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凝聚在地所有情感記憶:日本百年老屋「秋保舍」,如何脫胎換骨成為地方創生基地?
作者:陳柏翰 ▎照片提供:陳柏翰、秋保舍
超過一百六十年歷史的老房,原本面臨拆除的命運,但一個充滿熱情的青年,揪集整復老屋的專家和地方企業主,再結合國家政策,不只賦予老屋新活力,更將衰頹的溫泉勝地秋保,重新打造成令人想居住的「New Local」社區。

每逢中午總是客滿的「秋保舍」,改建自擁有一百六十年以上歷史的老房。「其實在秋保舍之前,老房本來是面臨拆除的命運,但為了讓秋保地區可以脫胎換骨,決定整修並讓老房成為秋保地區『New Local』的象徵。」老闆千葉大貴先生說。

「秋保舍」位於日本宮城縣仙台市的秋保町,此地自古以來就以日本皇室選為「御湯(專用溫泉)」的秋保溫泉著名。除了溫泉之外,秋保町的最大產業即是農業,即使過去兩百年裡歷經貿易、石炭等產業興衰,但溫泉和農業一直都是秋保町的兩大產業。

這座秋保舍的老房(日文為古民家),正是大戶農家豪宅的主屋。雖然大門和幾棟日本倉庫等已被拆除,但從這座氣派的主屋,仍可想見當時秋保地區農業的興盛。

秋保舍老闆千葉大貴先生

充滿地方回憶的老房,即將被拆除轉賣

在過去的光輝歲月,秋保老房的主人大戶農家(地主),每年會提供工具與田地給周圍農家,請他們協助耕田。農地收割後,地主就會邀請協助的農家們到主屋裡喝酒用餐,感謝大家的幫忙與慶祝豐收。因此,這座老房對於秋保町的居民來說,是過去與大家聚會、喝酒聊天的場所,充滿了共同擁有的美好回憶。但近年秋保町面臨嚴重的人口流失(過去十五年人口減少約十三%,目前小學生只剩下四十五人), 再加上高齡化,因此農業產業衰退,這間老房因此閒置,地主決定要把老房拆除、賣掉土地。

剛好,居住在仙台的千葉先生,原本就針對人口減少最嚴重的秋保町,想要有所作為,讓年輕人覺得秋保町是處有趣、有未來的地區,進而將來移居到秋保町。起初,他在秋保町尋找據點時,一時還找不到合適的歷史建築,在得知這間老房將被拆除轉賣後,立刻決定利用老房來當作秋保町的地方創生據點。

然而土地和老房本身的費用極高,為了籌措買地、整建的經費,千葉先生和宮城縣本地巴士公司老闆求援。在千葉大貴熱情地將老房活化成地方創生據點、以及針對秋保町的未來規劃等想法一一分享後,巴士公司老闆立刻響應千葉先生,「阿莎力」地買下老房土地和建物產權,並以租借方式租給千葉大貴使用十五年(作者按:如果千葉先生的計畫順利實現的話,秋保町的人口增加,代表使用巴士的人也會增加,對於巴士公司來說是好事。)。

老房被買走的消息,迅速在當地傳開──畢竟這座老房承載了當地人的許多回憶,所以他們都非常在意老房會何去何從。是會被拆除嗎?還是另作他用呢?當千葉先生第一次來視察老房內部時,町內會長(類似臺灣的里長)為了關心老房今後的命運,事先從後門走進屋裡等待千葉大貴,千葉先生在不知情的狀況下進屋撞見里長還以為是老房裡的幽靈出現,嚇了一大跳。

當地居民如此關心老房的命運,還有另一個重要原因。秋保町是溫泉觀光勝地,過去其實就有很多政府主導的計畫,但因為都是單年度計畫,彼此之間沒有連貫,加上大多數是外地的公司來執行,造成地方創生的效果有限,慢慢地導致居民不太信任「外人」能有什麼作為。所以,為了取得當地居民的信任,千葉先生在還沒取得老房之前,就先藉由自己設計的單車旅行,帶訪客前往秋保町各處景點,不只讓當地居民直接和訪客互動,訪客也有機會消費。而千葉先生跟當地居民的互動誠意、帶來的實際貢獻,也傳到其他居民耳裡,更多地方居民慢慢信任千葉先生。另一方面,千葉先生得知居民對於老房的感情後,也特地舉辦了居民說明會,跟當地人說明老屋的整復與使用計畫。

延伸閱讀:想從事文史保存,先從和身邊的人「聊天」開始──專訪北投說書人林智海

整復老屋,居然要挖開馬路

取得老房的使用權利後,要將老房整復活化成餐廳,對千葉先生來說,艱辛的過程才剛剛開始。

首先,老房的設計圖沒有保存下來,再加上宮城縣沒有可以整復老房的職人,因此千葉大貴跑遍了日本各地,視察超過一百處老房活化的案例,最後在岡山縣找到可以說是日本第一位將老舊民房稱為「古民家」、並整復活用的專家,願意幫忙活化秋保老房。因為秋保老房設計圖已經遺失了,專家索性就住在老房裡,一邊調查老房的結構設計,一邊進行整復。然而,由於老房已超過三十年未使用,白蟻問題相當嚴重,再加上期間有其他業者使用過,未經合格建築師整復的結果,造成專家調查整復的難度。

再來,為了要讓餐廳符合日本建築法、消防法、衛生法,除了加強老房本身的耐震結構、加裝滅火設備與逃生標示、上下水道之外,政府甚至要求千葉先生需要挖開一大段馬路換水管,以便符合法定水壓,要不然就無法發放營業執照。就這樣,為了老房再利用可以完全符合法律標準,千葉先生花了很多時間與政府溝通,追加調查整復需要額外費用之外,連政府要求的換水管也要千葉先生自費處理。

結果整復費用加上餐廳各種設備的費用,需要八千萬,再加上人事費與行銷,加加總總費用高達一億日圓──大大超過原本的預算,這時千葉先生發現,必須另外籌措經費了。

整復後的秋保舍內部
秋保町內部保留下來的老房原本的桌子

國家戰略特區與「天使稅制」方案

老房整復與設備投資所需的八千萬日圓當中,四千萬是利用日本經濟產業省(等同於臺灣的經濟部)的「商店街活化補助金」,那是在沒有上述種種突發狀況打亂計畫前,千葉大貴所預估的費用。

剩下的另一半費用,除了和銀行貸款,千葉先生說服了宮城縣當地的業界人士,從著名電器公司的大企業老闆到一般當地農家,一起募資兩千萬日圓。之所以可以順利募資這麼大的金額,除了大家認同秋保老舍的願景和理念,更重要的是日本政府「國家戰略特區」制度。

所謂的國家戰略特區制度,是政府為了把日本打造成「世界第一容易從事商業行為的環境」、實現國家戰略性成長,所大膽創造的制度。邏輯上,政府指定國內數個地方行政區為「國家戰略特區」,裡面的民間業者可以寫計畫、偕同地方行政區跟中央申請「法律放寬」,以便進行商業開發。目前已經有針對十一種領域共九十二種類型的特例。

國家戰略特區制度屬於日本內閣府管轄,換句話說,由日本首相直接管轄。當國家戰略特區的行政區有想要放寬的法律限制,就和相關業者一同前往中央開會,制定協議後規劃出區域計畫,如果計畫得到首相許可,就可以實施法律或制度放寬。

目前日本有十處行政區被指定為國家戰略特區,當中之一正是宮城縣仙台市。所以,千葉先生和仙台市政府到內閣府開區域會議,提出了「天使稅制」方案──這個方案,讓投資當地創業家的天使投資人(個人投資者)可以享有稅務優惠,這樣一來,贊同秋保舍理念的企業主更願意實際金援秋保舍,而秋保舍也更容易取得民間資金,來實現活化秋保町的大志,是一種雙贏方案。

千葉大貴的計畫成功,在順利取得首相認定後,仙台市就成為全國第一個實施天使稅制的國家戰略特區,而使用天使稅制的秋保舍整復,也創造了日本全國首例。

New Local:打造秋保文化品牌

費盡千辛萬苦取得所需資金,也達到法定標準拿到餐廳開業許可後,秋保舍終於正式開幕。

對千葉大貴來說,所謂的社區營造,就是要站在「將來也可能會成為居民」的立場,營造出有一個有魅力、活力的社區,而秋保舍就是一個讓秋保町蛻變成「New Local」的據點與契機。所謂的「New Local」,是除了單純的鄉村生活之外,也是富含文化的地方,千葉先生認為秋保町這個地方,擁有豐富身心的飲食文化潛力,在這個數位發達的時代,這個飲食文化價值更應該被凸顯出來。

從這樣的理念出發,秋保舍所提供的飲食,都是使用秋保町當地農家的食材,經過名廚巧手,料理成美味、新鮮又豐富身心的餐點。秋保舍的料理總是很快就賣完了,一開始的時候,甚至連本地食材都不夠用,千葉先生還去拜託農家增產,保證會全數購買。對於當地農家來說,秋保舍除了購買農產品之外,還將自己的農產品完美包裝,昇華成一種飲食文化,所以在大家口耳相傳下,後來甚至有許多農家到秋保舍毛遂自薦,提供農產品,請秋保舍開發成料理。來到秋保舍,可以發現客人有不少都是年輕人,看來是吸引了許多外地人特地造訪、來秋保町觀光。

使用秋保町當地食材做的中餐

當然,只靠秋保舍一座老房,是無法讓秋保町整體蛻變成富有魅力、讓人想居住的「New Local」地方。因此,千葉先生與秋保町有志一同的夥伴合作,一起將「秋保」這兩個字品牌化,把秋保町變成像一座大地遊樂園,讓來到秋保町的人覺得這裡好有趣,進而成為秋保町的粉絲,甚至今後移居到秋保町。

有志一同的大家稱為「秋保品牌創造者」,從旅館、餐廳到工藝職人,各種領域的創造者都有,這些創造者本身的故事也是秋保町的魅力來源,所以千葉先生還出版了《秋保品牌創造者》季刊,定期介紹秋保町有趣的人事物,讓來體驗的訪客可以更有趣、更多層次地認識秋保町。從老房整復到社區的有機活化,「秋保町熱潮」看來正要展開! 

《秋保品牌創造者》季刊
延伸閱讀:舉國上下都努力發掘地方特色,臺灣的觀光產業如何向日本學習?
【專家介紹】陳柏翰
臺灣臺南人。大阪大學大學院都市再生管理工程碩士、企業管理碩士,曾任宮城 INBOUND DMO 理事。旅日 10 年,自 2016 年 10 月移居到日本東北地區,參與成立宮城 INBOUND DMO,也是宮城縣第一處得到日本觀光廳認證的「日本版 DMO」。於宮城 INBOUND DMO 曾擔任行銷長和理事負責包含知名的宮城藏王等宮城縣南部共 13 鄉鎮的觀光景點的市場行銷與諮詢。此外,與中央政府(復興廳)與地方政府(宮城縣)合作,積極推廣 DMO所 管轄鄉鎮之外的觀光景點。於 2019 年 7 月成立「島島創生」,期許藉由地方的人事物的國際間的交流,來協助臺灣與日本兩國間的地方創生。
↗Living Better, Living New↗ 說到「都更」,一般民眾腦海中想到的,就是拆除重建。但「砍掉重練」的更新式重建,真的有比較好嗎?由建商主導的都更,未能呼應各地的發展紋理,清一色的高樓大廈,讓歷史與街區的樣貌消失了,生活在這的人與空間的故事,也被抹除了。 城市的進步,在於生活於此的人能不能感受到歸屬與幸福,邁向永續低碳城市,拆除重建不是唯一途徑!臺北都更處「老屋新用」計畫,找回巷弄間的人情味,讓空間說自己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