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緣越南數十年,他在酒店妹家意外收到三百年前古書──訪問文物收藏家許燦煌(下)
前文:宛如小說情節!「我的房東就是越南皇室後代」──訪問文物收藏家許燦煌(上)
1997 年許燦煌(左一)與他的摯友、也是越南皇室後代阮福輝光。
(Source: 許燦煌提供)

上一篇我寫到文物收藏家許燦煌,與越南皇室後代阮福輝光(Nguyễn Phú Huy Quang)認識的經過,這次要來說說兩人「輝煌光燦」的久別重逢。這一方面是想回顧 90 年代臺商在越南生活點滴,另一方面,也希望許大哥的故事能讓更多前進東南亞的臺商,除了賺錢之外激發更多人文面向。

1995 年,許燦煌成為阮福輝光的房客後,與房東一家人相處融洽,行住坐臥都有強大的安全感,他完全不覺得自己身處在一個共產國家。許大哥說輝光是他的貴人,幫過他很多忙,心理被安頓了,才有餘裕融入當地生活,而融入越南當地,也為許燦煌帶來更多意想不到的收書機會。

跟著越南人打撞球,吃烤羊乳房,招待他們遊臺灣

房東輝光是撞球高手,而輝光太太的娘家正好是開撞球店的,店就在當年許大哥租屋處隔壁。有一次許大哥得閒,跟著輝光去打球,結果他走進店裡一看,哇,這要怎麼打?越南撞球沒有球洞,沒有球袋,只用三顆球,不是臺灣那種 snooker,原來越南人打的是「開侖撞球」(carom),一種源自法國的打法。

一開始,許燦煌被輝光痛宰,撞球打輸了就得請客。他請過羊肉爐、牛雜爐、魚頭爐等,啤酒可樂等水酒也躲不掉。漸漸地,許大哥功力提升,到最後他們幾乎可以戰成平手,誰請誰,就難講了。也因為這樣的休閒與吃喝,許大哥自然而然融入越南生活,他們吃飯總是男人一桌,女人一桌,男人們的話題總是圍繞著歷史,文學,政治,還有中越長期的恩怨情仇等。

某回撞球後,輝光帶著許大哥去吃當時胡志明市剛剛興起的風味餐廳,這間店有道私房菜叫「烤羊乳房」!店家用特製醬料醃製數小時,切成薄片燒烤,許大哥形容吃起來口感是脆的,類似臺灣厚切版的豬頭皮,配著啤酒真是一絕。一開始知道的人不多,後來生意紅火到爆,現也成為越南特殊美食代表。

1999 年輝光太太先帶著兩個女兒來臺灣觀光,那是她們第一次來臺灣,許大哥熱情招待,全家出動,開車帶著她們在臺灣各地走走逛逛。之後,輝光才自己來到臺灣。當時輝光應該不知道他的曾祖父,畿外侯彊柢(Kỳ Ngoại hầu Cường Để )1939 年就來過臺灣,整整早他一甲子,冥冥之中似有巧合,他們這一家族跟臺灣還真有緣。

延伸閱讀:越南王子曾化名久居臺灣,還在臺北辦廣播,鼓吹越南革命?
1999 年阮福輝光夫人(右一)與女兒們來台旅遊,和許燦煌的一雙兒女(左一左三)攝於鹿港。許大哥的女兒記得小時候暑假赴越,每次爸爸要抽考她背唐詩,她就趕緊躲到輝光家,她的腳踏車就是在輝光家旁的百年教堂學會的。

切菜板翻面是古董

許燦煌除了與輝光一家人同住,也時常到越南各地走闖,而且跟峴港特別有緣。

有一天,許燦煌在峴港附近,看見路旁一位婦人正在切餵豬吃的菜,他火眼金睛,目光很快掃到婦人那塊砧板,他向婦人借了砧板,一翻,背後竟是一幅有船有龍的木刻作品。他當下判斷,船身屬八槳樣式,應該是 4、5 百年前的明代工法,於是另外買了一個全新的砧板送給婦人,以換取舊的那塊。

後來經他研究後,赫然發現這塊梓木切菜板,紀錄了越南神話三頭九尾、鳳頭龍身的「貉龍君」(Lạc Long Quân)以及明代八槳船的故事。像這種天外飛來一筆的收集之旅,許燦煌歷經了不知多少次,我跟許大哥說,你帶天命喔,否則怎麼連人家切菜,你都這麼有戲,這麼有事。

就是這塊砧板,看好喔,
砧板一翻過來,竟是雕工精緻的木刻!畫面上方一邊四支槳的,是明代式樣的八槳船;底下看起來有三個頭與長身鱗片的生物,則是越南神話中鳳頭龍身的「貉龍君」。

啤酒妹陪聊助收書

另外一次,許大哥來到峴港,找臺商朋友聚聚。飯後朋友帶他去一間「啤酒抱」(Bia ôm)也就是越南酒店,裡面可以喝酒 K 歌抱美眉,當然也不只有抱抱。許燦煌涉足其中,僅純聊天,他跟當晚坐枱的小姐有一段逗趣對話:

姐:哥哥您是哪裡人?結婚了沒?在越南有沒有女朋友?
許:我結婚了,有兩個孩子,在越南有很多黃臉女友,還要繼續找…
姐:很多女友?你很壞耶!(眼睛睜大)
許:我女友都好幾百歲(大笑)…我女友是越南古書啦!
姐:噢,我家有好幾本耶,不知是多久以前的書。
許:……(這下換他嘴巴張大,吞一吞口水才回神) ……那……我明天早上去妳家看看可以嗎?
姐:好啊!

隔天一早,許大哥真的來到酒店妹的家。他帶了一條 555 香煙和兩條日本洗面乳,當作伴手禮,這家人覺得許大哥很有誠意,取出了數冊的漢字古籍給他看。許大哥一看,竟是 300 年前的越南道教符籙科儀。

他問對方要賣多少錢?對方說我們家沒人懂這些書,價格你出多少就多少吧。就這樣,許大哥輕而易舉收入這些漢喃古籍。許燦煌曾說,千萬不要小看周遭流汗討生活的越南朋友,就算是去「啤酒抱」的店,也可以接觸文史古籍,這是他在越南行走的不二法門。

淡淡的哀傷與敬畏之心

某一天,許燦煌花了 7500 臺幣買下兩巨冊的《大南國音字彙》(Ðại Nam quấc âm tự vị),這部書就像中文皇室典籍《康熙字典》那種等級。扛著沉甸甸的百年古書回家後,他想跟房東輝光分享他的收書喜悅。

當輝光看到這兩冊古籍時,嘴巴張的大到不能再大,他的表情時而驚喜,時而鬱悶,他對許大哥說:「我在唸大學時曾聽過這部書,但就是沒見過,沒想到被你找到,真是太不可思議了…。」又說:「我非常高興你這位外國人願意花那麼多錢、那麼多時間精力來蒐集越南古書,但這也是一件悲哀的事,為什麼越南人自己不做呢?」

許燦煌聽到這番話,只能靜默以對,察覺輝光對他有一種難以言說的敬畏之心。他重新意識到自己的業餘興趣,其實有著比轉手賣書賺錢更重大的意義。明白這些古籍對越南人的重要性後,也用更嚴謹的心態面對這些古文物。

延伸閱讀:越南從來不只有一個越南,我們看到了哪一個越南?
許燦煌曾與阮福輝光分享《大南國音字彙》,出版於 1895 年。作者是精通漢文、法文、曾在馬來西亞檳城受教育的越南學者Huình-Tịnh Paulus Của (或作Huỳnh Tịnh Của)。

皇室五代人的臺灣情緣

2002 年,許燦煌考量孩子即將進入青春期,決定返臺定居,離開待了十年的越南。剛回臺那段時間,他專注於事業的重新起步,等到一切上軌道,想聯繫輝光時,輝光已移民美國。那時候沒有臉書,沒有社群軟體,兩人因而斷了音訊。

直到 2019 年,因為 BBC 越文記者范高峰(Phạm Cao Phong )來臺採訪許燦煌寫了一篇報導,被輝光的友人看到,輾轉告知人在美國的輝光夫婦,輝光的太太立刻跟 BBC 記者要到了許燦煌的聯絡方式。終於在 2019 年秋天,兩人通上電話,當時接到越洋電話的許大哥夫婦,非常激動,講沒幾句話就感動地掉下眼淚。整整 17 年,許燦煌生疏已久的越語終於派上用場,沒想到還能再跟兄弟說說話。

許燦煌說,輝光現在住在加州,過得很好,人比以前瘦。輝光的爸媽都健在安康。輝光的大女兒,前幾年跟一位臺裔美國人結婚,輝光嫁女時還曾來臺辦過喜宴,一直想連絡許大哥,無奈沒有他的電話,直到 BBC 這篇文章才重新連絡上。

我聽到這裡,忍不住驚呼,輝光他們一家人,噢不,他們這一脈五代人──從曾祖父彊柢 1939 年來臺開辦廣播、曾孫與臺商是拜把兼換帖、曾曾孫女嫁給臺裔男、到 2019 年英國廣播公司越裔法籍記者來臺採訪──積累了 80 年的臺灣緣,不寫出來實在太可惜啊!

我跟許大哥說,我寫彊柢這系列文章,有時寫到心悸;許大哥也跟我說,他翻閱越南古籍,有時也讀到心悸…。

於是,我把這些心悸,記在這裡了。

延伸閱讀:從日越建交的特別紀念劇《The Partner~給摯愛的百年朋友~》,思考臺灣與越南間的螢幕外交故事力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