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這才是酒國英雄!喝酒要戴兔子面具、為了喝茫不惜用酒精灌腸,馬雅與阿茲特克的飲酒文化

最近,馬雅國也開始重視大外宣,所以也成立了 YouTube 頻道,跟臉書一樣,也叫做「馬雅國駐臺辦事處」。邀請大家也可以去看看影片!除了文字以外,也可以讓大使講給你聽。

馬雅人很懂 high──超越你想像的醉酒方式

首先,就讓我們先聊聊馬雅文化中的酒吧!相較於阿茲特克,馬雅文化飲酒的資料稍微少了一點。比較為人所知的酒類,大概是 Balché,這是一種將薄莢豆屬樹木的樹皮,泡在蜂蜜發酵而成的酒。會起泡,呈現金黃色,看起來就很像是啤酒的東西。

Balche 本尊,看起來是不是有啤酒的感覺。

在今日馬雅地區,還是可以喝到 Balché,只不過似乎不常見。就連大使也沒有喝過。希望有天回國述職時,可以嚐嚐看。

身為多神信仰的馬雅人,有酒當然就會有酒神,根據一些網路上的資料,馬雅的酒神叫做 Acan,但是這個酒神實在太少見,而且我也沒有在一些比較可靠的學術論文中看到。

我覺得有兩種可能性。一個是這個酒神可能是「誤傳」。另一個可能是這個酒神可能是猶加敦半島地區(比較偏北)的酒神,所以在古典期(大城邦位置比較偏南)的馬雅文物中,才沒有看過他的蹤影。但是⋯⋯也有可能是大使學藝不精啦!

延伸閱讀:她是玉米粥城之王,帶領城邦走向榮耀──馬雅最強的地方媽媽,六天空女王

不過,我們還是可以在一些文物的繪畫上,看到飲酒的場景或是酒類的蹤跡。像是下面張編號 K1453 的陶器平面攝影圖,白線匡起來的部分,可能就是儲放酒類的窄口瓶。這件文物上的繪畫,呈現宮殿的場景,統治者坐在石頭平台上,有個侏儒拿著打磨過的鏡子,立在統治者前方。其他的貴族則坐在地板上,似乎是場統治者請喝酒的盛宴。

這樣的飲宴場景,屢屢在文物中看到。有喝酒,就一定有喝茫的人。例如下面這張陶器平面攝影圖,就是一個喝到爛醉的瘋狂飲酒場。

畫面右方的白框,跟前面陶器的的場景一樣,一個窄口瓶塞著布,大概也是裝酒的罐子。左側白框則可以看到兩個還有「行為能力」的人,扶著一個已經酒醉的傢伙。酒醉者迷茫的眼神,真的是栩栩如生。

但是,最令考古學家感到有趣的,是馬雅人似乎會戴上面具喝酒。

例如下面的兩件陶器,K1451 與 K5039,明顯看出來他們正在飲酒,酒罐就在人群之間。每個人頭上卻又帶上面具,而且幾乎都是鳥類的面具。究竟~鳥類與酒類有什麼關係,今日還沒有研究出正確答案。

上端是K1451,下端是K5039

不過,我想這樣的鳥面具飲酒,應該與宗教信仰有關聯。

眾所皆知(?)馬雅人會用灌腸的方式,將迷幻藥或是致幻劑直接灌進直腸,利用腸壁吸收比較快的原理,讓自己早日進入迷幻的狀態。酒類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是比較無害、輕度的致幻劑。

所以,將酒類用灌腸的方式灌進腸道,也會比較快的進入酒醉飄飄然的狀態。(危險行為請勿模仿)

帶有灌腸器的飲酒場景。

上面這兩件陶器中,除了飲酒者一樣帶著動物面具以外,上圖中央偏右的人,左手就拿著類似「巨型灌腸器」的東西,下方陶器則是在紅色酒具內,放著灌腸器。我在影片的三分十五秒講到這個部分,還可以看到另一件文物圖片的例子,或許古代瑪雅人的確會在飲酒時灌腸!而這個灌腸的時機場合,可能是宗教祭典。

抓太多兔子?阿茲特克飲酒規定有夠多!

講完資料少少的馬雅飲酒,接下來就來談談阿茲特克人。

阿茲特克人的酒神很明確,就是 Mayahuel 還有 Patecatl ,兩人都是酒神,也是夫妻。其實,阿茲特克神話跟馬雅人的神話一樣「神奇」,故事劇情沒有什麼邏輯可言。Mayahuel Patecatl 有小孩,但不是人類,而是 400 隻兔子。為了餵養這 400 隻兔子,Mayahuel 有 400 顆乳頭(好吧,聽起來好像很合理⋯⋯)。

而這 400 隻兔子遺傳到爸爸媽媽酒神的專業(?),全都是酒醉之神。啊呀!這不就跟台語有異曲同工妙嗎?喝醉酒就要說「抓兔子」(掠兔仔 lia̍h-thòo-á)。

在墨西哥 Cholula 地區,曾經發現過飲酒場景的壁畫,有趣的是,這些飲酒者似乎也帶著面具,而且是兔子的面具。

是否與 400 兔子有關,還待研究。在阿茲特克飲酒的場景中,我們比較少看到灌腸器的芳蹤,或許阿茲特克人與馬雅人不同,他們還是比較喜歡「禍從口入」的感覺。

阿茲特克古抄本的飲酒場景

在阿茲特克古抄本的飲酒中,我們可以看到一種名為 Pulqui 的酒,這種酒是一種發酵酒,以龍舌蘭的根部釀造而成。我們可以看到上圖中央,有個穿著華麗的神職人員或是貴族,用類似吸管的東西喝酒。大甕的旁邊有許多繩子,這些繩子根據記載是植物「夸帕特利」的根部,據說阿茲特克人飲酒時,會加入這種根部增加風味。

延伸閱讀:為神明獻出心臟!從阿茲特克的活人獻祭,到希臘的動物祭祀,不同文化碰撞出的殺生儀式

不過,阿茲特克人對於飲酒,看來有很多規矩,例如在門多薩古抄本中,就特別提到酗酒的問題。阿茲特克人的風俗之中,僅有老年人可以任意飲酒。如果年輕人在沒有允許下飲酒,將會受到處罰。

現代中美洲烈酒:燒灼喉嚨的是文明碰撞的火花

就像前面提到的,阿茲特克人的 Pulpui 是以龍蛇蘭根部發酵而成,沒有經過蒸餾處理,所以這種酒的酒精濃度應該不是太高。那麼,今天我們印象中辣口、刺激的龍舌蘭酒又是怎樣出現的呢?

這就要追溯到西班牙殖民初期,要在美洲殖民地買到歐洲葡萄酒系列,就跟日本製的壓縮機一樣稀少。而慣於飲用蒸餾酒的西班牙人,想要在美洲殖民地喝到像白蘭地一樣的蒸餾酒,根本就難如登天。

因此,西班牙人便從現成的材料著手,他們把腦筋動到龍舌蘭上,於是傳統阿茲特克的製酒原料,碰上西班牙蒸餾技術,迸出新滋味,梅斯卡爾(Mezcal)跟龍舌蘭(Tequila)就出現了!現在這些蒸餾酒也取代原本阿茲特克人的 Pulqui,成為中美洲最具代表性的烈酒。

大使覺得很猛的梅斯卡爾酒(透明酒體泡著的是一隻蟲,沒錯)

梅斯卡爾與龍舌蘭(Tequila)的不同,除了在酒精濃度以外,原料也相當講究。早期的龍舌蘭酒,墨西哥政府甚至以法律規定,一定要用Jalisco州出產的藍色龍舌蘭作為原料,蒸餾釀造,才能被稱為龍舌蘭酒。

而最重要(?)的是,不能像梅斯卡爾一樣加入蟲蟲!

現在,放在梅斯卡爾裡的蟲是這種酒最大的特色之一,有些人誤以為是中美洲風俗,或是延續阿茲特克人的習慣。但是回顧歷史,最早在酒裡面放蟲的,一說是來自於美國德州的酒廠(德州是從墨西哥併入美國的,所以酒的文化也保留下來):

梅斯卡爾酒本身有很厚重的味道,有次酒廠的人在釀酒時,發現有蟲不小心掉進去。也不知道是不是梁靜茹給他的勇氣,他就直接喝了這泡到蟲的酒,發現酒比原來更為順口!?於是,這種加上蟲子的梅斯卡爾就誕生了⋯⋯。

至於蘭姆酒,也是西班牙人殖民中美洲的甘蔗種植園,發現糖蜜可以釀酒,再加以蒸餾的產物。大使在貝里斯喝到的蘭姆酒超好喝!飲酒是每個人類文明都會出現的現象,但是如何飲酒、飲酒的意義、產生的社會規範與習俗,都是文化的一部分。

今日,我們對於這些現象,還有很多謎團等待我們去解開,這也就是研究古代文明的魅力與醍醐味。

延伸閱讀:來一杯純正道地的馬雅熱可可,享受樸實無華且枯燥的馬雅貴族日常
本文透過「方格子直送」計劃合作轉載,原文為食慾流動:今晚我想來點中美洲烈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