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幫派追求的是時髦與認同感──四〇年代從健身房起家的臺灣「廈門幫」
作者:柳茂川

現在回過頭來看,當年我們這些讀初、高中的學生打架、參加幫派,並不是為了金錢或利益,因為當時根本就沒有任何利益可言。我們多是為了講義氣、為了挺朋友出頭。

當時的兄弟為義氣拚鬥,與現在的兄弟為生活而作為一種職業是大不相同。從當年的兄弟之間以道義為基礎,轉變到現在的兄弟以利益為考量,兩者隨著環境與時代的改變,不只在本質上出現差異,價值觀也有很大的不同。我們過去加入幫派,除了有依託、倚靠、保護、互助作用的團體意識外,同時也帶有一點時髦感,是當時一些血氣方剛的青少年尋求認同的一種選擇

加入幫派的理由,不過就是單純地為了講義氣、為了挺朋友出頭。(Source:電影《角頭2》劇照)

廈門幫安納被刺事件

說到時髦感與認同感,讓我不禁想起一件曾轟動一時的廈門幫安納被刺事件。這件事發生在我初三或高一的時候,在後面內容也會提到的保端大哥與許國老大哥,告訴我此事的來龍去脈,也讓我往後對幫派的憧憬產生微妙的影響。

當時江湖上遷臺的老舊黑社會幫派,如山東幫、南京幫、青島幫、廈門幫之中,從福建來的廈門幫較為活躍而有名氣、實力。老四海兄弟吳國術與其有較深的關係,他父親是大陸撤退前的廈門防衛司令,他們家於民國 38 年遷臺後,定居臺北並在小南門開了一家健身房。

當時的健身房是年輕人的時髦場所,吸引不少青少年趨之若鶩,來練身體與肌肉──練成健美的三角肌向人炫耀,是那時候在男性之間流行的時尚玩意。廈門來的同鄉年輕一輩自然在那家健身房進出、聚集,而逐漸形成了廈門幫

這時幫裡出現了一名年輕人叫安納,雖然安納是後起之秀,但他的智慧與能力讓他在幫裡很快竄起,不久就升到頭領的位置,但因他先前在廈門幫沒有什麼顯著的功績,所以他的快速竄升,得不太到幫內老兄弟的認同與輔佐,他的位置與權力並不穩固。

我的老兄弟袁雲剛過去常與寇為龍、吳國術在一起,三人是至交的好兄弟,有一段時間在臺中打遍當地各路的英雄好漢,被人們稱為「三劍客」。

袁雲剛有一次打了廈門幫安納的兄弟,雙方就約在小南門的健身房談判,出席的有廈門幫安納的兄弟與帶領四海的大哥倪正中、袁雲剛、吳國術等人,之後因為由吳國術出面斡旋,雙方不但化干戈為玉帛,安納還與袁雲剛結為兄弟,從此之後,安納與袁雲剛就經常往來。

安納主要的活動地盤在江山樓[1]一帶,所以常邀袁雲剛到江山樓碰面。

江山樓為日治時期大稻埕的著名飯店,提供青樓女子以藝旦形式,陪酒服侍的工作機會。(Source:Wikimedia

某日他們到一家青樓聚會,剛上樓梯時突然有人向安納背後連開兩槍,安納不幸中槍倒下時, 袁雲剛急速向前將他扶住,安納回頭一望,從背後向他開槍的,竟是他一手提拔的副手黑人(外號)。安納大罵:「你這婊子生的!」然後在袁雲剛懷中氣絕。

根據袁雲剛親口告訴我,事後黑人逃了、案子也沒有偵破。原來黑人自己想篡位所以暗殺安納,並不是廈門幫裡老兄弟指使,但黑人已是四海幫副手的繼位者,他為何平白無故做這件江湖上大逆不道的惡行?安納招來的殺機仍是一個沒有解開的謎團,或許是因為他在幫內沒有特殊的貢獻與戰功,本身在幫內基礎並不是很堅固的情況下竄升,導致其他老兄弟的不滿而引來殺機。

許國老大哥說:「安納平時的穿著時髦,他身上披一件披風,頭上戴一頂西式的帽子,很帥氣。」而安納在各種場合也氣派十足,尤其與外幫談判時,常常以場面震懾對方。聽到這裡,我的腦中立即浮現了一位神采飛揚、風度翩翩的江湖俠士。這位帥氣的安納,也贏得了許多酒家小姐及青樓女子的青睞,尤其江山樓的小姐們更是大都跟他結過露水姻緣,他在女人堆裡可是大有名氣。

安納出殯的場面非常浩大,俗話說「人死留名,虎死留皮」,安納卻是「人死留情」。當時延平北路是臺北有名的燈紅酒綠區,據說除了政商名賈出席他的喪禮,許多延平北路上的酒家小姐、青樓女子,也都參加了安納的喪禮,送他最後一程。一代廈門幫頭領就這樣英年早逝了。

現在很少人知道這件事,畢竟年代太久遠了。這個事件也對當時年少的我產生微妙的影響,但到底是什麼具體的影響,一時也說不上來。

延伸閱讀:揭開社會的黑暗面──臺灣黑幫的組織、地域和省籍情結

民國 47 至民國 50 年間,我逐漸在學生幫派裡產生較高的知名度。這段時間我積極的組織兄弟,帶頭對四海、成功新村、三環幫等幫派連續發起突擊,並在豫溪路口事件後,以外交手段聯合三張犁、北聯的兄弟,以及李傑的北投十五兄弟等,出擊西門町的四海幫成員(三張犁與北聯很義氣的立即與我共同進擊四海。而李傑是在豫溪路口事件之前就與我義結金蘭)。

我逐漸和文山區、新店線、中和鄉及臺北縣市的各盟友兄弟,形成了反四海陣營,而竹聯幫也因此得到雪中送炭的援助。經過這些年的打鬥與拚殺,我累積了無數的現場戰鬥經驗。這對我往後的外交、組織、訓練、作戰與調度指揮,均有很大的幫助。

從民國 40 年代的後期,由於籌建新文山與出擊的成功、改變竹聯主動出擊而取得戰果、培訓血盟中生代新軍的眼光銳利,我在大臺北江湖舞臺上,逐漸成為這個舞臺中心的主角。在往後漫長(民國 50 至 55 年)而血腥的四幫混戰期間,我逐漸掌控這個混戰局面而趨於主導地位,也是我江湖生涯裡的一個高峰。

延伸閱讀:從黑道份子到書店店長,愛閱二手書坊創辦人石皓文:知足,要到一定年紀才能體會
柳茂川說:「熱血少年只知義,現代幫派只看益。」 替臺灣江湖發展史,下了最好的註解。 作者記述都是真人真事,且重要事件均由當事人、知情人士互相印證後才定稿,為最接近真相的臺灣幫派史。

[1]過去位於臺北市大稻埕的著名飯店,提供青樓女子以「藝旦」形式,陪酒服侍的工作機會。建於 1917 年,設立 32 年後走入歷史,於 1976 年拆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