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不僅組交響樂團,還有專人服侍──春秋時期的趙老先生豪華墓葬大直擊

1987 年 7 月,在山西太原市金勝村附近的工廠擴建工程,發現了一批古代的墓葬,其中年代屬於春秋晚期的趙卿墓(251 號墓)及其附葬車馬坑規模最為龐大,墓主是這篇文章的主角:趙老先生。

身分尊貴的墓主:趙老先生

趙卿墓為大型的豎穴土坑墓,墓室有密封、防潮的處理。[1]這座墓葬光是棺材就用了三層,外面還有一層木槨,這是大型貴族墓葬才有的現象。墓主是位七旬的老人,墓中身軀南側放置許多兵器,如成對的戈,腰間的銅劍,以及數以百計的鏃。墓主的身上則放置佩玉、水晶及瑪瑙製品,腰間有四件純金帶鈎,可謂「穿金戴寶石」。這些陪葬品再再顯示墓主身分之尊崇,與其生前和戎事之關係密切。    

灰色圈為殉葬棺木(Source: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太原市文物管理委員會編著,《太原晉國趙卿墓》北京:文物出版社,1996)

合計墓中趙老先生身上之物與身外之物,各類器物共計 3,421 件。從隨葬器物的材質而論,青銅器 1,402 件,石磬 13 件,玉石器 297 件,金器 11 件。青銅器按照用途,則區分為禮器、樂器、兵器、車馬器、工具、生活用具。

除了前述置於墓主身上與周圍的隨葬品位於棺內,其餘隨葬器物皆放置於椁內。這些隨葬青銅容器包含了炊器(廚具)、食器(盛裝容器)及水器。雖然這些銅器現已轉青色,但最初鑄成時應該是金光閃閃的,可見趙老先生的日常生活起居可謂金碧輝煌。

墓葬的隨葬物品中,除了墓主身上的大量玉石器外,棺槨之間還有十九件編鎛、 十三件石磬,與工藝繁複、造型華美的銅鳥尊。首先,編鎛與石磬這類樂器在古代社會不是有錢就能到手,要像趙老先生一樣有錢還有權,才能在家中組「交響樂團」。

周代在編鐘、編磬的使用上,有所謂「樂縣(懸)」之稱的規範。所謂「樂縣」就是對於樂器陳列放置形式的規範,最高級就是四面,圍成一方形,再依序遞減:三面、二面……用現代的方式來說,就是環繞音效聲道數量多寡。現代人只要有錢就可以自備環繞音響,但春秋時代想要多重樂器,除了得有相當的財富外,還必須有相對應的尊崇身分才行。

延伸閱讀:【歷史知識考掘學】死於內戰與瘟疫蔓延時:牛津大學新發現的十七世紀女性墓葬

其次,墓中出土的銅鳥尊也令人難以忽視。銅鳥尊的器形為一瞵視昂藏、神態威武的鷙鳥。銅鳥尊的鳥喙(按:鳥嘴)上部可以活動,下部固定。當這件銅鳥尊內盛液體,將要倒出時,傾斜至一定角度時,鳥喙上部就會開啟使其中液體流出。

銅鳥尊(Source: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太原市文物管理委員會編著,《太原晉國趙卿墓》,彩版五。)

銅鳥的羽紋清晰、細緻,鳥的背脊上還有一蹲坐的虎形提樑,作為尊背橢圓形開口蓋子的把手。除了鳥的雙足之外,鳥尾還有一隻小虎,前足撐地,後足貼於鳥身,保持銅鳥尊的重心穩定。這件作工細緻華美的精品,大致反映了其所有者的身分並不尋常。

墓葬中,值得注意的另一個現象是殉人。一般來說,周代少見殉人的墓葬,但趙老先生或他的家屬,還是擔心趙老先生在地下世界空虛寂寞覺得冷,因此也替老先生準備了僕從,服侍其在另一個世界的生活起居。

墓葬中除了主棺外,還有四具殉葬者的棺木,男女皆有,棺木內皆有銅、玉質的隨葬品。且四具單棺中,有三具分別位於青銅禮器、編鎛與編磬及車馬具與兵器的堆放處,顯示了其生前分別對應的職事:炊煮與分配食物、演奏樂器、駕車。似乎意味死後仍得繼續服侍主人的生活起居、食衣住行 。

從墓中的隨葬器物、墓葬規格,可知墓主身分尊貴,而墓主趙老先生的真實身分是誰呢?據隨葬器物的特徵而論,此墓應屬春秋晚期。墓葬的地理位置近古晉陽,此地為春秋晚期晉國趙氏的核心勢力範圍。由此推測,墓主極有可能是晉國執政六卿中的趙氏家族成員,也就是來自戰國初年三家分晉裡的趙國。

趙氏家族傳奇

根據《左傳》記載,趙氏為晉國重要的氏族,約莫於晉獻公時發跡。驪姬之亂時,趙衰隨公子重耳出走走,從此長年流亡列國,趙衰的足智多謀,再加上輔助晉文公 之功,從此奠定趙氏在趙國舉足輕重的地位。更因為趙衰極具才幹,最終幫助晉文公擊敗楚國 稱霸天下,成為霸主領導諸侯。此後,趙氏一族一直居於晉國政壇的核心,親身周旋於種種政治鬥爭風暴,也因而衍生了許多具傳奇色彩的故事。

例如,《春秋經》有一則「趙盾弒其君」的故事。趙衰死後,趙家由翟女之子趙盾為繼承。趙盾主政時正逢秦、晉交惡,連年激戰,雖然選擇擁立晉襄公之子靈公上位,但晉靈公年紀漸長,暴虐本性顯露,君臣矛盾終至不可收拾。

晉靈公最終決定除掉趙盾,沒想到趙盾事先得到風聲逃走,就在趙盾還來不及出境時,晉靈公就被趙盾的族人趙穿所弒殺。由於國君遭弒時,趙盾尚未離境,又未討伐弒殺晉靈公的趙穿,因此《春秋經》就給趙盾扣了頂「趙盾弒其君」的帽子,譴責其縱容國君遭弒。

春秋中期以後,趙氏一族更是人才輩出,趙文子、趙簡子皆是輔佐國君,主持國政的重要政治人物,他們個人的政治決斷足以影響中原諸國,如陳、蔡、鄭、宋的命運。

在趙氏一族的主導下,晉、楚依舊僵持於中原,無論誰都難以壓倒對方取得長期的優勢 。春秋末年、戰國初年的趙襄子則是趙氏家族的關鍵人物,他化解了晉陽同時遭受智氏、魏氏、韓氏圍攻的局面,並成功說服魏、韓二氏背叛智氏,最終形成三家分晉之勢,開啟戰國時代。

延伸閱讀:這個時代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從三家分晉說起的戰國英雄史

「我們趙家就是場面大」

趙老先生的墓葬作為晉國大夫這一層級,隨葬器物的規格頗具規模,特別是從十九件鎛的使用,可以看出趙家的鋪張與重視排場。現代學者認為鎛的音響效果並不如當時更常見的紐鐘或甬鐘,但趙家人可能更重視排場呈現的視覺效果,勝於實際演奏效果。

可以說,我們從趙卿墓墓所看到的「禮」,除了體現墓主的身分等級外,還帶有展示與誇耀的意味。從此種物質文化風格,也可以想見春秋中期以降趙家人在晉國政壇,乃至於諸夏邦國之間,舉足輕重的地位。

延伸閱讀:【爆料商周】世界那麼大,人牲卻無處可逃:被迫陪葬的古中國逃亡者

參考資料

  1. 王子初,〈太原晉國趙卿墓銅編鎛和石編磬研究〉,頁 314-340,收入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太原市文物管理委員會編著,《太原晉國趙卿墓》。北京:文物出版社,1996。
  2.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太原市文物管理委員會編著,《太原晉國趙卿墓》。北京:文物出版社,1996。

[1] 即圖一所謂積石積炭。

首圖來源:《古城·古藏》專題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