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設計師的最愛!為拯救鑄字廠而誕生的字體──Helvetica
Helvetica

挽救鑄字廠的事業的新字體

1950 年代,瑞士哈斯(Haas)鑄字廠的老闆愛德華‧奧夫曼(Eduard Hoffmann. 1892–1980)發現自己公司的無襯線體 Französische Grotesk 和 Normal-Grotesk 在市場上的佔有率越來越低;相反地,對手伯特霍爾德(Berthold)鑄字廠的 Akzidenz-Grotesk 字體,卻因搭上了國際主義設計風格(International Typographic Style)的順風車,在當時顯得更「現代」,也因此成為那個年代最受設計界歡迎的非襯線體。

Akzidenz-Grotesk 因為更符合當時流行的國際印刷風格,而大為流行。※注意兩者的字距、對筆畫的處理都不一樣(明顯的如 J, Q, R)(Source: fontbureau)

但危機或許就是轉機。哈斯鑄字廠意識到他們需要設計一種新的字體──這個字體除了要更現代、簡明、清晰之外,奧夫曼和字體設計師馬克斯‧米丁格(Max Miedinger, 1910–1980)更想設計出一種真正「中性(neutral)」的字體,一種不帶有其他涵義,讓讀者不會被字體本身的裝飾分心、能夠單純傳達文義的字體。

新字體的設計在 1956 年秋天如火如荼展開,米丁格在圖紙上來回打稿。他先是統一了過去 c, s, f, j 等字母筆畫末端風格不一致的問題,空出了較大的 x-height,讓讀者即使站在遠處,也能清楚辨識;另外,他也縮小了字母與字母之間的間距,讓整體文本看起來更為緊湊鮮明。

Helvetica(上) 和他的微妙競爭者 Arial(下) 的比較,差別包含出腳的 G、彎腳的 R、末筆是直線的 Q、末筆彎腳的小寫 a、平頭的小寫 t(Source: Ilene Strizver)
Helvetica(上) 和他的微妙競爭者 Arial(下) 的比較,差別包含大小寫 c、小寫 e 等字母筆畫末端是水平的、小寫 f, j 等字母筆會末端是垂直的(Source: Ilene Strizver)

在新字體發表的前夕,米丁格將它命名為「Neue Haas Grotesk」,德文的語意為「新的/Haas 廠生產的/非襯線體」。1957 年,Neue Haas Grotesk 甫正式發表就獲得極大迴響,許多設計師好像終於找到了他們心目中的「理想字體」了。

不過對哈斯鑄字廠來說,這樣還遠遠不夠,要和其他鑄字廠的字體競爭,還需要藉由更廣泛、通用的媒介來宣傳 Neue Haas Grotesk。

以拉丁文命名

為了拓展新字體的使用率,1959 年奧夫曼和德國史丹普印刷廠 (D. Stempel AG )達成合作協議,讓 Neue Haas Grotesk 成為該公司 Linotype 自動排字機的預設字體。

Linotype 在這裡不是指 Linotype 公司,而是一種機器,是 Line-of-type 的縮寫,意即「一行活字」。過去沒有 Linotype 自動排字機時,排字員需要手動取下一個一個鉛字,然後費時逐字排版。

報紙或雜誌這類具時效性的印刷物,並不像書本有時間慢慢排,畢竟若今天的新聞要花好幾天才能排完送印,屆時豈不就成為了「舊聞」?

但在 1884 年奧特瑪·默根瑟勒(Ottmar Mergenthaler,1854–1899)發明 Linotype 自動排字機後,將人工取字的過程大幅自動化,加速了由排版到送印出版間所需的時間,印刷廠可以在雇用和以往同樣人數的排字員下,完成更多頁面,造就了整個印刷產業的革新。

直到 1980 年代照相排版(phototypesetting)技術成熟前,世界上多數的報紙、雜誌和海報都是透過這種機器進行排版。

Linotype 自動排字機(Source: Letterpress Commons)

達成協議固然是好事,不過史丹普的銷售經理卻覺得 Neue Haas Grotesk 這個名字太饒口,建議重新命名為 Helvetia(拉丁語瑞士(名詞)之意),但因為這個名字已經被當時的保險公司和縫紉機公司採用了,所以奧夫曼建議使用另一個名字:Helvetica,這是拉丁文「瑞士的(形容詞)」的意思。

順帶一提,身為一個擁有四種官方語言(德語、法語、義大利語、羅曼什語)的國家,並以中立為信念的瑞士政府,認為若採用其中一種語言來命名國家,可能會讓使用另外三種語言的族群覺得不公平,所以最後決定用拉丁文 Confœderatio Helvetica(CH)作為正式的國名,畢竟拉丁語作為中世紀歐洲不同國家交流的媒介,似乎顯得更「中立」。

1960 年,用在 Linotype 自動排字機上的 Neue Haas Grotesk 字型被重新命名為 Helvetica,但人工排字的鉛字鑄板仍以原來的名字銷售。不過到了這個時候,其實可以把兩者視為不同的字型了,因為 Neue Haas Grotesk 已因被放到Linotype 自動排字機而對字型進行大幅度修改。於是 Helvetica 和 Neue Haas Grotesk 就此分道揚鑣。

Helvetica:一個擁有 51 種字型的超大字體家族

早期的 Linotype 排字機對每個字母的字幅寬度限制是 18 個單位,這使得 Helvetica 必須在這個範圍內重新繪製曲線。

隨著 Linotype 自動排字機的需求大增,哈斯和史丹普公司在倉促中做了不同字型大小的字體家族(font family)供各大印刷廠使用,像是更粗的、更細的、傾斜的 Helvetica。也因為這個過程是急忙趕出來的,使得各種字型的比例都不太相同。

Linotype 的字模(matrix)是雙工(duplex)運行的,可以想像成是同個印章上有標準體(regular)跟斜體(italic)、或是標準體跟粗體(bold),印刷時再依據需求,印出其中一種字體。這麼做的優點,是字符模具的數量可以減半,但也因為要將標準體、斜體、粗體都鑲在同個寬度的字模裡,勢必會讓斜體字母之間看起來太寬,而粗體字母之間看起來又太窄。

圖為 Linotype 自動排字機的字模,上面的 & 是斜體,下面的 & 是標準體,排字時再依照需求,切換成標準體或斜體。同時,為了讓兩種字體能塞在同個寬度裡,使斜體字母之間的距離看起來太寬(Source: Letterpress Commons)

為了讓大寫字母上方塞得進變音符號,每個字母的大小也必須重新壓縮調整。隨著時間過去,Helvetica 逐漸偏離 Neue Haas Grotesk 最初的設計。這些因為機器本身性能產生的限制,在邁入數位時代後仍被繼承,成為現今我們看到的 Helvetica。

1983 年,Helvetica 被重製為新生的 Neue Helvetica,除了修正過去因趕工,使各字型本身寬度和高度不同的問題外,也拓展了原有的字型,變成一個擁有 51 種字型的超大字體家族;此外,為了讓尺寸的擴充更容易,新版在比例上也做了些許妥協。而那個被遺忘在過去傳統鉛字時代的 Neue Haas Grotesk ,則在 2004 年被數位化,保留過去初版的精髓。

與 Neue Haas Grotesk 的原始平滑曲線相比,改版後的 Neue Helvetica 為了讓字型家族更容易擴充,設計得更方了(Source: fontbureau)

作為少數幾種直接以國家來命名的字體,Helvetica 將瑞士風格(Swiss Style,國際主義設計風格的另一種代名詞)這種乾淨、易讀、客觀的設計理念帶到了世界各地。除了原本的拉丁字母之外,Helvetica 系列也有西里爾字母、希伯來文字、希臘字母、假名、諺文、天城文等擴充版本。

由左到右分別是拉丁字母、希臘字母、西里爾字母(Source: Linotype)

如今,Helvetica 被廣泛運用於知名品牌的商標中,包含 The North Face、Panasonic、3M、EPSON、HITACHI、LG、Microsoft、MOTOROLA、NBA、SUBWAY、SUZUKI、YONEX、WhatsApp 等,甚至在臺北捷運的英文標示也能看到它的身影。

用 Helvetica 的「它們」

說人人都愛 Helvetica 或許太誇張了一點,但在設計界這個小圈圈裡,多數人大概都喜歡 Helvetica,甚至還有「當不知道該用什麼字體的時候,就用 Helvetica 吧」的說法呢(這當然只是玩笑話)。

延伸閱讀:源自《泰晤士報》的論文御用字體──「Times New Roman」

參考資料

  1. Lars Muller (2005). Helvetica: homage to a typeface (2nd ed.). Switzerland, Lars Müller Publishers.
  2. Font Meme. Famous Logos Created with Helvetica Font. Retrieved from Fontmeme, Web site: https://fontmeme.com/
  3. The Font Bureau (2011). Neue Haas Grotesk. Retrieved from Fontbureau, Web site: http://www.fontbureau.com/