來製作【大學歷史系】一系列影片的靈感。HOOK 大學唸的是正港的歷史系,但該怎麼把冷冰冰的歷史內容說得溫暖有趣,避免一般人因為涉略不深而不感興趣,便成為 HOOK 在製作影片內容時不斷思考的事。

經過一番市場調查後,HOOK 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臺灣人很愛看外國人來體驗臺灣生活的內容。因此 HOOK 便邀請了法國來臺的 YouTuber 「酷Ku」一起合拍影片,藉此引發網友的興趣,而和酷 Ku 合拍的影片《賭上歷史系的尊嚴!跟法國人單挑法國史》,也成為 HOOK 的代表作之一,影片觀看次數至今已破百萬。

影片主題的選定、歷史知識的轉譯,以及對於人們觀影喜好的掌握,都是 HOOK 每部影片背後看不見的苦工。

當然,做內容的人不可避免地會遇到網友的挑戰與質疑,被罵、被負評等都是家常便飯(彥伶芋頭表示:不能同意更多),關於這點 HOOK 也不例外。HOOK 早期做影片時,看到網友的負面留言或批評總會因此十分難過,自己也時常反省自己是不是哪裡做得還不夠。「某部份來說,他們也是對的!」HOOK 坦率地說。觀眾看不到影片企劃背後的想法,有時難免會覺得偏頗:「像做以色列,就許多人留言覺得影片立場太偏以色列。」但能不能促進不同立場的人對彼此有更多的認識,或許才是 HOOK 真正想做的事。

比起在意酸民們的看法,HOOK 更在意自己的話會不會對別人有不好的影響,希望自己做的事對世界有點幫助,因此他盡量在影片中不講髒話、不流露負面情緒,想讓世界變更溫柔一點,也希望看影片的人可以更關心身邊的事。

如果能從影片中得到一些溫暖的力量,然後因此對身邊的人溫暖一點,那我們就是一個超大的暖暖包了!

比起在意酸民的流言蜚語,HOOK 更關心能不能夠給更多人溫暖而正向的力量

讀歷史能夠做的事情,永遠都有各種可能

HOOK 不說我們不會知道,高中時的他其實曾經是讀理組的,究竟為什麼在大學反而踏上了歷史系這條賊船呢?

HOOK 說,自己高中時還真的沒想過念歷史系要幹麻,但自己很看重喜不喜歡「念歷史」這件事。開始讀大一的時候過得很快樂,但到了大二、大三時就開始有點焦慮了,因為不知道以後要做什麼,也就是在這樣的焦慮之下開始嘗試各種方向。HOOK 曾在冰淇淋店工作,挖的冰淇淋超!級!圓!(現場經紀人證實);HOOK 也曾有過做研究跟教學的夢想,但後來發現教授不好當,又想改當高中老師,為此還修過教程;不過想來想去,最後認為拍影片比起當老師可以影響到更多人,於是開始了 YouTuber 生涯。

認為拍影片比起當老師可以影響到更多人,於是開啟了HOOK的 YouTuber 生涯

我還去過廣告公司工作,當時面試是用歷史系的能力說服他們錄取我的!

HOOK 笑說,「把原本想說的數千字變成說短短的數十字,這不就是廣告嗎」、「更何況歷史系也超會分析」。這些在歷史系培養出來的能力,也幫助不少 HOOK 現在構思影片時的邏輯。

在聽完 HOOK 的分享之後,彥伶表示,當初自己是想拍《戲說台灣》才進歷史系的(是真的),覺得念歷史系好像很容易被錄取,但就算後來沒去試鏡,自己歷史系還是念的很開心,歷史系特有的書摘訓練也讓她變得很會在長篇大論中找重點,看資料很快,對現在的工作很有幫助。芋頭則說自己當時分數剛好落在歷史系,也就順勢填了歷史系的志願,自己跟 HOOK 一樣也曾經有修教程想當老師。儘管現在不是老師,但工作跟歷史相關,也跟當老師有點像(需要愛與包容),卻又非傳統歷史系認知的出路,也算是給歷史系的菁菁學子們在面對各種求職可能中的另一種想像。

一開始念歷史系是因為想出演「戲說臺灣」的彥伶⋯⋯

所以,念歷史就一定要當老師嗎?不,HOOK、彥伶與芋頭的經歷告訴我們,念歷史能夠做的事情,永遠都有各種可能,端看自己抱著什麼樣的心態去面對知識、面對歷史、面對自己。

「歷史是我熱愛的東西」

談到未來計劃時,平常都自己剪接影片的 HOOK 表示,接下來製作影片的時間會減少。他從事影片創作已經三年多了,現在正是需要有點轉換空間的時候,他想有更多私人時間,也想再進修帶給大家新的內容。HOOK 說「對了!目前還在籌備明年要做的 podcast。」(工商一下:故事StoryStudio 也在籌備 podcast 喔!)就算在未來可能會不常看到 HOOK 的人,或許我們還是可以常常聽到 HOOK 的聲音。

講了這麼多讀歷史能做的事,那麼到底對 HOOK、彥伶跟芋頭來說「歷史究竟是什麼呢」?

對於這一題,芋頭認為歷史是認識自己很重要的途逕,也有助於與他人溝通,了解對立面的想法;彥伶則說,歷史是過去發生的事,有辦法和當代人對話才會有意義──「沒有歷史的人,就沒有未來」,更白話的意思就是:「像八點檔裡,失憶的人都沒辦法活」。至於 HOOK 則認為,其實不只是課本上的內容是歷史,自己周遭的生活也是歷史,「歷史是我熱愛的東西」。

對於歷史是什麼、能做什麼,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答案,你又認為歷史是什麼呢?

【再定義・歷史】的全場大合照

本文為故事StoryStudio 六週年【台灣 ▞▚ 再定義 Re ▂▂▂▂▂ DefineTaiwan】論壇,10 月 25 日第二場講座【再定義・歷史】側錄筆記,如果你對本場活動有興趣,歡迎 ☞ 加入故事會員 ,接下來每場精彩活動不漏接,還有專屬優惠!

其它精采場次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