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如小說情節!「我的房東就是越南皇室後代」──訪問文物收藏家許燦煌(上)

我與許燦煌大哥的緣分,要從 2014 年說起。

那年暑假我從華府回臺省親,整整離家三年,每次返鄉總想做點什麼,於是捐出《南向跫音:你一定要認識的越南》部分書籍版稅,贊助張正與方新舟主持的越南組「外婆橋計畫」。可惜越南組那年並未成團,隔年又因移民署接手了這項計畫,因此張正的外婆橋就此功臣身退,我的捐款,就這樣被寄放了好一陣子。

作者洪德青所著之《南向跫音:你一定要認識的越南

2016 年張正將我的捐款用來舉辦【你一定要認識的越南系列講座】,總共 21 場,從人間四月天辦到八月桂花香,邀請各行各業的越南專家到燦爛時光東南亞書店開講。當時我人在美國,樂得透過 YouTube 影片得知江湖上臥虎藏龍的各家名號,其中一場的講者,正是文物收藏家許燦煌。許大哥的分享多元精彩,他從如何收藏越南古籍一路講到當年臺商買春的百態,無意間提到他的拜把兄弟是越南皇室後代,還是畿外侯彊㭽的曾孫,當時跨海收看的我心想:真的假的?該不會是呼攏的吧!

延伸閱讀:不僅蔣介石看到他得恭敬喊聲「賢拜」,連日本首相都贊助他──越南王子彊柢

之後,我陸續在各大媒體看到許燦煌的專訪:央廣、遠見、經典雜誌、換日線、臺大、暨大研討會,甚至臺北市立美術館都有他的參與。去年,許燦煌登上 BBC 越文版,而且一連兩篇,我突然覺得,應該要有人把許燦煌與他那位拜把兄弟的故事寫出來。

在一個下大雨的暑日午後,我來到許燦煌家。他家中掛了好幾幅越南聖旨、檄文、詔書等,一路從客廳迎賓,延伸到樓梯再到頂樓,讓我大開眼界。在一杯接一杯的茶香中,這位溫暖真誠的「非典型臺商」跟我還真有緣,我們都是南投的後裔,也都曾在胡志明市的古剎覺林寺(Chùa Giác Lâm)得到某種安頓力量。

我與許燦煌大哥,還有 1940 年住過台北的越南王子彊㭽(中),在「許燦煌文庫」跨時空合照。彊㭽照片是他的好友阮福輝光送給他的。(Source: 洪德青提供)

九〇年代愛逛舊書店的文青台商

許燦煌算是很早就去越南打拼的臺商,1992 年赴越,當時身上僅帶著兩千美金,就獨自闖蕩這個才剛改革開放的共產國家,妻兒均留在臺灣。

他落腳於胡志明市第五郡,從事日系化妝品代理事業,那時剛好越南本土超市開始興起,許大哥就在超市內開設專櫃,初期第一個月就達到 50 萬臺幣淨利潤的耀眼成績。之後為了拓展業務,他的足跡踏遍 S 型的狹長國度,有時坐車,有時摩托車,有時渡船,有時搭乘設備簡陋的火車臥鋪,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接地氣」,他完全融入越南在地生活,事業也蒸蒸日上。

1995 年某天下午,許燦煌因為無聊,騎著摩托車在胡志明市阮氏明開路(Nguyen Thi Minh Khai Street)閒逛,看到街道兩旁匯集了許多舊書店,算一算近 20 攤,本來就愛看書的他,起初只是想找些中文書解解鄉愁,好奇地隨手翻翻,赫然發現那裏蘊藏了許多漢文的線裝古書。

此後只要許燦煌一有空,就往阮氏明開路跑。他曾一口氣買下幾百本的清末民初線裝書,心裡盤算著要將這批書運回臺灣再轉手出脫,畢竟當年光華商場的線裝書,每本要價 3000、5000 元起跳,很有利潤空間。

有一回,許燦煌看到一疊像「奏摺」的漢字文書,寫著「嗣德」的年號,老闆娘開口要價 1.5 萬美金。當時許大哥對越南歷史並不了解,心想老闆娘要騙人也不是這樣狠削,於是隨口說他家裡的金庫總共也只有3千美金,結果老闆娘二話不說,先收訂金,然後銀貨兩訖,成交。想不到隔天,老闆娘急呼呼要求加價贖回,他馬上嗅出不尋常的契機,原來他昨天買的那批奏摺,是貨真價實的珍寶。

許燦煌收藏的越南皇室奏摺,對於明命帝怎麼用印他都有深入研究。(Source: 洪德青提供)

房東眼裡的許燦煌,和一般臺商不一樣

那時熱愛收書、藏書的許燦煌,在胡志明市第五郡陳平仲街(Tran Binh Trong Street)租屋,他的房東叫阮福輝光(Nguyễn Phú Huy Quang),人稱阿光,房東太太叫阿幸,有兩個女兒。房東阿光人很好,不囉嗦,不計較,出外人最重要的就是遇到一位好房東不是嗎?於是許大哥從 1995 年開始與阿光一家人同住,一住就五年。

向房東阿光租屋的五年裡,阿光同時也在觀察這位高高瘦瘦、帶點斯文氣質、不惜巨資包養一堆黃臉婆(古籍)的房客,三不五時還會被這位愛看書的臺灣房客追問越南歷史。

阿光先前也曾租屋給其他臺商,但對臺灣人印象不佳,畢竟那時臺商到越南只顧賺錢,無聊就轉戰酒店,只有像許大哥這樣不搞男歡女愛八大行業的儒生房客,才能贏得阿光全家人的好感。他們兩人有事沒事常聚在一起,出雙入對,因此阿光太太常笑他們是同性戀,一高一矮哥倆好。

阿光看到許大哥對越南歷史越發鑽研,於是就把自己珍藏多年的兩本書借給了他,一本是陳仲金的《越南史略》(Trần Trọng Kim,Việt Nam Sử Lược),另一本則是阮攸的《金雲翹傳》(Nguyễn Du,Truyện Kiều )。這兩本書對許大哥來說非常重要,前者開啟了他對越南文史的認識,後者則讓他接觸了越南古典文學。

原來房東背後有著驚人身世…

就在許大哥逐漸熟稔越南歷史後,有一天,阿光突然開口跟許大哥說,他其實是阮朝開國皇帝嘉隆(Gia Long)的長房長孫後代,屬於皇太子阮福景(Nguyễn Phúc Cảnh)的嫡系系統。阿光說,他的曾祖父是畿外侯彊㭽,而彊㭽的曾曾祖父正是嘉隆皇帝,阿光還親口背誦太子景系統的排行字輩給許大哥聽:美麗英彊壯,聯輝發佩香…。阿光本名阮福輝光,「阮福」是皇室的姓,「輝」是他的字輩,而他的父親阮福聯平,則屬於「聯」字輩。

1998年許燦煌(左一)與他的摯友阮福輝光(右一)在胡志明市,與越南、日本學者聚餐。
照片來源:許燦煌提供

許大哥聽到阿光超凡的身世後,感到非常驚艷,馬上起了一陣雞皮疙瘩,他以前渾然不知這位朝夕相處、愛喝點酒的房東,背後竟代表了皇室尊貴譜系。沒想到專門收集越南皇室文件的他,也結交了越南皇室後代好友,人生真是太奇妙了。

我問許大哥,阿光幾年出生?見過彊㭽嗎?許大哥說阿光 1964 年出生,沒看過彊㭽,但是阿光爸爸的聯平 1938 出生,見過彊㭽。我推算時間,猜想聯平應該在青少年時期去過日本,才能與他那位流亡日本、住過臺灣的祖父彊㭽,見上一面。

延伸閱讀:越南王子曾化名久居臺灣,還在臺北辦廣播,鼓吹越南革命?

就輩份而言,阿光的爸爸,是彊㭽的孫子,跟越南末代皇帝保大算是同輩。(下篇待續)

延伸閱讀:結緣越南數十年,他在酒店妹家意外收到三百年前古書──訪問文物收藏家許燦煌(下)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