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滿俄羅斯人的滿洲國城市──明信片中的「東方巴黎」哈爾濱
作者: 二松啟紀   ▎ 譯者: 郭清華

對昭和初期的日本人來說,滿鐵特快車「亞細亞」號的終點「哈爾濱」是超人氣的觀光勝地,有「東方巴黎」之稱。哈爾濱原本只是松花江畔的一個貧窮村落,但俄羅斯在十九世紀的末期,開始將這個村子開發成都市,陸續興建了俄羅斯正教的教堂、車站、旅館、商店、百貨公司,到了 1920 年代,哈爾濱的人口便已超過三十萬。

受到俄羅斯革命與出兵西伯利亞的影響,在哈爾濱的俄羅斯人激增,據說當時的哈爾濱居民半數是俄羅斯人。即使在滿洲國誕生後,俄羅斯人也常出現在和哈爾濱相關的相片或明信片。

描繪哈爾濱中心中國人街(現在稱為中央大街)的「人來人往的繁華十字路口」(⑥–28),出現在照片裡的俄羅斯人非常醒目。

圖 ⑥–28人來人往的繁華十字路口 (Source:《繪葉書中的大日本帝國》)

不過,放大看貼在建築物上的海報,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松浦洋行」幾個字。松浦洋行是日系百貨公司,橫濱松浦商會的滿洲國法人。1907 年松浦商會把在海參崴的據點移至哈爾濱,松浦洋行在這條繁華街上也是很顯眼的存在。這是一張展現日本人入侵充滿俄羅斯人的滿洲城市的明信片。

滿洲國建國後,許多日本人進人哈爾濱。1939 年的哈爾濱人口有四十六萬餘,其中有兩萬八千多個日本人。但俄羅斯人還是明顯地更多。「在郊外野餐的俄羅斯家族」(⑥–29)是用俄羅斯人悠閒的生活照製作成的明信片。

圖 ⑥–29:在郊外野餐的俄羅斯家族(Source:《繪葉書中的大日本帝國》)

在郊外午餐的七位男女也在演奏樂器。大概是到河邊戲水了吧?右側前方的男子上半身赤裸,他的後面還掛著毛巾。把哈爾濱與俄羅斯人連結,在日本人之間已經成為固定印象。

當時的旅行指南裡,除了會介紹俄羅斯食物的餐廳、芭蕾舞團、俄國音樂的演奏會外,也會介紹有俄羅斯舞孃的夜間娛樂區。據說俄羅斯舞孃的舞蹈秀非常受日本男性的歡迎,「哈爾濱新市街俄羅斯美女舞孃」(⑥–30)這樣的明信片便上市了。左上角橢圓形框框裡的女性是舞台上的表演者吧? 她頭上的黑色頭髮散發出亞洲風的氛圍。

圖 ⑥–30:哈爾濱新市街俄羅斯美女舞孃(Source:《繪葉書中的大日本帝國》)

又,滿洲國時代發行的明信片袋子「品味享樂的國際都市哈爾濱」(⑥–31)上的女子,是做為哈爾濱觀光象徵的女性舞者;雖然是黑頭髮的舞者,但還是讓人想到俄羅斯人。就像來日本旅遊的歐美人士喜歡看藝伎一樣,到哈爾濱旅遊的日本男性就喜歡看俄羅斯人的舞蹈表演。日本人對以前的俄羅斯懷抱著憧憬之情,但對眼前的「蘇聯」卻懷抱著複雜的警戒心。

圖 ⑥–31:品味享樂的國際都市哈爾濱(Source:《繪葉書中的大日本帝國》)

相對於大連與奉天的明信片裡明顯出現日本與日本人街的情形,哈爾濱的明信片裡就不是那樣了。哈爾濱明信片裡的主角顯然是喜歡的「外國人」俄羅斯人。當然,這也反映了哈爾濱的人口比率,和對日本人宣傳哈爾濱觀光的意圖。

不只如此,這也有對在蘇聯境內的俄羅斯人,宣傳在滿洲的俄羅斯人生活過得很好的用意。又,有那麼多俄羅斯人住在滿洲這件事,可以清楚看出哈爾濱的國際性,證明滿洲國的正當性與非傀儡國家。在建立滿洲國形象的戰略上,滿洲俄羅斯人的存在是有利的。

閱讀更多:「日滿友好」不過是虛假的偽裝──明信片中的滿洲國外交
從明信片理解台日關係最重要的關鍵半世紀! 從《馬關條約》到日本戰敗的「半個世紀」,幾乎與大日本帝國是同一時間。因此,不提台灣,日本的近現代史就不完整。這「半個世紀」對於理解台灣近代史也是至關重要!──二松啟紀 本書作者細膩地抽絲剝繭,將收藏在圖像明信片中細膩且零碎的訊息,重新放回「大日本帝國形象」的歷史脈絡之中。時間段限從甲午戰爭開始的一八九四年到太平洋戰爭結束的一九四五年,約半個多世紀的時間為對象,敘述大日本帝國在這段時間內一再擴張,導致崩潰、瓦解的過程。以圖畫明信片為路標,從「空間」(土地)與「時間」兩方面,完整地體驗那一段歷史,就是本書的目標。

留言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