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鈔票肖像與脫亞入歐論,福澤諭吉還出過一本西洋旅遊書?

日本的「平成時代」即將在下個月走入歷史,隨著新皇登極,改以「令和」作為新年號,而在不久之前,日本政府亦宣布,因應改元與提升防偽,紙鈔也將 2024 年重新改版發行,原本萬元、五千元與千元鈔上的人物肖像,從現行的福澤諭吉、樋口一葉與野口英世,更新為澀澤榮一、津田梅子與北里柴三郎。

這中間引發熱烈討論的,無非是長久以來作為「一萬元」同義詞的福澤諭吉,將在新鈔發行之後正式引退。在這個日旅失心瘋的年代,福澤諭吉應該是臺灣人最熟識的日本人之一,或許有人真的不清楚印在萬元日幣上面的那個男的,叫做福澤諭吉,但是去日本旅遊血拚,總得看他臉色吧!多少臺灣人曾經為了他,哭暈在廁所。他就是這麼一個已經作古,卻在你我心中這麼有存在感的日本人。

不過呢,除了血拼爆買的存在感之外,我們與福澤諭吉的距離,實際上應該是既熟悉又遙遠。這樣的距離不會因為用了遠傳就會沒有距離。


對福澤諭吉的常識印象,一般大概不外乎:他是日本近代的啟蒙思想家、教育家,慶應義塾的創辦人,著有《西洋事情》、《文明論概略》《勸學篇》、《脫亞論》等數十餘種書籍,將英文「 Economy」翻譯為「經濟」。

福澤諭吉曾以幕府官吏的身分,分別在 1860、1862 與 1867 年隨幕府使團出訪歐美各國,現今這種旅行大爆炸的年代,人們無論基於出差、工作、就學,或單純觀光等原因,每年在國際間往返三次以上,並不是什麼新鮮事。不過,在十九世紀末那個大眾旅行仍未萌芽、發展的東亞,能夠獲得政府派遣出國,即使只有那麼一次,都是很珍貴的機會與經驗,更不用說福澤在 1860 年代三次隨使歐美,那更是難得的機遇。只是,福澤諭吉這三次的旅行機會,絕對不是眼睛閉閉嘴巴開開,毫不費力就得到的。

福澤諭吉的老家位於現今的大分縣中津市,江戶時代稱為中津藩。在福澤的自傳中,形容中津藩是個謹守武士身分階級,嚴謹、沉悶的社會,因父親工作的關係,在大阪出生的他,更是難以融入中津藩那種身分永遠大過能力的風氣。他在自傳中曾提到:

我極度討厭中津侷促狹隘的鄉下氣息。

為了在此體制中尋求各種突破口,他不斷抓住能夠離開中津藩的機會,向藩內申請許可,輾轉到長崎、大阪、江戶,學習砲術、蘭學、洋學,奠定各種西學知識與荷蘭、英語文的能力。

1859 年,福澤在江戶得知幕府要派遣軍艦咸臨丸出訪美國,預料將會募集隨行人員,一心想著「世界很大,我想出去看看」的他,憑藉與蘭醫桂川甫周的交情,拿到一封推薦信,向當時咸臨丸艦長木村喜毅,爭取赴美的機會。儘管有部分官吏,咸認為海外旅行遇上風濤無情,很可能有去無回,對福澤積極爭取出洋的行徑,直覺這個人大概腦筋有問題。

Photo Credit: http://s.webry.info

不過,在木村的同意下,福澤獲准以隨員的身分前往美國,一行人之中,還有時任咸臨丸指揮官的幕末型男勝海舟。其後的兩次出國機會,福澤也大致比照 1860 年的方式爭取而來。通過旅行途中所記錄的見聞,福澤寫出一部又一部啟蒙近代日本人的重要著作。

或許是因為他的著作太多了,族繁不及備載,加上後世比較常注意的是與近代日本啟蒙思有重要關聯的幾部作品,而他在 1867 年曾經出版過一部名為《西洋旅案內》的海外旅行指南,相較之下反而不是那麼獲得後世的關注。

延伸閱讀:「民主自由的關鍵在於國民開化」創辦大學的思想家—大隈重信和福澤諭吉

在中文世界裡,對《西洋旅案內》一書的介紹,大部分會提到的只有:

福澤諭吉在書中首先引介了西方的保險制度,包括人壽保險、火災險與意外險
福澤諭吉在書中首先引介了西方的保險制度,包括人壽保險、火災險與意外險
福澤諭吉在書中首先引介了西方的保險制度,包括人壽保險、火災險與意外險

那?其他呢?

沒有了。沒有了。沒有了。

而從《西洋旅案內》的內容來看,上下兩卷的大致包括:

  1. 五大洲的地理分布
  2. 各國間的交涉概略洲際之間的主要航路概況
  3. 重要城市間的航行距離
  4. 國內的匯兌管道及地點
  5. 各國貨幣換算
  6. 蒸氣船的資費、艙等及食事等船旅生活情形
  7. 經緯度與時差、氣候、物產的關聯性
  8. 船隻沿途停靠的各處港口

而旅行案內的附錄中,也說明了與銀行交易往來、商品海運手續與各項費用的注意事項,還有前述提到的各種保險。另外則是飲食、吸菸,以及使用洋式廁所的基本禮儀。這些「案內」資訊,現在大部分已經成為只要地理老師沒有常常請假,在基礎教育中皆能習得的世界地理知識,有些則因為百多年來,跨國交通工具的汰舊換新,而成為過時的旅行資訊。

此外,對照現今各種多彩繽紛的旅遊書,像這種只有穿插幾張簡單到不行的繪圖,幾乎都是文字說明在鋪陳內容的旅行指南,即便福澤寫的是中文而非日文,也很少人會有閱讀下去的耐心。

不過呢,已經作古的旅行指南,不代表它可以丟馬桶沖掉了,從許多不起眼的蛛絲馬跡來爬梳,還是能看出這部旅行指南,在近代東亞旅行文化中的性質與角色。

延伸閱讀:老派出遊必備之──旅遊指南的誕生史

三次的出洋經驗,使福澤對交通移動工具的變遷,在日程的短縮與舒適度上,更有深刻的感受。在回憶 1867 年的美國之行時說到:

那一年是美國與日本首次太平洋通航之年,第一艘抵達日本的是科羅拉多號,我們搭乘該船前往美國。幾年前,我們赴美時搭乘小船,在海上花了三十七天。而這次的科羅拉多號,是四千噸的快速輪船,真如人間仙境。我們於第二十二天即抵達舊金山。

時隔福澤首次出洋,已經過了七年,這幾年間,越過太平洋從日本赴美,所需時間就已縮短成不到一個月,搭乘的船隻也已從小船變成快船。這些在現今看起來微不足道的變化,對當時的跨國旅人來說,無疑是日新月異的表徵。

而辦理出洋的旅費匯兌、旅行期間的物產保險、行李托運費用、旅宿等前置準備工作,也使福澤累積了豐富的處理經驗。此外,福澤在國外皆有購求西文書籍的習慣。這部在 1867 年赴美回日之後,所出版的《西洋旅案內》,可以說根據福澤在旅行前所做的「功課」、旅途的見聞,並參考購自國外的西文書籍,所問世的一部海外旅行指南。

不過,大凡歷史上出現過的事物,總是會有一個直接的動因,如果沒有「慶應三年謹慎事件」這件麻煩的發生,或許福澤還得在幕府的公務間奔波,《西洋旅案內》也不好說,是否能夠有出版的契機。

而福澤之所以被幕府處罰「謹慎」,也就是禁足在家的原因是:

他在美國血拚爆買!他在美國血拚爆買!他在美國血拚爆買!

美國到底有甚麼東西那麼的好買?讓福澤諭吉非買不可?

福澤諭吉在巴黎(1862 年)

福澤每次出國,都有大量購買西文書的習慣,1867 年,也就是慶應三年,福澤在美國期間,利用公費購買西文書,希望這批書運回日本之後,幕府可以用來高價販售以牟利,卻因與上級長官意見相左,加上批評幕府施政,返國後即因購買西文書之事,受到彈劾,被命令在家禁足。

不過當時的幕府正處於風雨飄搖之際,對禁足的實際執行早已鞭長莫及,福澤除了無法出入公門之外,其實並未被限制住居,還能自由外出。福澤因此得到休息的機會,投入了《西洋旅案內》的編寫工作。

《西洋旅案內》的出版,剛好正值大政奉還的時間點,日本朝向更為積極邁向文明開化,仿效西法,與國際間更形頻繁交流的時代,問世之後隨即成為暢銷書,還因此出現多種盜印本。1869 年,任教於慶應義塾,也是福澤友人的吉田賢輔,也編寫了一本《西洋旅案內外篇》,內容著重在前往歐美各地的交通、船旅知識,以及旅行英文會話。從頻繁的盜印與衍生的出版物來看,可見這本旅行指南受歡迎的效應。

1871 年,前往法國留學的西園寺公望,就曾使用過《西洋旅案內》作為準備出國、與旅途中的指引書。福澤在《西洋旅案內》的序言中曾表示,將來的日本與外國會有更多的交流往來,本書以較為淺白的文句來撰寫,是為了給對國外地理、國際交通、西洋風俗等事情,或對海外旅行之情狀,並不具備基礎認識的讀者也能夠閱讀,及至日後有機會邁向海外雄飛之路,更具有參考指引的作用。

西園寺公望像

可以說《西洋旅案內》在當時既是世界地理的啟蒙書,世界認識的基礎入門書,更是海外旅行的指引書,具有相當多元的角色。即便《西洋旅案內》並非最早,也應該是近代日本,或可以說是近代東亞,在海外旅行風氣開展初期,所出現的指南書之一。

重新回過頭翻閱福澤的《西洋旅案內》,了解十九世紀的東亞知識人,要經歷各種旅行的痛苦,也少有前例可循,更別說取得經過統整,能夠入門的基礎資訊,一切都要在摸索的過程中才得以了解所謂的「眉角」。對照現今通過網路搜尋,俯拾即是的各種食宿、交通、血拚、購票等教學文、懶人包等資訊,然後點點滑鼠收個行李,外加辦個網路漫遊,就幾乎搞定旅行大小事,十九世紀的旅行者,通往世界之道的旅途,可想而知有多篳路藍縷。

福澤諭吉除了是日本近代思想、文明的啟蒙者,他也啟蒙了近代日本人對海外旅行的憧憬與想像,甚至到了我們生活的當下,即使他的旅行案內早已成為研究旅行史的文本,但是這種「指引」的精神與意識,則並未消逝。

看看自己手邊的日本銀行券就知道了。

其實,我很沒空去追劇。

(本文改寫自:這本,很貴!福澤諭吉與《西洋旅案內》

延伸閱讀:打造日本的知識人:福澤諭吉的堅持
本文透過「方格子直送」計劃合作轉載,看在錢的份上之外,我們與福澤諭吉的距離?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