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戰後投入職場的廣大女性,如何引爆香奈兒的女裝革命?

2015 年起,全台許多高中紛紛發起了「短褲戰爭」。高中女生們爭取穿褲子上學的自由,而校方則以「端莊」、「整齊」為由,堅持女學生得穿裙子。不過你知道嗎?在歷史上首先引爆發女性脫掉裙子、穿上褲子風潮的不是別人,正是 20 世紀最舉足輕重的時尚女王:可可・香奈兒(Coco Chanel)。

「我沒有時間討厭你」──時尚女王可可・香奈兒

灰姑娘的夢

說起香奈兒女士,她應該是時尚史上最具影響力的女性之一了。她一反過去誇張繁複如唐頓莊園風格的女裝,帶起了重視線條、簡潔而高貴的男裝化時尚,整個新世紀的流行都因為她而有了不同過往的面貌。

不過,這位改變時尚的女人,其實來自於一個貧窮的家庭。小時候,香奈兒的父親常常不在家,6個兄弟姊妹全靠母親一人獨撐。當香奈兒 12 歲時,母親突然過世後,她就被父親送到「姨媽家」──事實上就是一間孤兒院,接著父親便懷抱著發財夢去美國了。

小小的香奈兒在「姨媽家」過得很不愉快,兩個姨媽永遠身穿黑衣、眼神冷漠、不苟言笑。打從父親帶著她進門的一瞬間起,姨媽就用冷淡的態度接待了她們,彷彿她們的到來打亂了她們的作息和儉樸的生活。整個孤兒院裡黯淡無光,只有石地板、光凸牆壁和無邊無盡的冰冷。女修道團大多時候都不出聲,只有默默禱告、默默吃飯,整個空間難得有歡笑出現,更別提愛了。

不過就在間孤兒院中,小小的香奈兒學會了縫紉。這時候的她,所憧憬的服裝跟一般小女生差不多,就是那種有華麗裝飾的澎澎裙。在無數個夜晚裡,她從只能偷偷閱讀的小說中,做著自己的白色公主夢。那是她對舉目所見的黑的唯一反抗:她要穿上白色禮服、擁有一間白色的房間、和純白的窗簾……

等她 15 歲後,她終於可以訂做一件自己的洋裝參加主日彌撒了。她興奮的按照小說中想像出來的畫面,選定了一種紫羅蘭色的布料,並在裙底鑲上塔夫綢的荷葉邊。不料就在她打扮完成後,她的姨媽卻叫她脫下來。「我們是要去彌撒!」

隔天,姨媽便把那件洋裝送回去裁縫師那裡,從一頁頁小說中拼湊出來、想像中的紫羅蘭色洋裝,香奈兒從來沒看過自己穿在身上的樣子,就消逝無蹤。

20 世紀初,女性服飾仍然保有維多利亞時代的繁複典雅,但是穿起來其實很不舒服。(Source:《唐頓莊園》劇照 )

我是我自己的主人

18 歲那年她終於離開了孤兒院,並且在 25 歲時認識了生命中第一個重要異性:英俊又有錢的英國紳士亞瑟・卡伯(Arthur Boy Capel)。生性熱情且執著的卡伯一舉將香奈兒帶進巴黎社交圈,更重要的是,他是香奈兒開啟事業最重要的資助者。在一起後的某天,香奈兒對卡伯說:「我想做帽子。」

香奈兒想做帽子的點子起源於她在賽馬場上的經驗。當時,女人頭上都習慣戴著用羽毛、果實和頭飾裝飾的帽子,她嫌棄這些東西根本會把女人壓垮。最後,她乾脆從拉法葉百貨公司裡買了一頂簡單的硬草帽,然後自己用絲帶做修飾。當她帶著這種帽子初次在賽馬場亮相時,眾人因為不習慣這種「簡樸」的帽子,還引起了不小的話題。

卡伯贊成香奈兒的想法,不過他只是認為香奈兒需要有點事做。然而,香奈兒非常看重自己的事業,和時下的緊身馬甲和繁複裝飾不同,這時香奈兒已經放棄了自己小時候的公主幻想,包括他那件夢中的紫羅蘭色禮服。

「奢侈華服的時代過去了,」她說:「我再也不想要蕾絲;我知道華麗的東西不適合我。」

不過,後來的一件事情卻對香奈兒造成非常大的打擊:原來對經營毫無概念的她不知道,銀行之所以還繼續貸款給她,全是因為卡伯還暗地為她擔保。在一次晚餐時她突然發現這件事情後,她不禁痛苦萬分,兩人回到公寓後,香奈兒回憶:「……我瞥了一眼我買的那些漂亮東西,還以為是用自己的錢買的。這麼說全是他付的帳!我在靠他養活……」

一股怒火讓香奈兒把手提包朝卡伯的臉上砸去,便轉身逃出門外。隔天香奈兒第一件事就是走到店裡,要求沒有她的允許,誰都不允許為這間店作保。

「我來這裡不是為了找樂子或亂花錢,我是來賺大錢的。」她對領班裁縫師說。果然一年後,香奈兒就足以脫離卡伯的經濟支援了。「時裝和風景一樣,是一種心境,我是指我自己的心境。」香奈兒說。她的服裝就和她的整個人生一樣,那表露著一種從禁錮中掙扎而出的自由,就如同她說的一句話:「我是我自己的主人。」

香奈兒的「女裝革命」:帽子上的流蘇花朵沒有了、腰部被解放了、變成柔軟好活動的針織衫。

女裝革命

「20 世紀初有兩大變革,一為交通工具,一為女性服飾……1920 年代中期,女性的穿著讓她們更能自由自在的活動,這是她們 15 年前做夢都想不到的事。」

這段話清楚闡述了女性服飾解放的重要性。一直到 20 世紀初,婦女穿著仍舊是用層層疊疊的裝飾來強調女性特質,完全不符合現實生活所需。為了塑造當時時尚所崇尚的 S 型曲線,婦女們都把頭髮盤在頭上、戴上裝飾著許許多多緞帶、花邊、羽毛、花朵甚至水果的帽子;身上裝飾蕾絲的緊身衣,則叫許多婦女把腰勒的完全喘不過氣來。一套衣服全身上下配備重疊繁複:束腹、長內衣、多層襯裙,全都是用棉、蕾絲、絲綢等布料縫製而成。

香奈兒不是沒試過這種衣服,只是才穿一次那種緊身的束腹,她就叫卡伯趕快幫她脫下來。從此她冷眼看待這個時代最後的絢爛。「繁複的裝飾扼殺了線條之美,額外的負載壓抑了身體的結構。女人不過成了華麗、花邊、皮草和貴重布料的代名詞……當稀有成了普遍,華麗竟顯得一如貧窮般平凡

就像香奈兒逐漸脫離卡伯的資助,香奈兒的服飾也引導著女性逐漸脫離男性附屬品的地位。她販賣起自己的穿搭風格,那就是「簡單」──沒有複雜的點綴、沒有飾邊或是俗麗的裝飾,出身修道院的她知道尊敬自然中的大地色彩。「我設計的夏衣和毛呢冬裝,剪裁都酷似修道士的制服,這種優雅仕女所迷戀的清教徒風格,都源於蒙多爾,」她得意的說:「我是征服巴黎的清教徒。」

隨著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爆發,香奈兒獲得了第一次的大成功。而背後的原因,正是因為香奈兒的時裝成功體現了當下的時空。

隨著戰事的擴大,各階層婦女也紛紛加入護士行列以及戰事工作,而她們身上的服飾,這時就顯得異常的礙手礙腳。相反的,香奈兒仿造男性服飾的套頭襯衫、開襟羊毛衫,完全襯托了那個時代的需求。穿這種衣服可以開救護車或軍車,無論從事戰時的婦女工作到海邊散步都很得體。

她的業績扶搖直上,甚至出現供不應求的現象,最後甚至塑造了一種全新的流行典範:苗條、優雅、一頭俏麗的短髮再加上適度的化妝,尤其是鮮紅的口紅。成為世界大戰後現代女性的全新形象。而隨著戰爭之後的咆哮年代到來,香奈兒對時裝更進一步的挑戰:她穿上了,褲子。

條紋上衣、闊腿褲,這張照片成為香奈兒最經典的照片之一。

穿上褲子的時尚女王

歐美禁止女性穿褲的傳統起源於聖經。《申命記》上說:「婦女不可穿戴男子所穿戴的,男子也不可穿婦女的衣服。」

但香奈兒卻讓女人穿上褲子,一舉打破了西方時尚的千年傳統。事實上,香奈兒並不是第一個穿起褲子的女性,但是她成功扭轉了世人的審美觀。當時因為戰爭的原故,婦女們為了方便工作,開始穿起了褲子,但還是覺得穿褲子太過於羞恥,因而出門在外時還是普遍罩上一層裙子。

隨著多彩而叛逆的咆哮二十年代來臨,香奈兒在一次威尼斯的旅行途中穿起了褲子。

如今被我們稱為「帕拉佐美型寬褲(Palazzo)」的單品,就可以追溯到可可・香奈兒本人。在過去,女用褲子通常只被視為怪異的、或是完全的實用取向,但是她的打扮立刻扭轉了世俗的觀念,將舒適的寬鬆休閒褲搖身一變成為一種高級時尚。到了二次世界大戰後,就再也沒人對女用褲子見怪不怪的了。

曾經的驚世駭俗,變成現今的理所當然。當我們回顧過去,總是發現有許多我們現在認為再正常不過的事情,其實往往是許多前人勇敢力爭的結果。那麼換個角度想,許多我們現在認為「不能改變啊」、「否則就要毀天滅地啦!」的事情,在不久的將來回頭一看,也許根本沒什麼大不了的呢?

在歷史上首先引爆發女性脫掉裙子、穿上褲子風潮的不是別人,正是 20 世紀最舉足輕重的時尚女王:可可・香奈兒(Coco Chanel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